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闯敌巢】(上)

第一百一十六章【闯敌巢】(上)

        叶青虹换上了男装,虽然她没有麻雀那样神乎其技的化妆功夫,可是她的身高让她在装扮成男子的时候并不违和,罗猎很快就意识到叶青虹在今晚的行动中的重要性,如果没有叶青虹的轿车和通行证,想要顺利混入日租界的核心区并不容易。

        日租界虽然成立不久,却很快就成为津门的娱乐中心,在这片土地上,遍布烟馆和妓院,拥有极大野心的东瀛人正在通过种种可能的方式来腐化曾经让他们仰视膜拜的近邻,不择手段,不惜代价。

        神户院就是其中较为有名的一家,位于日租界寿街,神户院中有不少来自日本本土的歌妓,也有不少朝鲜女人,赵子雄常光顾的那名朝鲜女子叫金光姬,拥有了董治军的情报,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周折就找到了金光姬。

        在神户院这种风月场所,没有金钱办不到的事情,赵子雄还没有过来,不过罗猎用一百块大洋轻易就叩开了金光姬的嘴巴,赵子雄说好了晚上十一点会来过夜,现在距离他前来还有两个小时,通常赵子雄来此之前,都是在烟馆和赌馆中厮混。

        罗猎和叶青虹决定在原地守株待兔,夜晚的神户院异常热闹,前来寻春的客人络绎不绝,花枝招展的歌妓迎来送往莺莺燕燕。叶青虹透过车窗望着神户院的大门,忽然道:“你有没有光顾过这种地方?”

        罗猎被她问得一愣,然后笑了起来。

        叶青虹没好气道:“笑什么笑?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罗猎道:“我说没有你肯定不会相信,所以我只能说有。”

        叶青虹道:“我就知道有,看你刚才在里面如鱼得水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个风月场中的老手。”

        罗猎道:“在你看来一个人是身体纯洁重要还是心灵纯洁重要?”

        叶青虹凝视了罗猎一会儿方才道:“你在这两方面都谈不上纯洁。”

        罗猎微笑道:“选男人最重要得是看他是否真诚,而不是纯洁,毕竟越是有经验的男人越是好用,越有味道。”

        叶青虹的脸有些红了,她在心底用厚颜无耻这四个字恨恨地砸在罗猎的脑袋上,然后用小声道:“应该给你在神户院找个老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罗猎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罗猎虽然没有瞎子那种夜间视物亮如白昼的夜眼,可是他锐利的目光在路灯下仍然可以准确寻找到自己的目标。

        罗猎早已将赵子雄的画像记在心中,此人身高超过一米九零,体态魁梧健壮,特征非常明显,像这样的人其实并不容易掩饰身份,是以赵子雄出现在远方的街角,罗猎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赵子雄并非独自前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三人刚刚喝了不少的酒,都有了酒意,一边走一边高谈阔论,不时发出张狂的笑声。

        罗猎最初的计划是催眠赵子雄,可是眼前的状况并不适合实施他的这一计划。他迎面向三人走去,用日语向赵子雄道:“我好像看你有些眼熟!”

        赵子雄是懂些日语的,他误以为罗猎是日本人,这里又是日租界,所以不敢得罪,陪着笑脸,用日语回应道:“先生您是……”

        罗猎道:“我是租界的巡捕,有件事想你跟我回去调查一下。”单刀直入,直奔主题,相信能够唬住赵子雄,这样的状况下,他根本无暇质疑自己的身份。

        赵子雄做贼心虚,对罗猎的身份信以为真,他点了点头,忽然将右侧的同伴向罗猎推了过去,转身就逃。

        罗猎对此早有准备,闪身躲过那人的撞击,大步向赵子雄追赶上去。

        赵子雄的两名同伴看到事情不妙,准备分开逃走,此时在不远处观察状况的叶青虹发动了汽车,她驾车追上了其中的一个,用车头撞击在那人的身后,将那人撞得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雪地上。

        罗猎之所以假冒巡捕身份,其目的是让赵子雄心存忌惮,不敢向他轻易出手。赵子雄虽然穷凶极恶,可是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他应该是受雇于日方,他就算再狠也不敢招惹这么大的麻烦。

        赵子雄身高腿长,耐力超强,奔跑速度惊人,很快就和罗猎拉远了距离。

        罗猎从腰间抽出飞刀瞄准了赵子雄的右腿投掷过去,这一刀正扎在赵子雄的大腿上,赵子雄闷哼一声,伸手拔下染血的飞刀,仍然顽强地向前方奔去,只是这样一来他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

        赵子雄从怀中摸出一把驳壳枪,转身瞄准了穷追不舍的罗猎,大吼道:“娘的!不要以为老子不敢崩了你!”

        罗猎在他做出拔枪动作的时候已经第一时间躲到了墙角,平静道:“你不用激动,我只是例行公事,找你回去调查情况。”

        赵子雄冷哼一声道:“去你娘的公事,我是玄洋会社的人,想查我,先掂量一下你自己的份量。”

        罗猎的身影突然从墙角处闪出,旋即扬起右臂,一道雪亮的寒光追风逐电般射向赵子雄,飞刀准确无误地射入赵子雄的右腕,剧痛之下,赵子雄再也拿捏不住驳壳枪,失手落在了地上。

        赵子雄宛如一头愤怒的公牛般不顾一切地向罗猎扑了上去,罗猎轻巧避开,面对力量胜过自己的对手,唯有凭借灵巧的身法取胜,突然拉近的距离让飞刀不好施展。

        赵子雄鲜血淋漓的右手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尺许长度的砍刀,挥刀向罗猎的颈部砍去,罗猎双腿屈起,矮身躲过赵子雄的一刀,手中小刀轻巧划过对方的手臂,刀锋划开赵子雄的棉衣,划破了他手臂的血肉,赵子雄发出一声疼痛和愤怒参半的低吼,砍刀居高临下向罗猎的肩头劈去。

        罗猎向后撤了一步,再次避过赵子雄的来刀,在对方招式用老之际,陡然向前方跨出一步,两人的距离瞬间缩短,罗猎左手抓住赵子雄的右腕,身体欺入对方空门,右手小刀向前方一递,锐利的刀锋抵住了赵子雄的咽喉。

        赵子雄虽然是个亡命徒,可是生死落入对方手中的时候也不免感到害怕,刀锋接触颈部肌肤的地方瞬间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罗猎轻声道:“我不想要你的性命,只是想跟你心平气和的谈谈。”这次他说的是中文。

        赵子雄魁梧的身躯僵在那里,眼角瞥了瞥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刀,低声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心平气和?”

        叶青虹开着轿车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枪口从落下的车窗瞄准了赵子雄,微微摆动了一下枪口道:“上车!”

        赵子雄在两人的双重威胁下选择了屈服,低头猫腰进入了车内。

        罗猎紧跟着赵子雄来到车内,叶青虹担心惊动周围人,马上开车离开了现场。

        赵子雄道:“两位朋友是那条道上的?”

        罗猎懒得跟他废话:“小桃红母女在什么地方?”

        赵子雄顿时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冷笑道:“你们是白云飞的人?”

        叶青虹乐得让他将这个误会继续下去:“既然知道我们是侯爷的人,你痛痛快快的交代,不然你应该知道他的手段。”

        赵子雄道:“你们这帮鼠目寸光的家伙,根本看不清当前的局势,这津门乃至整个中国早晚都将是日本人的天下,人要懂得顺势而为。”

        罗猎听得心头火气,扬起拳头照着这厮的面门就是一拳,打得赵子雄鼻血长流。

        叶青虹啐道:“别弄脏了我的车!”

        罗猎道:“不好意思,还没到给他放血的时候。”

        赵子雄咬牙切齿望着罗猎:“你们既然自己找死,我也不好拦着,吉野货仓,那母女两人就被关押在4号仓库,那里有日本人驻守,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罗猎微笑道:“谢了,早这么配合也免了皮肉之苦。”

        罗猎将打晕的赵子雄扔到了无人的巷子里,又开了一瓶酒,浇了他一身,造成对方烂醉如泥,醉卧长街的假象。

        回到车上,向叶青虹道:“吉野货仓。”

        叶青虹用力握了握方向盘,提醒他道:“咱们只有两个,需不需要多叫一些人手。”赵子雄已经提醒他们吉野货仓有日本人驻守,他们两人前往恐怕会寡不敌众,所冒得风险极大。

        罗猎道:“来不及了,赵子雄的同伙跑掉了一个,无法确定他会不会前往那里通风报讯,一旦日本人将小桃红母女转移,再想找到她们肯定更加困难,兵贵神速,咱们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并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

        叶青虹叹了口气道:“你啊,总是喜欢逞英雄。”心中却明白罗猎所说的都是事实,对他们来说时间极其宝贵,一旦错过了时机,再想找到小桃红母女只怕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两人驱车来到吉野货仓附近的时候,看到周围还算平静,从表面上看来并无打草惊蛇的状况,罗猎让叶青虹在外面等待,准备独自一人潜入货仓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