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暗潮生】(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暗潮生】(下)

        然而现在最为麻烦的是方克文在白云飞的手中,以白云飞的性情绝不会轻易放手。方克文现在的状况犹如一个溺水之人,哪怕是一根救命稻草,只要让他看到希望他都会牢牢将之握住,白云飞在乎得只是方家的码头,至于小桃红母女的性命对他而言其实并不重要。

        眼前的局面形成了一个怪圈,盘根错节,错综复杂,方克文已经深陷其中,想要破局除非能够将小桃红母女营救出来,否则落入任何人的手中,都会利用他们来要挟方克文,从这一点上来看,白云飞和兰喜妹并无本质的区别。

        两人肩并肩默默地走在夜晚的马路上,远离和平大戏院之后,远离了人群的喧嚣,整个天地顿时变得清净了。叶青虹不紧不慢地走着,带着绵羊皮手套的双手拎着她精致奢华的手袋,罗猎开始的步伐很大,可后来为了配合身边人的节奏,不得不缩小了步子。

        叶青虹看出他应当是有事,急着把自己送回住处,索性故意放慢了步伐,罗猎看出了叶青虹的用意,从口袋中掏出了香烟。

        叶青虹道:“是不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无聊?”

        罗猎笑了起来,夜色中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赏心悦目的雪亮,叶青虹诧异于这个烟鬼居然还能够保持如此成色的牙齿,她之所以决定戒烟一是为了保护嗓子,二是为了牙齿的美观着想,无论任何时代,明眸皓齿都是一个美女的标配。

        罗猎又将那盒烟塞了回去,轻声道:“脱险之后,现在最想得就是去泡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叶青虹道:“所以赶着送我走?”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你大可甩手离去,我可以一个人走回去。”嘴上说着放任罗猎离去的话,可左手却从手袋上转移开来,主动挽住了罗猎的手臂,宛如情侣一般偎依在他的身边。

        罗猎知道他和叶青虹的真实关系绝不可能像他们此刻所表现出的那样,叶青虹这样做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向自己示好,她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温柔的绑架,不过无论她的动机怎样,在这寒冷的夜里还是带给罗猎一些暖意。

        叶青虹道:“其实白云飞不想让你继续插手方克文的事情。”

        罗猎点了点头,在方克文落在白云飞手中之前,白云飞还表现出和自己合作的愿望,可是现在的局势已经完全改变,白云飞掌控了方克文,他当然没有和自己继续合作的必要。

        叶青虹道:“你还坚持要管?”

        罗猎道:“如果我不帮他,恐怕小桃红母女就没什么指望了。”罗猎绝不相信白云飞会不惜代价保住小桃红母女的性命,他和兰喜妹一样,都想得到方家的码头,一旦达到了目的,方克文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到时候别说是小桃红母女,甚至连方克文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证。

        叶青虹抬头看了看罗猎,夜色柔化了他的轮廓,却无法软化他的决心和勇气,叶青虹的内心怦然一动,她下意识地握紧了罗猎的手臂,向他又靠近了一些,小声道:“刚才你和那个巡捕说了什么?”

        罗猎没有回答。

        叶青虹道:“就算你不说我也能够猜到,我能够读懂唇语,你是不是想去日租界?”

        罗猎本以为叶青虹只是故意诈自己,却想不到她果然得悉了自己和董治军的对话内容,犹豫了一下方才道:“绑匪中的一个据说常去日租界的神户院。”

        叶青虹道:“那还犹豫什么,咱们去那里将那名绑匪抓回来,或许能够从他的口中问出小桃红母女的下落。”

        罗猎有些诧异地望着叶青虹,他并没有听错,叶青虹说得是咱们,如果他没有理解错误,叶青虹要陪他一起去做这件事。

        松雪凉子驾驶着那辆黑色的雷诺轿车驶向仁慈医院,方康伟这个不争气的废物在这种时候又给她增添了一个大麻烦,虽然松雪凉子对这个名义上的丈夫极其厌恶,可是在这张牌还没有发挥全部的能量之前,她还不能将之一脚踢开。

        祸不单行,今晚发生在和平大戏院的枪击案等于揭开了战争的序幕,松雪凉子不用花费脑筋就能够推断出这场枪击案的罪魁祸首,一定是白云飞,他终于沉不住气了,率先挑起了这场战争。战争一旦打响就一定要分出胜败,绝无打和的可能。

        松雪凉子忽然放缓了车速,她从后视镜内看到了一辆尾随自己悄然而行的黑色雷诺,和自己所驾驶的这辆车几乎一模一样。

        松雪凉子皱了皱眉头,她突然深踩油门,轿车骤然加速,宛如离弦的利箭般向前方道路驶去。后方的雷诺轿车同时加速,顿时暴露了跟踪的本意。

        松雪凉子在前方的路口一个急转,轿车在白雪覆盖的路面上一个甩尾漂移,在刺耳的轮胎摩擦声中改变了方向,车身拐过九十度的直角,进入右侧的街道。

        黑色雷诺车的驾驶者显然没有松雪凉子这样娴熟的驾驶技巧,先行减速,然后方才拐入了街道,当车身完全进入了右侧的街道,方才看清松雪凉子的那辆车就横着停在道路的中心,车窗已经摇下,松雪凉子美丽精致的面孔冷若冰霜,手中特制勃朗宁在暗夜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妩媚的双眸迸射出阴冷的杀机,她果断扣动扳机,子弹连番射了出去,击碎了那辆黑色雷诺轿车的挡风玻璃。子弹穿透玻璃疯狂倾泻在驾驶者的身上,驾驶者处于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用力扭转方向盘,雷诺轿车的头部重重撞在了左侧的墙体之上。

        松雪凉子将弹匣内的子弹全部射光,然后推开车门跳了出去,黑色和服被风扯起,仿佛一面飘扬的战旗,她迅速更换了弹夹。

        此时车内三名被撞得头破血流的追踪者推门逃了出来,松雪凉子一枪将右侧那人击毙,另外两人利用车身的掩护躲过松雪凉子疯狂的射击,迅速掏出他们的武器准备向松雪凉子展开反击。

        松雪凉子大步奔跑起来,奔跑中娴熟地更换弹夹,用密集的子弹压制得对方抬不起头来,在距离雷诺轿车还有三米左右的时候,她一个箭步跨了出去,然后右脚蹬地,利用地面的反作用力腾跃起来,左脚踏在轿车的顶部,从她现在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两名追踪者的位置。

        这两名追踪者显然没有料到松雪凉子竟然拥有如此彪悍的战斗力,举枪准备射击,松雪凉子一枪瞄准了其中一人的头顶,子弹灌顶而入,那名追踪者的呃头颅宛如西瓜一样爆炸开来,鲜血和脑浆迸射了同伴满头满脸。

        不等那人开枪,松雪凉子抬脚踢飞了他的手枪,举枪瞄准了对方的额头,蓬!的一枪,那人如同遭到一记重拳,脑袋甩鞭般迅速后仰,然后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松雪凉子望着车内,那名司机身中数弹,身体被卡在座位上用力挣扎着,看到松雪凉子一步步接近了自己,他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惶恐。

        松雪凉子叹了口气却没有开枪,而是掀开旗袍将镀金勃朗宁插回大腿外侧的枪套之中,然后转身向自己的汽车走去,那名司机想不到松雪凉子居然这样容易放过了自己,内心暗自庆幸,可就在这时,他看到松雪凉子头也不回地向自己做了一个抛物的动作。

        手雷在空中翻滚,循着标准的抛物线轨迹从车窗进入了轿车内。

        火光伴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闪亮在夜空之中,爆炸引发的气浪化成了热风向四面八方涌去,松雪凉子黑色的和服随风舞动,一缕凌乱的秀发因风贴到了她的腮边,她整个人被爆炸的光芒强调出一个枚金色的轮廓,如此妖娆多姿,如此妩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