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戏院】(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戏院】(下)

        白云飞静静坐在车内,夜晚气温骤降,即便是车内也非常的寒冷,他落下半截车窗,望着德国领事亮着灯的官邸,口中叼着的雪茄随着他抽吸的动作骤然明亮了一下,然后白云飞毅然决然道:“走,去起士林!”

        在白云飞的记忆力从未有过被德国领事拒之门外的经历,而近日这位被自己重金供养的德国领事,形如肥猪,贪得无厌的领事居然以生病为名将自己挡在了门外,白云飞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偏激乖戾的性情决定他的睚眦必报,这样的人很难处到朋友,幸运的是,起士林的老板阿尔伯特就是他不多朋中的一个。

        白云飞吃完阿尔伯特亲手烹饪的牛排,喝完半支红酒,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并没有向阿尔伯特诉说自己今晚的遭遇,其实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健谈的人,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倾听。

        起士林的特殊地位在于,这里租界各方人物云集,往往在这里会得到第一手的消息。

        阿尔伯特对白云飞这位恩人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告诉了白云飞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德国在欧洲战场上节节败退,已经面临全面溃败的局面,如果一旦战败他们这些海外德国人就会面临多舛的命运,兴许租界也将不保了。

        白云飞从阿尔伯特的絮叨中明显感受到了他的不安,看来德国领事今晚没有见自己应该和德国人在欧洲战场的失利有关,白云飞的视野和胸怀还不足以支撑他从全球的大局观来看待问题,不过他善于学习,善于倾听,从这番对话中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氛。

        他之所以去找德国领事,是因为他要在津门展开一场大动作,发生在方公馆的刺杀让他恼羞成怒,白云飞做事喜欢先下手为强,如今敌人已经将火烧到了他的头上,他再不做出反击,只能坐以待毙,然而津门方方面面的利益牵涉甚广,即便是白云飞也要考虑行动会产生的后果,旧的平衡被打破会因此而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想要将影响控制在最小,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新的平衡,就必须通过租界各方的帮助,白云飞首先想到的当然是一直关系良好的德方。

        他也不认为这一环节会出现任何的问题,毕竟他和德国领事利益相关,休戚与共,早已将这位领事绑在了自己的船上。阿尔伯特提供的情报让白云飞越发不安,如果德国战败,那么德租界会被收回,德国人的势力会被从中华大地上清除出去,以目前政府的实力,他们是不可能真正掌控这块土地的,极有可能是法国人、意大利人、又或是日本人来填补德国人离去的空缺,到了那时候,他再想行动只怕是晚了。

        白云飞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和时间赛跑,他要和上天赌命,务必要在抢在德国人战败之前夺得津门港口的控制权,也唯有如此才能拥有和后来者讨价还价的资本和权力。

        玉满楼的唱腔凄艳哀婉,百转千回,对京剧缺乏太多了解的叶青虹居然也听得入迷,甚至忘了他们还身处险境。

        罗猎望着舞台上长袖善舞的玉满楼,不觉陷入沉思,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太多的人让他搞不明白,以玉满楼的舞台功夫在梨园这一行当中可谓是前途无量,明明可以成为享誉天下的一代名伶,为何要选择一条冷血夺魂的杀手之路?

        叶青虹为罗猎的茶杯内续上热茶,罗猎的目光离开舞台,向她礼貌地笑了笑,他也留意到发生在叶青虹身上的变化,此番相见,叶青虹对自己礼貌了许多,客气了许多,也温柔了许多,以她的格格身份居然可以屈尊为自己点烟倒茶,甚至可以忍耐自己的嘲讽,若非是对自己别有居心,那就是喜欢上了自己。当然后者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罗猎从不高估自己的魅力,也从不低估女人的决心,尤其是一个有信念有追求,做事有准则的女人,而他似乎所遇到的恰恰都是这样的女人。

        叶青虹道:“你猜今晚会不会发生枪击案?”

        罗猎笑了起来,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我有个疑问始终得不到解答。”

        叶青虹微微抬起下颌,她的态度很配合,心情也不错:“说,如果我可以给你答案的话。”

        罗猎道:“陆威霖究竟是通过何种方式混入了凌天堡?”当初他们一行为了混入凌天堡费了不少的周折,而陆威霖居然顺利混入凌天堡而且还带着狙击枪,不知他是如何通过凌天堡近乎苛刻的层层盘查。

        叶青虹笑了起来,一双美眸犹如星辰般闪烁,整个人在微笑的时候如同一个发光体,美得让人窒息,即便是她的敌人面对她的时候也不忍心对她下手。叶青虹道:“有内应。”这个回答虽然直接可并不彻底,换成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会猜到。

        罗猎还没有来得及对这个答案表示失望的时候,叶青虹又道:“琉璃狼郑千川就是我的内应。”

        罗猎有些意外,并没有料到叶青虹居然这么痛快地公布了答案。他忽然想起当初在瀛口刘公馆第一次遇到郑千川,从那时起叶青虹就已经开始布局,这位混血格格的心机还真是够深。

        叶青虹道:“北满少帅张凌峰和我在欧洲相识,郑千川一直都想取代肖天行的位子,我将他引荐给张凌峰,以此换取他的帮助。”

        罗猎此时方才将前后一切融会贯通,他原本最担心的是叶青虹和兰喜妹联手,现在看来,兰喜妹出手刺杀肖天行也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大王!”舞台上虞姬一声悲悲切切的高呼,将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这场戏唱到高潮之处,扮演虞姬的玉满楼反转长剑向颈部抹去,全场响起一片惋惜之声,不少人看得太过投入已经是热泪盈眶。

        那扮演楚霸王的演员将玉满楼抱在怀中仰天长叹,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了枪声。

        罗猎一直都在戒备,在枪声响起之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展臂将叶青虹揽入怀中,就势倒在了地上,虽然这一枪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可是未雨绸缪总是一件好事。

        枪声接连响起,第一枪射中了玉满楼的胸膛头,第二第三枪接连射中了那名楚霸王演员的身体,其实玉满楼在第一声枪响之后就已经反应了过来,原本躺在楚霸王怀中的他,在中枪之后,竭力挣扎,抓起楚霸王为他挡枪。

        当晚和平大戏院所有的观众斗殴亲眼目睹虞姬死而复生,利用楚霸王挡枪的闹剧。

        现场一片惊呼,红色便笺从茶几上飘落下来,刚好落在罗猎的面前,他此时方才明白品茶,看戏,看好戏的真正意思,白云飞将自己和叶青虹请来难道就是为了亲眼目睹这场好戏?

        枪声平息,舞台之上的两位演员全都倒在血泊之中,不知是死是活。

        罗猎确信危险过去,方才从叶青虹的身上爬了起来,叶青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秀发,有些嗔怪地看了罗猎一眼,然后重新坐回角落中,背身整理她的衣服,女人在任何的状况下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的仪容,尤其是身边还有其他人的情况下。

        罗猎拖起叶青虹的手,拉开包厢房门走了出去,紧急通道中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观众,罗猎向周围观望了一下,排除可能的危险存在,展开臂膀搂住叶青虹的肩头大步向前方走去,行至中途,他一把拿过叶青虹的手袋。

        叶青虹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罗猎的意思,看到罗猎从手袋中掏出她的袖珍手枪扔到了无人的角落,虽然叶青虹和这起枪击案无关,可是她随身携带武器如果被人发现也会成为重要的嫌疑人,罗猎遇事考虑得果然周到。

        罗猎并不急于逃离现场,这种时候对他们最重要的是如何规避可能到来的危险。

        和平大戏院方面对这起枪击案做出了及时的反应,在第一时间将戏院所有的出口封闭,这样的应对措施是为了避免嫌犯离开,倒也无可厚非。叶青虹却从中看出了破绽,小声对罗猎道:“反应神速,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封锁所有的出入口,除非他们有未卜先知之能。”言外之意就是和平大戏院方面事先就已经知道了这场刺杀。

        罗猎皱了皱眉头,利用身体掩护住叶青虹,避免她被从周围不断涌来的人群挤倒,叶青虹也配合地向他的怀中贴得更近了一些,近的几乎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跳。

        用狗改不了吃屎来形容方康伟这种人再贴切不过,他毒瘾已深,别说是戒掉,就算是老老实实在灵堂呆着守灵都不可能,这两日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方康伟不得不硬着头皮坚持,可他坚持不了太久的时间毒瘾就开始发作,哈欠连天涕泪直下,家里人多半都知道内情,看到他这幅模样也只能叹其不争,可谁也不敢说他什么,毕竟现在方家是这位不争气的家伙当家作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