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戏院】(上)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戏院】(上)

        叶青虹打开手袋,取出化妆镜,罗猎眼角的余光扫到手袋中放着一把袖珍手枪,叶青虹虽然年轻,可是心机深沉,任何时候都充满警惕。或许是意识到罗猎看到了自己的秘密,叶青虹莞尔一笑,放回化妆镜,盖好手袋,小声道:“兵荒马乱的,现在出门还真是要小心。”

        前面司机道:“叶小姐请放心,在津门我们白爷可以保证您的安全。”

        叶青虹却对这句话表现得不以为然,淡然而自信道:“我的安全不需要任何人来保证。”

        罗猎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叶青虹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可她的这句话也不无道理,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白云飞连他自己的安全都无法确保,昨天发生在方公馆门前的爆炸枪击案就是明证。

        夜晚的和平戏院灯火辉煌,玉满楼的首场公演因为宣传到位已经轰动津门。满清亡国之后,不少王公贵族选择来到临近北平的津门定居,作为首批对外通商口岸的津门,云集列国租界,各国文化也汇集其中,非常的年代,特殊的环境造就出津门五花八门的文化,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传统和保守,也可以看到开放和包容。

        和平大戏院门前悬挂着玉满楼的巨幅海报,身穿戏服,英姿飒爽,吸引的不少观众驻足观望。

        叶青虹赞道:“如果不知道他是男儿身,还真以为他是一个倾国倾城的俏佳人。”

        罗猎抬头看了看玉满楼的画像,不知为何却联想起当初叶青虹在黄浦蓝磨坊演出的情景,歌舞升平的表象下往往暗藏着刀光剑影。罗猎道:“貌美如花,心如蛇蝎。”

        叶青虹秀眉微颦,明澈的双眸中掠过些许的怨意,这句话在她的解读应当是含沙射影。

        罗猎却淡淡笑了笑,他并没有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因为叶青虹并不是一个值得他坦诚相对的人,从他们在黄浦相识到现在,叶青虹始终对他隐瞒了太多的事情,在瀛口西炮台的时候,叶青虹那番情真意切的倾诉险些让他信以为真,然而事实证明,叶青虹的出发点仍不过是利用罢了,所以现在的叶青虹在罗猎的心目中形同于一个习惯于喊狼来了的孩子,听得多了也就疲沓了,也就免了疫,也就变得水火不侵。

        不单是叶青虹的话,包括她动人心魄的容貌和举止,在外人面前风情无限,在罗猎心中却平淡无奇,并非是否认她的美,而是罗猎去欣赏这种美丽的时候首先戴上了滤镜,美依然是很美,可却少了几分血肉之躯的灵性和真实。

        叶青虹眼中的罗猎始终是若即若离的,虽然近在咫尺,却总会让她生出远在天涯的感觉,她过去从未产生过主动去靠近一个人的想法,然而罗猎的出现打破了她的惯例,她头一次产生了想要去了解一个人的过去,了解一个人内心的想法。可是罗猎的过去一如他的内心那般神秘,她费尽努力搜集得那丁点儿旁枝末节的情报根本无助于看清罗猎的全貌,反倒让他的身世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有人说过了解一个人的现在要比过去容易得多,可这句话并不适用于罗猎,叶青虹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戒心,即便是他们肩并肩走在一起,谈笑风生,可是彼此之间却永远存在着一堵看不见的墙,这堵墙一半属于罗猎,一半属于自己,一个不想将自己暴露给对方的人,永远也不可能真正了解对方。

        叶青虹观察罗猎的时候,罗猎却在悄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可能是多次经历舞台刺杀的场面,来到这里,内心中居然生出一丝紧张。

        叶青虹在此时方才生出些许的安慰,原来他对我还是信任的。

        罗猎并没有急于进入戏院,来到僻静的角落,抽出一支香烟,叶青虹眼疾手快地掏出火机帮他点上。罗猎这才想起叶青虹也会抽烟,礼貌地将烟盒伸向她。

        叶青虹却摇了摇头道:“戒了!”

        罗猎有些诧异:“戒了?”

        叶青虹道:“有人说抽烟对嗓子不好,所以我戒了。”说这句话的人就在眼前。

        罗猎笑了起来,叶青虹是在委婉地表明自己对她的影响力吗?抽了口烟,目光从前方昏黄的路灯延伸到远处钟楼尖尖的塔顶,低声道:“玉满楼你应当了解。”

        叶青虹点了点头:“事后方才了解,他是南满军阀徐北山的人。”

        罗猎道:“徐北山出卖满洲利益换取日方支持。”

        叶青虹明白罗猎是在暗示玉满楼和日本人之间的关系,她叹了口气道:“小时候,我母亲曾经告诉我,中国是东方巨龙,可当我第一次回来方才发现这条巨龙早已病了,已经奄奄一息,任人屠宰。”

        罗猎道:“终有醒来的一天。”

        “有吗?”叶青虹反问道。

        罗猎碾灭了那只烟,双目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决和果断:“一定会有!”

        他们被安排在九号包厢落座,不过身为主人的白云飞并没有到来,和平大戏院的经理姜淼代表白云飞前来接待。

        叶青虹听闻白云飞没来,顿时显得不悦,没好气道:“怎么?说好了请我们过来看戏,请客的人居然不到,你们这位白老板的架子可真是不小啊。”

        姜淼满脸堆笑道:“白先生的确突然有事赶不过来,不然他无论如何多要来这里陪两位看戏的。”

        罗猎今晚过来也是抱着和白云飞当面谈判的意思,现在也只有作罢,他对听戏原本兴趣不大,可白云飞既然放了他们的鸽子,也只好静下心来陪着叶青虹一起好好看戏。

        叶青虹摆了摆手示意姜淼等人出去,因为白云飞事先特地交代过,姜淼也对这两位客人表现得毕恭毕敬,沏了壶好茶,奉上各色果品。罗猎看到桌上有一张用红字写得便笺,上书:品茶,看戏,看好戏。并没有落款,不知是何人所写。

        包厢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叶青虹的心情居然迅速平复下来,表情也是多云转晴,其实在她看来,白云飞不来也没什么不好,刚好他们两人可以一起看戏,不必有太多的顾忌,也不怕有人打扰,望着一旁正襟危坐的罗猎,叶青虹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猎因她的笑声而转头看了看她,心中实在有些纳闷,不明白叶青虹因何要发笑?

        叶青虹将剥好的桔子递给他道:“你好像很严肃啊?”

        罗猎道:“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又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

        叶青虹道:“既来之则安之,人家好心请你看戏,你就安安心心把这场戏给听完了,怎么?是不是我让你感到不自在了?”

        罗猎呵呵笑道:“歌舞升平,美人相伴,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事情,我怎会感到不自在?只是……我想起了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叶青虹瞪了他一眼,暗骂这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过他这一说的确有些相像,当初在蓝磨坊刺杀赣北督军任忠昌的时候就是利用演出现场,而任忠昌和穆三寿当时一起坐在包厢。

        罗猎道:“玉满楼在凌天堡的时候,在舞台上唱着唱着就掏出了一把冲锋枪,当时那场戏叫《霸王别姬》。”

        叶青虹心中一震,此时方才想起今晚玉满楼要唱得剧目也是《霸王别姬》,不知是他事先的安排,还只是一种巧合,不过自己和罗猎本不应该成为猎杀目标?叶青虹的眼角向一旁本该属于白云飞的位子扫了一眼,芳心顿时感到不安,白云飞临时改变了行程,难道他听到了风声?白云飞的爽约让她和罗猎成为了替罪羊?

        如果玉满楼当真要趁着演出的时候刺杀白云飞,他的首要目标就是他们所在的九号包厢,如果白云飞没来的消息玉满楼并没有及时得到,那么九号包厢就危险了。

        叶青虹美眸中流露出不安的神情,她转脸看了看罗猎,罗猎不紧不慢地吃着她剥好的桔子,叶青虹相信他一定已经先于自己预料到了他们所面临的危险,小声道:“咱们怎么办?”

        罗猎道:“既来之则安之,主人不来或许是为了避嫌。”

        “避什么嫌?”叶青虹不解道。

        罗猎道:“或许他想给咱们两人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嗬!”叶青虹这会儿可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她虽然胆大,可也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压低声音道:“你不会准备在这里给别人当替罪羊吧?”

        罗猎道:“我们和他无怨无仇,他没必要害咱们,不会明知有危险还请咱们过来,就算他不在乎我的性命,也不敢对你下手,更何况……”罗猎拿起桌上的湿毛巾擦了擦手道:“咱们所在的位置居高临下,如果从舞台上向这边射击很难得手。”

        经他提醒叶青虹方才留意到这一状况,可是心底仍然有些不安,小声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罗猎道:“戏已经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