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亦假】(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亦假】(下)

        白云飞道:“日本人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他们通过鸦片控制了方康伟,方康伟继承方家所有的产业,那么日本人就可以通过他来控制方家拥有的码头乃至所有的物业,从而达到打开津门通道的目的。”如果被日本人得逞,白云飞的利益将会首当其冲受到损害,一直以来几乎被他垄断的鸦片和军火生意就会被人从中分一杯羹,甚至多半的利益会被抢走,毕竟白云飞目前所拥有的码头还无法和根深叶茂的方家相提并论。

        罗猎当然清楚白云飞的目的,虽然他同样不齿白云飞的行径,可是在眼前的状况下唯有选择和白云飞合作。

        白云飞递给罗猎一个地址,意味深长道:“有人要见你!”

        罗猎进入意租界的这栋别墅之前已经猜到了主人的身份,他脱下大衣,坐在客厅温暖的壁炉前,随手拿起一份今天的报纸,静静浏览。

        过了一会儿,叶青虹方才踩着轻盈的脚步走入客厅,并非她有意怠慢,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迎接罗猎,而是因为刚才她一直都在厨房,端着两杯刚刚研磨好的咖啡来到罗猎身边,柔声招呼道:“你来了!”能让叶青虹放低姿态如此礼遇的人并不多,罗猎恰恰就是其中的一个。

        罗猎放下报纸,抬起头望着原本就天生丽质又特地精心打扮的叶青虹,没有惊艳,没有欣赏,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睿智的双目风波不惊,在叶青虹看来他是用一种平静得近乎冷漠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和他无关的普通人,又仿佛自己一直都在这里,从未离开过一样,这样的目光让叶青虹从心底感觉到一丝浮躁,她甚至产生了发怒的冲动。

        不过叶青虹还是将自己控制得很好,极其淑女地将咖啡送到罗猎的面前,可惜罗猎并没有表现出昔日常有的绅士风度,接过咖啡之后闻了闻,品了一口道:“糖放多了,这咖啡豆也不太新鲜。”

        在叶青虹的印象中罗猎从来都不是个挑剔的人,眼前的表现分明在故意找自己的麻烦,叶青虹在罗猎的对面坐下,也品了一口自己亲手研磨的咖啡,然后道:“我觉得不错啊?是不是你自己的口味有问题?”

        罗猎道:“我从不把自己的口味强加于人。”当着叶青虹的面,他将那杯咖啡全都倒入了垃圾桶里,然后向目瞪口呆的她微笑道:“麻烦你去给我换杯茶。”

        叶青虹柳眉倒竖凤目圆睁,端着咖啡杯的右手已经微微的颤抖,她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将这杯滚烫咖啡浇到罗猎头上的冲动,忍气吞声地点了点头,居然默默站起身来,去给罗猎泡茶。

        在罗猎看来叶青虹的隐忍必然是为她下一步的计划做铺垫,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骄傲如叶青虹肯低下她高贵的头颅绝非因为理亏或内疚,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对她还有利用的价值,从罗猎去白公馆打出穆三寿那张牌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叶青虹循迹而至的可能,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到来。

        趁着叶青虹前往泡茶的时候,罗猎观察了一下别墅内的陈设,不由得生出瘦死骆驼比马大的感慨,同时对叶青虹的生父,那位曾经被老佛爷抄家的瑞亲王奕勋又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单从他给后代留下了这么多的财富,就能够推断出这位王爷绝不是两袖清风之人。

        叶青虹重新更换了茶具,给罗猎泡了一杯英式红茶。

        单从饮品也能够看出主人的喜好,这里居然没备有中国茶,罗猎喝了口红茶,然后打量着比手中珐琅瓷器还要精致的叶青虹:“你来找我是为了兑现此前的承诺吗?”

        叶青虹所问非所答道:“你是不是恨我?”

        “谈不上,兵不厌诈,反正大家都没什么事情,你交代我的事情我也做完了。”

        叶青虹道:“可是你并没有将那枚七宝避风塔符送到我的手中。”

        罗猎道:“陆威霖不是已经给你送过去了?”

        叶青虹将那枚砗磲避风塔符放在了罗猎的面前,罗猎一眼就认出这枚避风塔符正是他从肖天行身上取得,让陆威霖转交给叶青虹的那枚。

        罗猎并没有去拿那枚避风塔符,轻声道:“叶小姐还有什么疑问?”

        叶青虹道:“这枚避风塔符是假的!”

        罗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避风塔符的真假他无从辨别,可是叶青虹又似乎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他拿起了那枚避风塔符,从外形上看并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

        叶青虹拿出了一个木盒,木盒之中共计存放着六枚避风塔符,分别用金、银、琉璃、赤珠、珊瑚、玛瑙制作而成,而其中的金、银、玛瑙三枚乃是此前叶青虹所说的用来开启保险柜的钥匙。

        叶青虹道:“这枚砗磲避风塔符虽然做得惟妙惟肖,可是上面欠缺一条血线,并不是当初我父王交给肖天雄的那一枚。”

        罗猎拿起砗磲避风塔符,仔细观察,果然从上面没有找到她所说的血线,罗猎道:“你的目的不是为了报仇吗?先杀了任忠昌,再对付刘同嗣,肖天行也已经死在了凌天堡,当初最可能出卖瑞亲王的三个人如今都已经授首,这避风塔符还有什么用处?”在罗猎看来,所谓的避风塔符只不过是叶青虹引自己进入圈套用来转移注意力的工具罢了,声东击西,她的真正用意是为了报仇,此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已经验证了这一点。

        叶青虹道:“你答应过我的事情毕竟没有兑现。”

        罗猎道:“为什么要认准找我?”

        叶青虹道:“有些事一旦卷入进来就很难脱身了。”

        罗猎道:“我不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勉强我。”

        叶青虹叹了口气,将一张照片轻轻放在了罗猎的面前:“这个人你应当认识吧?”

        罗猎拿起照片,认出照片上的人是肖天行的女儿周晓蝶。他们于白山分手,瞎子带着周晓蝶先行前往黄浦,为她治疗眼睛,看到周晓蝶的照片,罗猎的内心不由得沉了下去,难道叶青虹故技重施,又要利用周晓蝶来达到要挟自己为她办事的目的?

        叶青虹道:“安翟和她一起去了黄浦,看来你并不知道,周晓蝶已经不辞而别。”

        罗猎深邃的双目盯住叶青虹,叶青虹看出了他的怀疑:“你不用怀疑我,此事和我无关,甚至也和任何人无关,是周晓蝶自己走掉,而且我得到消息,你们所认识的周晓蝶很可能并非她本人。”

        罗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或许是此前经历了叶青虹的太多欺骗和背叛,他无法说服自己相信叶青虹的话。

        叶青虹道:“甚至连肖天行都不清楚,他舍命相救的女儿根本就是一个替代品,周晓蝶和兰喜妹一样都是日本间谍。”

        罗猎重新拿起了那枚砗磲避风塔符,低声道:“你是说周晓蝶将计就计,拿走了真正的避风塔符?”

        “可能性很大,据我了解她掌握的秘密很多。”

        罗猎道:“我对她的事情不感兴趣,所以我们之间也不会有合作的机会。”

        叶青虹道:“话不能说得太满,周晓蝶的事情你或许无所谓,可是你的好朋友安翟未必也这么想。”

        罗猎内心剧震,其实早在白山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瞎子对周晓蝶生出好感,不然他也不会急着带周晓蝶前往黄浦治疗眼睛,如果叶青虹利用瞎子对周晓蝶的感情,瞎子必然会主动参予到这件事中。叶青虹果然是有备而来,她知道自己和瞎子兄弟情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瞎子只身犯险,此女心机之深着实少见。

        罗猎道:“你把周晓蝶的事情告诉瞎子了?”

        叶青虹静静望着罗猎道:“目前还没有,我尊重你的意见。”

        罗猎道:“你想做什么?”

        “陪我去北平,找到周晓蝶,查出肖天行所有的秘密。”

        罗猎道:“你能断定周晓蝶是日本间谍?”

        叶青虹道:“我的消息来源不会有错。”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欣喜道:“你答应了?”

        罗猎道:“在我陪你去北平之前,你需要先帮我做一件事。”

        叶青虹不等罗猎说出已经猜到他想让自己帮忙做得是什么,轻声道:“如果我是你,就会不会插手方家的事情。”

        “可惜你不是我!”

        叶青虹咬了咬樱唇,欲言又止。

        罗猎道:“我欠方克文一个人情,如果不是他,我根本没可能活着离开苍白山。”

        叶青虹道:“方家的事情绝不是争夺财产那么简单,遗产争夺的背后,是日本人和德国人对津门利益的争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何必当外人争斗的牺牲品?”

        罗猎怒道:“你忘了,这里是津门,是在我们中国人的土地上!”

        叶青虹被罗猎突然的发作吓得愣了一下,仿佛重新认识罗猎一样静静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