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亦假】(上)

第一百一十二章【真亦假】(上)

        东方的天际,一轮红日从水天之间冉冉升起,将水天相交的部分染成了淡紫色,河边的风很大,吹起罗猎黑色的头发,一根根迎风倔强站立着,兰喜妹的长发在风中凌乱,挡住了她的视线,遮住了她大半边面庞,她不得不侧过身躯,撩起长发,又用墨镜挡住初升的阳光和刺眼的雪光,然后方才来到罗猎的身边。望着于岸边傲然站立的罗猎,兰喜妹意味深长道:“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总是喜欢选择站在风口浪尖?”

        罗猎微笑道:“反正都是自己的国家,在哪里站着都是一样,你就不痛了,外面再好也不如自己家里好,有道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你说对不对?”

        兰喜妹道:“不出去走走哪能知道世界这么大?大丈夫四海为家,有抱负的人眼光又岂能那么狭隘呢?”

        罗猎笑得越发阳光灿烂:“强盗逻辑!”

        兰喜妹的笑容变得越发妩媚了:“我高兴,怎么着?”

        罗猎道:“小桃红母女在你手里啊?”

        兰喜妹点了点头,当着明白人没必要绕弯子,守住这个秘密也毫无意义,虽然她不知道方克文究竟在哪里,可是她有必要通过罗猎向方克文亮出自己的底牌。

        罗猎道:“你想要什么?”

        兰喜妹道:“用方克文的命换小桃红母女的命!”

        罗猎皱了皱眉头,兰喜妹并没有因为摇身一变成为松雪凉子而改变冷血狠辣的性情,她想要将方克文置于死地,也唯有如此才能断绝隐患。不过从兰喜妹的这个要求也能够判断出,方克文目前并没有落在她的手中。

        罗猎道:“你的目的无非是方家的家产,谋财未必一定要害命,不如你将小桃红母女放了,我保证方克文一家从此离开津门,绝不公开身份,绝不参与家产的争夺。”罗猎并非擅自做主,他坚信如果方克文在场,肯定会答应这样的条件。

        兰喜妹冷笑道:“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方克文一条命换两条命,怎么都是划算的。”

        罗猎道:“祸不及家人,就算你针对方克文,也不必采取这样龌龊的手段,今天我将话撂在这里,如果小桃红母女受到任何伤害,我会追查到底。”

        兰喜妹道:“你在威胁我?别忘了她们在谁的手上?”

        罗猎寸土不让道:“别忘了你是在什么地方!”

        兰喜妹双眸中几乎就要喷出火星来,怒视罗猎,她想要发作,却终于还是按捺住心头的怒火,点了点头道:“你让方克文出来见我!”是条件也是试探,她必须要确认方克文在罗猎的手中。

        罗猎道:“他不会出来见你,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明天我还见不到小桃红母女,我会让方克文召开记者会,把所有的秘密公诸于众,到时候花落谁家还未必可知。”他深知兰喜妹最终的目的是要掌控方家的产业,这其中方克文是最大的变数,如果方克文的身份一旦被证实,那么方康伟的继承权将会不复存在。

        兰喜妹点了点头道:“我也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明天这个时候我见不到方克文,那么你们就等着给小桃红母女收尸吧!”

        一场谈话这么快就陷入了僵局,兰喜妹说完就向轿车走去,驱车离开了这里,将罗猎一个人孤零零扔在了海河岸边。

        兰喜妹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目的,这次的见面她仍然无法确定方克文的下落,相比较而言,罗猎的收获要比她多得多,罗猎不但确定了松雪凉子就是兰喜妹,还确认了小桃红母女就在兰喜妹的掌控之中。

        上野书店内一场不见硝烟的棋局正在进行,藤野俊生将黑子落下,却迟迟不见船越龙一有所反应,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船越龙一的目光方才回到棋局之上,歉然一笑道:“我在想凉子和罗猎的这场谈判。”

        藤野俊生道:“不会有什么结果。”

        船越龙一道:“罗猎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上次在凌天堡破坏我方计划的就是他。”

        藤野俊生道:“既然知道又何必留下隐患?”

        船越龙一捻起一颗白子,久久没有落下:“福山先生对他非常欣赏。”

        藤野俊生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船越龙一目光陡然一凛。

        藤野俊生道:“津门之事筹划三年,成功在即,决不可功亏一篑,谁敢插手就果断将之清除,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相貌随和儒雅的他在此时流露出咄咄逼人的锋芒。

        船越龙一明显还有顾虑:“藤野君,如果我们在此时出手,或许会引发一场战争,此事牵连甚广,罗猎虽然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可白云飞在津门的势力根深叶茂,背后还有德国人的支持。”

        藤野俊生不屑道:“我们大和民族从来就不怕战争,只有在战争中一个强大的民族才会浴火重生,船越君应该还不知道欧洲的战局,德军败局已定,一旦他们投降,他们在东亚的所有利益都会拱手相让,而我们大日本帝国将是接手他们利益的唯一人选!”

        罗猎准备走回旅馆,刚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梳理一下头绪,通过刚才和兰喜妹的对话可以知道方克文并没有落在日方的手中,可方克文究竟去了哪里?面对小桃红母女的失踪,他又怎能沉得住气?难道他落入了另外一帮人的手里?罗猎不由得想到了白云飞,方家继承权的归宿和他的利益密切相关,难道他劫走了方克文,然后又上演了一出贼喊捉贼的好戏?

        一辆汽车缓缓行驶到罗猎的身边,罗猎举目望去,看到同样从车内透过车窗望着自己的白云飞。

        白云飞落下车窗,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怎么?让人丢到这里了?”

        车停之后,罗猎拉开车门来到白云飞的身边坐下,白云飞能够在此时出现,证明他一直都派人监视自己的动向,想必自己刚才和兰喜妹的见面瞒不过他。

        白云飞道:“没谈妥?”

        罗猎感叹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她让我用方克文来换小桃红母女。”

        白云飞道:“一条命换两条命,听起来很划算啊!”

        罗猎道:“方克文若是落到他们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白云飞点了点头,然后压低声音道:“我找到方克文了。”

        罗猎闻言内心不由得一阵狂喜,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道:“他在哪里?”

        白云飞道:“被宋秃子他们给截住了,受了点折磨,不过只是皮肉伤,不算严重。”

        原来方克文在前往方公馆的途中不巧遇到了宋秃子那帮人,正所谓冤家路窄,宋秃子在庆福楼被罗猎催眠后上演了一出裸奔大戏,引以为奇耻大辱,正在四处搜寻罗猎几人的下落,要报这一箭之仇,想不到没找到罗猎,却和方克文狭路相逢,于是宋秃子那群人就将方克文给劫走,弄到无人之处痛揍了一顿,然后又诬陷方克文偷东西,将他送到了德租界的巡捕房。

        历来都是警匪一家,安清帮在德租界势力庞大,这些帮派成员和巡捕之间大都有着见不得光的合作关系,方克文又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宋秃子把他弄进巡捕房关押起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白云飞也是经过一番思谅之后方才想到了宋秃子,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却想不到一问之下宋秃子言辞闪烁,禁不住白云飞的恐吓,只几句话就问出了底细,白云飞确认方克文的消息之后,并没有急于将他从巡捕房接出来,毕竟现在谁都不会想到方克文会被关在巡捕房,反倒是那里更为安全。

        罗猎听完方才放下心来,暗自佩服白云飞的周到细致,如果不是他帮忙调查,仅凭着自己,很难查出方克文的下落。

        罗猎低声道:“我看巡捕房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万一消息泄露,日方必然不惜一切手段将方克文除掉。”

        白云飞淡然道:“你不必担心,在德租界,日本人还翻不起什么浪花,我既然敢把他放在那里,就能够保证他的安全。”

        罗猎心中却有些忐忑,毕竟白云飞的目的也是方家的港口,不排除他通过方克文达到控制方家产业的可能,从这一点上来说,白云飞和兰喜妹也没有太多的分别。

        白云飞道:“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方士铭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罗猎微微一怔。

        白云飞道:“方士铭虽然瘫痪,可健康状况一直良好,这次突然死亡有些离奇。”

        罗猎道:“有证据吗?”

        白云飞道:“如果可以验尸或许能够找到一些证据。”

        罗猎皱了皱眉头,现在方士铭的遗体就在方公馆,想要验尸必须获得方家人的允许,无论方士铭是否遇害身亡,以他的身份和方家的地位,开棺验尸都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眼看这月过了一半,本月事情颇多,所以更新速度不会太快,但是章鱼会尽力写好,求点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