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故园情】(下)

第一百零九章【故园情】(下)

        问过老洪头之后方才知道,在自己被爷爷带回泉城老家后不久,英子的父母就因为参加革命党而被杀,他们家也因此而受到连累,老洪头夫妇带着英子东躲西藏过了一段日子,老太太本就伤心,再加上惊慌害怕,没多久就染上了重病不治身亡。直到民国成立,满清灭亡,才算是给英子的父母翻了案。老洪头重新回到了民安小学,只不过现在这小学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学校方面有感于老洪头昔日的贡献,给他安排了一个看门扫地的杂活,至于英子师范毕业之后就来到小学当了一名国文教师。

        董治军是英子的大学同学,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辍学从军,革命胜利之后,董治军进入了警界,他对英子也是苦苦追求多年方才有了结果。三年前两人成亲,不过董治军的父母对这个直爽倔强的儿媳妇并不喜欢,彼此之间没少发生冲突,英子年前因为受不了婆婆的气,一怒之下搬到了学校,董治军几乎每天都过来劝说,可惜英子还是无动于衷。

        两人聊着的时候,董治军骑着自行车到了,虽然肤色黑了一些,不过生得倒也高大威猛,他将自行车停好,将车把上挂着的布包拿了下来,里面装着刚买的烧鸡牛肉,还有一瓶白酒,他亲切叫道:“爷爷!”

        老洪头笑道:“治军啊,这么快就来了?”

        董治军道:“本想早点来的,可不巧又发生了一起案子,所以现在才过来。”

        “你没见到英子啊?”

        “没有,怎么?她不在家啊!”董治军看了看罗猎,笑道:“家里有客人啊!”

        罗猎微笑向他伸出手去:“姐夫!”

        这声姐夫可把董治军给喊懵了,他跟英子认识这么多年可没听说自己还有个小舅子啊!

        罗猎自我介绍道:“我叫罗猎!”

        董治军恍然大悟,笑道:“原来你就是小猎犬……”出口之后顿时觉得不妥,歉然道:“不好意思,我这人嘴快,胡说八道,我胡说八道。”

        罗猎笑道:“英子姐过去习惯那么叫我。”从董治军开口就能够叫出自己的外号,就知道英子在他面前没少提起过自己。

        两人热情地握了握手,罗猎试了试董治军的手劲,还真是不小。

        老洪头看到屋子里面的烟已经散得差不多了,让他们进去暖和,这会儿功夫英子也买菜回来了,董治军慌忙上前献殷勤,英子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爷爷,我去厨房。”

        老洪头道:“别介啊!你们仨聊着,今晚我来,罗猎最喜欢吃我做得红烧肉,我得满足他的这个心愿。”

        老洪头拎着菜篮子走后,英子泡了一杯茶给罗猎送来,董治军看到没有自己的,起身找了个杯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英子阴阳怪气道:“还真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董治军笑道:“哪有外人?都是自家人,有啥客气的,罗猎兄弟,你说对不对?”

        罗猎发现董治军也有狡黠的一面,笑道:“是啊,都是一家人嘛,我可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董治军试图坐在英子旁边,可屁股刚在长条凳上坐实,英子就突然起身,长条凳因失去平衡翘了起来,董治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过他仍然稳稳端着茶杯,里面的热茶居然一点都没泼洒出来。

        罗猎慌忙过去扶他,这位英子姐多年不见做事仍然是没轻没重,不过董治军也是个好脾气,被她晃了一个屁墩儿,居然还没事人一样一脸的憨笑:“兄弟见笑了,你这英子姐就喜欢开玩笑。”

        英子出了他的洋相,心中的气消了一些,看到董治军的狼狈相,终忍不住笑了起来。

        罗猎却是旁观者清,董治军这一跤摔得巧妙,看似被摔得狼狈,可端茶杯的手却极其稳健,虽然只是一个细节也能够推断出他应当早已有了准备,而且手腕上很有功夫,这一跤是故意摔给英子看的,为了博得美人一笑也是费尽心思。董志军憨厚的外表下其实藏有不少的小心机,不过这也无可厚非。人家两口子的事情罗猎也懒得插手。

        英子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们给忘了。”

        罗猎笑道:“怎么能忘,我小时候可没少被你揍,总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英子笑逐颜开道:“哟嗬,敢情今儿是报仇来了。”

        董治军不失时机地讨好英子道:“兄弟,好男不跟女斗,过去你受多大委屈,今儿都报复在我身上,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英子呸了一声道:“你算老几?我和小猎犬聊天干你什么事情?一边玩儿去。”

        董治军道:“得嘞,你们姐弟俩叙旧,我也不在这儿碍你们眼,我去帮爷爷做菜。”

        英子道:“把那条黄花鱼做了,好好做啊!”

        董治军笑道:“成,我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说话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英子,两口子目光交汇,其中的暧昧当然只有他们能够明白,英子的脸居然有些热了,生怕被罗猎看出来,拿起铁钩捅了捅炉子,炉火将脸蛋儿映得通红。

        罗猎何其精明,自然听得懂他们之间说的什么,这种时候最好还是装聋作哑,喝了口茶道:“姐夫,您别忙了。”

        英子道:“让他去,没别的能耐,也就是会做个饭。”

        董治军离开之后,罗猎笑了起来:“英子姐,您也忒厉害了吧,当老婆的最重要是温柔体贴。”

        英子道:“爱谁谁,我都后悔死了,怎么就嫁了那么一个窝囊废。”双手托腮盯着罗猎的面庞,罗猎在她的直视下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干咳了一声道:“英子姐,我脸上有花吗?”

        英子感叹道:“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男人也是一样,当初那个小捣蛋鬼居然长成了一个仪表堂堂的男子汉,小猎犬……”叫出罗猎的外号之后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掩住嘴唇道:“这称呼我得改改,我还是叫你的名字吧。”

        罗猎反倒坦然,英子这么叫他才够亲切,虽然十多年不见,可一见面仍然感到那么的亲切,其实此前他过来的时候还担心会生疏,真正见面之后方才明白,那些童年纯真的感情是不会因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变淡的。

        英子道:“我听说你爷爷带你回老家之后又进了中西学堂,后来就断了音讯。”

        罗猎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给你们写过信的,不过始终没见你们回信。”

        英子叹了口气道:“你走后不久,我家里就出了事,爷爷担心会被连累,带着我东躲西藏,居无定所,那里还能收到你的信。后来我们路过泉城,还专程去你家看望你来着,见到了你爷爷,老人家还特地留我们爷孙俩住了几天,也是那时候我们才知道你已经去美利坚留学,罗猎,你爷爷还好吗?”她显然还不知道罗猎的爷爷已经故去的消息。

        罗猎将爷爷早已于三年前去世的消息说了,英子也不由得神情黯然:“你爷爷那么好的人想不到走得那么早。”

        此时老洪头端着菜送了进来,罗猎和英子起身帮忙。

        罗猎道:“洪爷爷,您就别忙活了,姐夫呢,让他过来一起吃饭。”

        老洪头道:“他炖鱼呢,做好了就过来,来,咱们先将酒菜摆上。”

        三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摆好了酒菜,董治军也将烧好的黄花鱼端了上来,四人落座,董治军忙着去开酒,老洪头道:“不喝那个,我这儿有存了二十年的汾酒。”罗猎的到来让老人家今天格外高兴,要知道这坛美酒连孙女嫁人他都没舍得拿出来。

        英子道:“爷爷真是偏心,怎么不见你给我喝。”

        老洪头道:“我藏了两坛,什么时候你和治军添个胖小子,我就把那坛给开了。”

        英子听到这话禁不住脸红了。

        董治军连连点头道:“爷爷,我们会努力,争取明年就把您的那坛酒给开了。”

        英子又瞪了他一眼,董治军笑道:“得,我不说话,我尝尝爷爷的好酒。”

        老洪头端起酒杯道:“十六年了吧,自打你离开津门有十六年了吧?”

        罗猎点了点头。

        老洪头道:“孩子,如果你娘泉下有知,能够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她一定会为你骄傲。”

        英子道:“好好的又提伤心事,爷爷,您老糊涂了。”

        老洪头道:“对,对,今儿高兴,咱们爷儿几个不说伤心事,来,干一杯,欢迎小猎犬重归故园。”

        四人同时举杯,干了这杯酒,董治军抢着给几人都满上。

        罗猎赞道:“洪爷爷,您这酒可真是不错。”

        老洪头道:“觉得好啊,等你娶媳妇的时候,我把那坛也开了。”

        英子抗议道:“喂,爷爷,您可不能这样啊,厚此薄彼,刚说什么来着?”

        老洪头笑道:“那就得看你们各自的本事了,你先生那坛酒就是你的,小猎犬要是先娶媳妇儿,这酒就是他的,我不偏不倚。”

        罗猎道:“我看成,公平竞争嘛。”

        董治军道:“竞争就竞争,英子,咱们好好努力,可不能输给罗猎。”

        英子啐了一声道:“有你什么事啊?”

        董治军急了眼:“没我你生得出来吗?”

        老洪头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酒转身喷了出去,这俩孩子也算是活宝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