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故园情】(上)

第一百零九章【故园情】(上)

        罗猎让阿诺先回旅馆,自己先去了发了两封电报,一封发给身在白山的张长弓,如果不是为了安顿杨家屯的几位老人,张长弓本该和他们一起过来的,津门的形势异常严峻,虽然有阿诺在自己的身边帮忙,可毕竟势单力孤,张长弓武功高强,箭法超群,而且为人沉着冷静,他的到来肯定可以给予自己很大的助力。

        另外一封电报则发给了瞎子,罗猎发这封电报的目的并不是要瞎子来津门,而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行踪暴露,穆三寿和叶青虹会故技重施,利用瞎子和他外婆要挟自己,所以及时提醒瞎子要多多小心,以免再被设计。

        发完电报,罗猎走出电话局,看到外面飘飘扬扬的大雪并没有停歇的迹象,竖起衣领,走下邮局的台阶。他先去一旁的商店里买了几盒糕点两瓶好酒,然后叫了一辆黄包车,让车夫送自己去西开。

        抵达西开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因为风雪的缘故,天色黯淡,仿佛已经到了黄昏,罗猎在西开滨江道独山路下了车,付过车前,沿着道路向前方走去。

        在他的右前方一座在建的天主教堂已经初见雏形,进入冬季外部的装修已经停工,内部的工程仍在继续,这座教堂是法国传教士杜宝禄主持修建,也是津门目前所有教堂中规模最为庞大的一个,虽然还未建成,外观上也能够看出它恢弘的气势,三座穹窿顶表面用绿色铜板覆盖,铜板的上方又因为这场降雪而戴上了白色的顶盖,这巨型的圆顶是用木结构支撑,每座圆顶的上方都有一个硕大的青铜十字架。

        罗猎站在雪中,望着风雪中的十字架,目光因为纷乱的雪花变得迷惘,他的思绪回到了五年前,回到了那片曾经带给他太多记忆的北美大陆。恍惚中这从天空中纷纷扬扬坠落的雪花似乎一片片燃烧了起来,燃烧的雪花落在了教堂的穹顶,教堂燃烧了起来,罗猎看到了火中的十字架,看到那个让他梦萦魂牵的美丽倩影,轻盈地奔向燃烧的教堂,在漫天飘落的燃烧雪花中回过头来,含泪带笑的明澈双眸深情地凝望着罗猎,然后义无返顾地投入火海。

        罗猎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将她抓住,可眼前的幻影却在瞬间消失,天还是灰蒙蒙的,雪还在漫天飞舞,前方没有一丁点的火光,更没有那个让他挥抹不去的身影。

        罗猎唇角露出一丝苦笑,很多时候他已经模糊了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往事如果不能忘记,那么就会在内心深处变得越发深刻,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他,折磨着他。

        嘎!嘎!一只乌鸦落在他头顶的枯枝上,随着枯枝上下起伏着,小脑袋激灵地转动着,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提防危险的到来,对于身边可能存在的危险,鸟儿往往比人类更加的敏感。

        罗猎回身看了看,并没有人,自从小桃红母女被劫之后,他变得越发谨慎。

        距离在建的西开教堂不远处有一座小学,青色砖瓦,规模不大,淹没在一片陈旧拥挤的民居中,所以并不起眼,学校正在放假,连大门都没开,罗猎来到门前凑在大铁门的门缝中向里面望去,却见通往校舍的道路上,一位老人正在扫雪。

        罗猎拍了拍铁门,那老人无动于衷,只能大声喊道:“洪爷爷!”

        老人听到了他的呼喊,转身看了看,然后慢吞吞向大门走了过来,来到门前,打开了铁门上的小窗,混浊的双目通过小窗打量了一下罗猎:“小伙子,你找谁?”

        罗猎笑了起来:“洪爷爷,您不认识我了?我是罗猎。”

        老头儿两道花白的眉毛拧在一起,仔细观察着罗猎,突然他的眉头舒展开来,嘴唇上的白胡子都颤抖了起来,丢掉手上的笤帚,慌忙拉开大铁门:“小子,真是你啊,你这调皮捣蛋的小子,又来堵我烟筒吗?”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进入大门就被老洪头抓住两条手臂用力摇晃起来:“臭小子,这么多年都没见你回来,居然长那么大了,又高又壮,果然是吃洋人的牛肉牛奶长大的。”

        罗猎笑道:“洪爷爷,洋人的东西可不好吃,哪比得上您老炖得红烧肉。”

        老洪头发出洪亮爽朗的大笑声:“那是当然,你小子过去可没少蹭过我家的饭。”

        罗猎之所以到这里来,因为这座民安小学曾经记载了他的童年时光,他还没满周岁父亲罗行金就死了,母亲沈佳琪并没有选择回到父亲的老家,也没有接受爷爷的帮助,独自一人带着他在这里生活,依靠教书那点微薄的薪水,含辛茹苦地抚养他成人,可以说这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写满了罗猎的幼年记忆。

        老洪头是学校的创建人,也是这间小学最早的校长,他虽然没有留过洋,却知道科技改变国运的重要性,倾尽家财建设起了这间学校,为的不是赚钱,而是让更多贫民百姓的孩子能够接受教育。

        罗猎随同母亲来到这学校的时候年龄还小,母亲又要教书又要照顾他,自然辛苦,老洪头一家给他们无私的帮助,平时沈佳琪上课的时候就将罗猎寄养在老洪头家里。

        可以说罗猎早已将老洪头一家当成了亲人看待。

        罗猎将礼物递给老洪头:“洪爷爷,我来得匆忙也没顾上买什么东西。”

        老洪头道:“你来了比送我什么礼物都高兴,对了!英子!英子!你快看看谁来了!”

        从校舍旁边的房间内走出了一位年轻的姑娘,齐耳短发,鹅蛋脸,柳叶眉,月牙眼。身穿灰白相间竖条纹偏襟棉袍,黑色棉鞋,身上唯一的装饰就是脖子上的红围巾,她一边走出来一边抹着眼泪道:“爷爷,呛死我!”刚才她在房内生火,所以并不知道有客人来访。

        老洪头乐不可支道:“你看看他是谁?”

        英子打量着罗猎,先是诧异,然后一双眼睛瞪圆了:“小猎犬?”然后她冲上去扬起拳头照着罗猎的肩头就是狠狠一拳:“小猎犬,你是小猎犬!”

        罗猎笑了起来,这个称呼非但没有让他感到尴尬,反而倍感亲切。

        这下反倒论到老洪头惊奇了:“英子,你咋认出来的?”

        英子伸出手去,摸了摸他额头上的小疤,笑道:“这道疤就是他从咱们家屋顶上掉下来的时候摔得。”说完咬牙切齿道:“活该你,居然敢堵我们家烟筒!”三人同时笑了起来。

        老洪头将手中的礼物递给了英子:“你们先别忙着叙旧,英子,去,赶紧去买菜,我好好弄几样菜给罗猎尝尝。”

        “好嘞!”英子慌忙去了。

        老洪头将罗猎请到了自己的房间内,炉子刚才熄火了,英子虽然重新将炉火生起,可满屋子的烟还没散去,老洪头禁不住叹道:“这蠢丫头,始终都是笨手笨脚。”

        英子那边已经穿戴齐整,拎着菜篮子出门,刚好听到爷爷的话,警告他道:“爷爷,别背着我跟小猎犬说我的坏话,不然我饶不了您。”

        老洪头笑道:“去吧,赶紧去吧,对了,把治军叫来。”

        英子哼了一声道:“叫他干什么?看见他就心烦。”

        老洪头道:“叫!你兄弟来了,他当姐夫的还能不露面!”

        “我早晚得把那个窝囊废给休了!”

        老洪头听到她的话,气得白胡子都撅起来了:“反了你还!信不信我捶你?”

        英子格格笑了起来,挎着菜篮子风一样向大门跑去,不忘交代罗猎道:“小猎犬,我去去就来,回头咱俩再好好聊。”

        老洪头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把门敞开了加快室内的煤烟散去,和罗猎两人站在屋檐下,罗猎取出香烟,先给老洪头上了一支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支。

        老洪头看了他一眼道:“小子,你也学会抽烟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可能是一个人在外面飘太无聊,不知不觉就学会了。”

        老洪头道:“没好处!”说完这句就赶紧用力抽了一口。

        罗猎笑了起来,轻声道:“英子姐嫁人了?”

        老洪头点了点头道:“三年了,嫁了个德租界警察,叫董治军,人倒也老实本份。”说到这里神神秘秘一笑道:“谁让你来晚了,不然你就是我孙女婿了。”

        罗猎哈哈大笑起来,知道老人家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小时候在这里的六年几乎都是在和英子的打闹中度过的,英子性情泼辣,男孩子一样,罗猎到来之前,她是这一带的孩子头,可罗猎却是个不肯服人的刚强性子,因为不服英子的指挥,两人没少冲突。不过英子毕竟比他要大上一岁,那时候身高体壮,罗猎小时候豆芽菜一样。

        两人打架,罗猎自然占不了便宜,不过英子性子憨直,不如罗猎机敏,每次虽然场面占优可最后总是以吃亏告终,不过打归打,闹归闹,英子还是极其疼爱这个小兄弟的,每次家里做了好吃的总是要叫罗猎过来,即便是罗猎不在,也会给他留一份,罗猎每次想到儿时的种种,内心中就会生出莫名的感动,望着满面关切的老洪头,其实这个世上他并不孤独,还是有亲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