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方公馆】(下)

第一百零八章【方公馆】(下)

        他的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现在几乎能够断定,小桃红母女的失踪应该和方家有关,或许幕后的黑手就是兰喜妹,方克文至今没有现身,他们虽然可以断定方克文没有前来方家,可是却无法确定方克文现在究竟有没有落在方家人的手中。

        白云飞道:“不排除方克文已经被他们抓住的可能。”

        罗猎点了点头,如果方克文被抓,那么他们一家的处境都会变得异常危险,方康伟为了保住他唯一的继承权会毫不犹豫地除掉这个侄子,而小桃红母女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

        罗猎缓缓踱了两步,在方克文下落未明之前他们不能无所作为,必须要有所行动,内心中一个大胆的念头萌生出来,他低声道:“可以利用外面那些记者!”

        白云飞并不明白罗猎的具体所指,记者最大的长处就是制造舆论,而罗猎究竟想要利用这些记者制造怎样的舆论?

        罗猎低声道:“我们找不到方克文,或许他们一样找不到,白先生在津门经营那么久,应当有不少新闻界的朋友,只需放出一些消息就可以探出他们的虚实。”

        白云飞充满欣赏地望着罗猎,此人不同寻常,利用舆论放出方克文已经归来的消息,如果方家已经抓住了方克文,那么自然沉得住气,可如果他们也没有找到方克文,必然阵脚大乱,甚至会选择主动出击。

        白云飞和罗猎来到方公馆门前,他示意手下去开车,向罗猎道:“去哪里?我送你?”

        罗猎笑道:“不用,我和朋友想去其他地方找找线索。”

        白云飞点了点头,正准备和罗猎道别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他和罗猎处于本能反应,两人几乎同时蹲了下去,用手臂挡住面孔,东南方向火光冲天,烈焰之中,白云飞的轿车炸得四分五裂,引擎盖被灼热的气浪掀上了半空,落下时不巧又砸中了一名不及闪避的记者,现场前来吊唁的人不少,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吓得六神无主,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寻找隐蔽的地方。

        火光之中,一辆黑色轿车风驰电掣般冲了过来,车窗内两名手握冲锋枪的蒙面男子举枪向白云飞的方向疯狂扫射。

        白云飞以惊人的速度向一旁的人群中冲去,呼啸追逐着他,几名无辜者不幸成为了白云飞的掩护,接连中弹倒地。

        罗猎也在同时逃向一旁的大树后面,几颗流弹射中了树干,干枯的树皮被震裂飞扬,尘屑到处都是,所幸他并非对方首要的射击目标。

        白云飞的那帮手下迅速反应了过来,他们纷纷取出武器,瞄准黑色轿车进行反击,然而那辆黑色轿车速度奇快,射击之后并未停留,疯狂向正西的道路冲去。原本停留在路上的人群吓得纷纷向两侧闪避,宛如脱缰野马一般的轿车仍然从一名男子的腿部压了过去,在男子的惨叫声中绝尘而去。

        白云飞脸色铁青,手下人来到他的身边,围成人墙将他挡在中心,白云飞怒道:“滚开!”他在津门纵横多年,黑白两道谁不给他几分面子,想不到今日竟然在方公馆的门前遭遇暗杀,对方实在是大胆到了极点。

        他的轿车已经面目全非,残存的车架仍然被大火包围,一只燃烧的轮胎从火光中缓缓滚动出来,白云飞掏出手枪瞄准了那只轮胎,当他看清之后方才垂下了手臂,目光投向远处的罗猎。

        罗猎也没有在这场袭击中受伤,他向白云飞微微颔首示意。白云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手下人开着另外一辆车来到他的面前,白云飞在他们的保护下迅速上车离去,他虽然胆色过人,可是也不敢继续在方公馆门前逗留。

        阿诺距离枪击现场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他目睹了从爆炸到枪击事件的全过程,从人群中找到了罗猎,感叹道:“感谢上帝,幸好你没事!”

        罗猎淡淡笑了笑道:“我怎么会有事?他们想对付的人又不是我。”

        阿诺低声道:“像白云飞这种人还是离他远一些,他仇人太多,省得别人杀他的时候被溅一身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个道理即便是老外都懂。

        罗猎拍了拍阿诺宽厚的肩膀道:“走吧,先回旅馆再说。”

        阿诺道:“还住那里?”

        罗猎点了点头道:“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方先生或许会回来找咱们。”

        虽然在理论上还存在方克文回来寻找他们的可能,但是在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根本不会存在,方克文留下那张纸条就已经下定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决心。任何人都能够看得出方克文对小桃红母女的珍视,他会牺牲一切换取她们母女的平安,所以罗猎才会认定方克文很可能去方公馆谈判。为此罗猎尽一切努力去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尽管他说服并获取了白云飞的帮助,可是方克文仍然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在凌天堡的时候,罗猎一度以为那场针对肖天行和颜天心的刺杀只是一场山寨之间争夺势力地盘的斗争,可随着事情的发展,他开始发现一切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其背后的真相却是多股势力想要抢占苍白山,乃至争夺整个满洲的利益。今日发生在方公馆门前针对白云飞的枪击和此前凌天堡的时间让罗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大胆地推断两起事件或许都源自于玉满楼和兰喜妹的策划,同样的两个人出现在不同的地点,发生了同样的枪击事件,这一切绝非仅仅是巧合。

        白云飞的警觉源于他的切身利益受到了损害,方士铭的去世让方家的产业出现了巨大的变数,而如果方家庞大的物业被玄洋公社为代表的日方势力控制,那么白云飞在津门的地下霸主地位将会受到空前严峻的挑战,这才是白云飞选择与自己合作的原因。

        人生宛如风云变幻,睿智如罗猎也无法预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原本他只想护送方克文返回故园,帮他一家团聚,顺便去拜访一下昔日父母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然而在津门下车伊始,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接连发生,如今方克文都已经失踪了,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去父母住过的地方看看。

        在小桃红母女失踪之初,他就对局势出现了误判,认为这母女二人是遭到了安清帮的报复,当然这也和绑架者的狡诈有关,他们在策划劫持之初就刻意将矛头引向白云飞。如果不是自己利用了穆三寿的招牌,他们借刀杀人的计策就会得逞。

        如果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罗猎是不会主动打出穆三寿这张牌的,自从离开苍白山之后,他就决定不再和穆三寿这些人来往,尤其是叶青虹,这位满清格格,瑞亲王的遗孤,她想要得绝不仅仅是两枚七宝避风塔符那么简单,而且罗猎早就意识到,即便是完成了答应她的事情,也未必代表着完结,所以他才会选择回避,不想和这位心机深重的格格再有见面的机会。

        然而津门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已经暴露了他的行踪,罗猎甚至有种奇怪的预感,不久的将来他还会见到叶青虹。

        明智的做法应当是趁着叶青虹找到他之前离开,可是罗猎却不能这么做,方克文行踪未明,小桃红母女生死未卜,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在这种时候抽身离去。

        阿诺用手臂捣了捣沉思中的罗猎,罗猎抬起头,方才发现自己只顾着想,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邮局的门前,距离他们所住的旅馆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