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方公馆】(上)

第一百零八章【方公馆】(上)

        松雪凉子反手将房门关上,然后慢慢走近了逍遥床。

        仍然沉浸在快意中的方康伟反应比平时迟钝了许多,脸上表情带着微醺的醉意,他微微欠起身,想要坐起来。松雪凉子忽然伸出手去,出其不意地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这巴掌打得极其用力,打得方康伟白净的面孔瞬间肿起了五根手指印,方康伟迷迷糊糊的脑壳突然清醒了许多,他捂着面孔怒道:“你干什么?”

        刀光一闪,轻薄的匕首已经抵在了方康伟的喉头,方康伟吓得僵在那里,充满惊恐地望着这个美丽动人的女人,宛如被一盆冷水兜头浇落。

        这位美丽的日本女郎唇角泛起一丝鼻翼的笑意:“外面许多人都在等着你,你居然躲在这里抽起了大烟。”

        方康伟有些委屈地叫道:“我在灵堂里跪大半天了。”

        松雪凉子道:“死得是你父亲,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戳你的脊梁骨骂你不孝?”

        方康伟所剩不多的良心让他的内心刺痛了一下,可他的目光又落在烟枪上,内疚的目光瞬间又变成了一种痴迷。

        松雪凉子将匕首纳入和服宽大的衣袖中,转身道:“给你五分钟,你尽快给我返回灵堂。”

        罗猎跟随白云飞走入方公馆,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这一边,罗猎明白他们关注的对象绝非自己,而是在津门拥有超强实力的白云飞。

        白云飞不苟言笑,让人送上花圈,发现方家现在的主人方康伟并没有出来迎接自己,他将此理解为方家对自己的怠慢,清秀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不悦之色。

        事实上并非白云飞一个人这么想,在方康伟偷偷溜回书房抽福寿膏的时候,前来吊唁的嘉宾都认为遭到了冷遇,尽管方家安排的接待人员不少,可是作为孝子的方康伟不出来谢礼实在是于理不合。

        白云飞来到灵堂,率领众人向方老太爷的遗像三鞠躬,他和方士铭并没有太深的交情,此前甚至还因为合作没有谈拢发生过不快,以方士铭的风骨自然看不起白手起家且不走正道的白云飞。可是白云飞对于这位拥有超人气节的老爷子还是相当佩服的,随着方康成和方士铭的先后逝去,方家再无人有能力挑起家族的重担。

        “家属谢礼!”

        罗猎举目望去,看到一旁跪拜的家属,在一群披麻戴孝的人中,方康成新娶进门的姨太太松雪凉子一身黑色和服格外引人注目,这样的装扮凸显出她和其他人的不同,究其原因或许和她国度的风俗有关。

        罗猎观察松雪凉子的时候,她似乎有所察觉,抬起头一双冰泉般冷冽的美眸和罗猎对视着。

        这次罗猎比昨天在方圆百货前初次见到松雪凉子的时候看得更加清楚,更加仔细,此女的面目轮廓乃至容貌的每一个细节都和蓝色妖姬兰喜妹几乎一模一样,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于气质方面,兰喜妹妖娆妩媚,眼前的松雪凉子却流露出孤傲清冷的意味,前者热烈奔放,后者却冷若冰霜。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让人很难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罗猎观察松雪凉子的同时,松雪凉子也在打量着他,从罗猎深邃睿智的目光中她也找寻到了几分熟悉的味道。

        此时方康伟脚步虚浮地走入灵堂,在身边人的提醒下来到白云飞面前谢礼。

        白云飞根本没有阻止方康伟向自己下跪,甚至连搀扶的动作都懒得去做,隔着很远,他就已经闻到方康伟身上的那股特殊的烟味儿,顿时猜到这位本该在灵堂守灵谢礼的孝子刚刚溜出去干了什么。

        白云飞淡淡道:“节哀顺变!”

        “谢谢白先生!”方康伟跪在地上机械地回答道,每次抽完福寿膏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回到现实中来,这让方康伟看起来有些神不守舍。

        白云飞故意向松雪凉子看了一眼道:“这位就是方先生刚娶进门的姨太太吧?”

        方康伟见到白云飞没有搀扶自己起来的意思,索性自己站起身来,虽然白云飞在津门势力不小,可是在方家人的眼中这厮只不过是一个靠不法手段谋求利益的下三滥。出于礼貌,方康伟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贱内!”他向松雪凉子道:“凉子,这位就是津门赫赫有名的白云飞白先生!”

        松雪凉子向白云飞鞠躬示意道:“凉子见过白先生。”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新夫人真是漂亮,难怪方先生会不远千里将她从东瀛迎娶回来,只可惜夫人刚刚进门,老太爷就亡故了。”

        方家人听到白云飞这样说顿时脸色变了,方康伟就算抽大烟抽昏了头也能够听出白云飞对他的讽刺挖苦,这厮根本是在说自己的日本姨太太是个灾星,刚刚进门就克死了老太爷。

        罗猎暗赞白云飞说话够狠,实力才是硬道理,若非拥有过人的实力,白云飞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样肆无忌惮的话。罗猎仔细辨别松雪凉子的声音,虽然说话的声调和语速不同,可是声音的质地和兰喜妹非常相似,罗猎知道很多人可以通过专业的训练达到控制声带的效果,比如麻雀,她就能在男女声之间转换自如。

        方康伟将脸色一凛道:“白先生什么意思?”刚才白云飞就故意刁难自己,方康伟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白云飞又言行无状,方康伟再也按捺不住火气。

        松雪凉子走上前去,牵了牵方康伟的胳膊道:“康伟,白先生说得也是事实,天下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白云飞道:“方太太这话说得好,这世上非但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连双喜临门的事情都不多见,太多事都不是人力所能够掌控,所以还是认命的好。”停顿了一下,盯住方康伟的双目道:“你说对不对啊?”

        方康伟怒视白云飞,他已经能够断定此人前来目的就是登门挑衅。

        松雪凉子道:“这位先生很是眼熟,我们过去见过面吗?”她对方康伟和白云飞之间的唇枪舌剑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关注点仍然放在罗猎的身上。

        罗猎微笑望着松雪凉子道:“我从未去过日本!”

        松雪凉子朝罗猎点了点头:“有机会还是去看看,虽然不如中华地大物博,可倒也别有一番景致。”

        罗猎点了点头,目光却趁机在松雪凉子的右手上扫了一眼,松雪凉子白嫩细腻的右手,靠近虎口的地方有一颗芝麻大小的朱砂痣,这一细节并不显眼,可是罗猎心中却是一惊,脑海中瞬间闪回到他在凌天堡前往八当家蓝色妖姬兰喜妹家里做客的情景,当时他向兰喜妹行西式吻手礼的时候刚好注意到这一细节,有些与生俱来的印记是无法改变的,罗猎几乎已经断定了对方就是兰喜妹。

        松雪凉子的感知力极其敏锐,她似乎察觉到了罗猎的目光所向,下意识地移动了一下右手,这细微的动作让那颗朱砂痣脱离了罗猎的视线。

        而此时罗猎已经随同白云飞走出了灵堂,方康伟并未相送,一脸鄙夷地望着白云飞一行离去的背影。当他将注意力来到松雪凉子身上的时候,发现松雪凉子仍然盯着罗猎的背影,心中疑窦顿生,低声道:“你认识他?”

        白云飞快步疾行,来到远离人群的空旷之处,转身看了看灵堂的方向,不屑道:“混账东西,这种时候居然还不忘逍遥快活。”贩卖烟土是他的主营,方康伟身上未散尽的福寿膏味道自然逃不过他的鼻子。

        罗猎的嗅觉也是极其灵敏,他也闻到了方康伟身上的那股子味道。

        白云飞道:“那个日本女人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呢。”

        罗猎点了点头道:“她就是兰喜妹,我想她已经认出了我!”虽然他现在和当初在凌天堡的样子完全不同,可是他从松雪凉子的微妙反应中已经意识到,在自己认出她的同时,她很可能也认出了自己。

        白云飞意味深长道:“旧情人?”说完连他自己都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罗猎摇了摇头。

        “不喜欢日本女人?”白云飞这位纵横津门的枭雄居然暴露出八卦的一面。

        罗猎没有在这个毫无意义的话题上继续下去,低声道:“有没有留意到方康伟的脸?”

        提起这件事白云飞笑得越发开心了,这么明显的事情当然瞒不过他的眼睛。他绝不仅仅是幸灾乐祸,而是感觉方家的产业落在了这样一个败家子的手上,定然大厦将倾,是时候考虑接手方家的产业了。

        罗猎道:“掌印的形状和松雪凉子的手掌相符。”

        白云飞不屑地哼了一声道:“窝囊废,咱们中国爷们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

        罗猎道:“看来你的猜测正确,日本人通过控制方康伟以达到控制整个方家产业的目的。”

        两更送上,求推荐,求订阅,求月票支持,感谢秋怀涵梦盟主飘红厚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