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心意乱】(下)

第一百零七章【心意乱】(下)

        白云飞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人盯上了我手头上的肥肉,想要取代我在津门的地位。”和罗猎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却已经看出罗猎的城府很深,如果不透露自己的目的,很难让罗猎坦诚相待。

        罗猎轻声道:“什么人?”

        “日本人!”白云飞的双目中迸射出愤怒的光芒,他的父亲死于清末的甲午海战,母亲带着他从家乡来到津门逃荒,尝尽人间疾苦,将他托付给了戏班之后,母亲选择自尽,从那时起白云飞对日本人就恨之入骨。而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国力迅速增强,又凭借着甲午战争的胜利从中国攫取了巨大的利益,凭借着抢夺的财富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然而这位野心勃勃的近邻非但没有满足,反倒加快了入侵中华的步伐,在满洲掀起日俄战争抢占地盘资源的同时,也悄然在沿海各大城市开始了悄然渗透。

        罗猎道:“你怀疑松雪凉子控制了方康伟?”

        白云飞道:“目前我还没有证据,不过我得到消息,有个玄洋会社势力已经渗透到了津门,他们在我的眼皮底下做起了军火和烟土的生意,我怀疑这个松雪凉子就是玄洋社的人。”这两样生意的大部分份额一直都是白云飞所控制,而新近从其他秘密途径流入津门的烟土和军火越来越多,已经引起了白云飞的注意,大宗物资通过陆路运输成本极高,而且途中层层关卡盘查,北洋政府方面对这些走私生意的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加大,风险极高,想比较而言还是走海路运输最为切实可行。

        白云飞掌控了津门海运走私的不少途径,当然在港口码头份额方面还是方家占得最大,不过方家一直从事正当生意,自然不用担心竞争,可如果方家的产业当真落在了日本人的手中,对白云飞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罗猎在搞清白云飞面临的危机之后,也动起了利用他的心思,虽然白云飞并非好人,可是想要救出小桃红母女目前只能借助他的势力。如果白云飞的推测属实,兰喜妹和松雪凉子就是同一个人,而且隶属于玄洋社,那么她的到来就不仅仅是为了霸占方家产业那么简单,最终的目的或许是通过方康伟掌控整个方家的实业,控制津门码头,利用烟土和军火叩开中华的大门。

        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联想起黑虎岭凌天堡发生的那场事件,这种可能性极大。斟酌之后,他低声道:“我曾经在苍白山狼牙寨见过松雪凉子,不过那时她叫兰喜妹!绰号蓝色妖姬是狼牙寨的八当家。”

        白云飞的表情充满诧异,他重新回到罗猎的身边坐下,仔细倾听罗猎将这件事从头说起。

        罗猎擅长揣摩人心,自然不会将此前发生在苍白山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白云飞,只挑选他感兴趣的人和事重点说明,虽然缺斤少两,但是对白云飞来说这些消息已经弥足珍贵。

        如果罗猎不说,白云飞根本不会怀疑玉满楼,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正在蹿红的梨园新秀竟然是一个杀手。

        罗猎说完之后,白云飞沉默良久方才道:“你的朋友绝不可落在方家人的手中。”

        罗猎点了点头,举目看了看外面越来越大的风雪,轻声道:“我需要过去一趟了,希望能够拦得住他。”

        白云飞道:“我和你一起去,在津门我能够保证他的安全。”

        罗猎等得就是这句话,以白云飞的才智应该已经猜到了方克文的真实身份,不过好在他们现在拥有共同的利益,短期内白云飞不会加害方克文,而他们刚好可以利用白云飞对玄洋会社的警惕来对付那些潜在的敌人。

        不过事情并不顺利,罗猎重新回到方公馆的门外,看到在路边溜达已经变得雪人一样的阿诺和周四平,这两人倒也敬业,在风雪中等候了近两个小时,却没有见到方克文的身影。

        罗猎问清状况之后也感到有些奇怪,方克文竟然没有过来,从他离开的旅馆到方公馆并不远,按理说方克文就算是走也走到地方了,可至今仍然没有出现,难道方克文并没有前来方公馆?

        阿诺摸出不锈钢酒壶灌了两口烈酒,呼出的白汽中都带着浓烈的酒气:“他没来。”

        罗猎看了看仍然络绎不绝进入方家吊唁的人群,来往的人群那么多,只怕阿诺会有疏漏。

        阿诺虽然喝了酒,可是头脑并不糊涂,他强调道:“我和周四平一直都在盯着,只要他来这里,绝对不会逃过我们的眼睛。”

        周四平此时也凑了上来,来到白云飞所在的车窗前点头哈腰地叫了声白爷。

        白云飞嗯了一声,落下车窗,向周四平低声吩咐了几句,其实周四平已经召集了不少的人手,白云飞让他再增加一些。布置之后,他向罗猎道:“有没有兴趣到方公馆给方老太爷上一炷香?”

        罗猎点了点头道:“也好!”刚好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去方公馆查看一下有无方克文的下落。

        两辆汽车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地点,却是白云飞预先安排的手下到了,这些人全都西装革履,顺便带来了刚刚扎好的花圈。

        罗猎心中暗自佩服白云飞做事周详,看来他在来方公馆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吊唁的准备。

        为了老太爷方士铭的这场丧事,方公馆也是戒备森严,名义上是防范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实际上也在防止有人捣乱,在许多人看来,方家在这件事上有些小题大作了,方老太爷乐善好施,德高望重,生前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贫民百姓对他的评价都极高,就算是生意上的对手也极其敬重老爷子的人品,现在老爷子人没了,谁也不会兴起对他的半点儿不敬,至于在葬礼上闹事本身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混账事,聪明人谁都不会去做这种缺德事。

        方家挡住了记者的同时,也挡住了不少曾经蒙受过老太爷恩泽自发前来吊唁的老百姓,虽然进不了方公馆的大门,可老百姓们还是自发组织起来,敬献的花圈已经摆满了方公馆大门两侧的墙壁,方家对这一切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方公馆的门槛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方康伟立下规矩,对前来贵宾一视同仁,所有人不得将汽车驶入方公馆。

        方老太爷的灵堂就设在方家广阔的花园内,方士铭晚年生涯的多半时光都在这里渡过,自从他将生意交给儿子方康成打理之后,就变得深居简出,很少离开这座宅院,平日里至多也就是在院子里散散步,直到方康成急病身亡,方士铭因为悲伤过度中风瘫痪,方才被小儿子方康伟以治病为由送往了仁慈医院。

        方康伟的理由是送到医院可以让老爷子得到更好更为及时的治疗,可是在外人的眼中总觉得这厮有不孝之嫌,以方家的财力,可以轻松聘请一个顶尖医疗团队来家里照顾老爷子的身体,又何必让老爷子远离家门,现在方士铭与世长辞,他的遗体也终于被送回故园。

        方康伟跪在冰冷的灵堂内不停谢礼,身为人子这是他必须要尽的职责,从老爷子的遗体回家到现在,他守在灵柩旁边几乎没有起来过,身体上的疲惫还在其次,他的烟瘾又开始犯了,不停打起了哈欠,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这厮实在是无法坚持下去了,顾不上周围人的诧异眼光,用手帕捂着口鼻,起身匆匆离开灵堂向后方的住处走去。

        进入小楼的大门,方康伟顿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他的书房,顾不上脱去孝服脱掉鞋子,就爬到了逍遥床上,拿起那杆做工精美的大烟枪,手法纯熟地装上烟膏对着油灯用力抽吸起来,接连吞吐了几大口烟雾之后,方康伟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从心底感到一种飘飘欲醉的感觉,整个人舒坦得就像羽化登仙,将烟枪放在小桌的白铜托盘内。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从牙缝中发出一声快意到了极点的呻——吟。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抽上一口,方康伟算是懂得了人间的真谛,人活一世不就是求个满足,吃喝嫖赌的事情他这辈子可没少干,可将四样加起来还是不如一个抽字。

        刚才看到父亲遗容的时候,方康伟的确是有些伤心的,甚至还感到有那么一丁点的歉疚,可这几口烟一抽什么都忘了,快活似神仙,我现在就是神仙。何以解忧,唯有一抽。

        方康伟正在美滋滋回味着福寿膏带给他快感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身穿黑色和服的松雪凉子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身为方士铭的儿媳,本该披麻戴孝,这位新娶进门的姨太太居然对那身孝服极其地抗拒,自作主张地选择了这身黑色和服,在白花花的一片孝服中显得格格不入。方康伟也只能由着她,其他家里人虽然心中不悦,可现在毕竟是方康伟当家,他都不说什么,别人自然不方便指责。

        方康伟有些不满地望着她:“不知道敲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