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起士林】(下)

第一百零六章【起士林】(下)

        罗猎内心中闪过一丝期待,以白云飞在津门的势力想要查出这件事的确不难,可是白云飞不会平白无故地帮助自己。即便是穆三寿当真发了话,白云飞也未必会尽力去做,不过如果白云飞认同了自己有人嫁祸给他的观点,白云飞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像他这种极爱颜面的人是容不得别人冒犯他的尊严,侮辱他的智商,兴许会主动跟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

        罗猎道:“玉满楼不但戏唱得好,枪法也很好!”其实刚才罗猎就已经对白云飞旁敲侧击,要他多多留意这个人,如今的这句话等于点明玉满楼有问题。

        白云飞的表情依然风波不惊:“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罗猎和白云飞分手之后来到电话局,方克文和阿诺两人早已在那里等得不耐烦了。距离此前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看到罗猎的身影终于出现,阿诺急火火迎了上去,今天他居然没有喝一口酒,阿诺发现只有遇到非常变故的时候,他才会将喝酒的事情忘了,整个人进入少有的清醒状态。

        罗猎和他们寻了一家临近的旅馆住下,关上房门,这才将自己刚才的经历说了一遍。

        方克文越听越是着急,直到现在小桃红母女仍然没有任何的音讯,他甚至想到了去报警。

        阿诺道:“这样说来白云飞也是被人嫁祸了,可什么人做得这件事?”

        罗猎摇了摇头,看了看方克文,目前他还没有任何的证据,如果小桃红母女失踪并不是安清帮的报复,那么这件事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和方克文有关。

        方克文心乱如麻,他没有说话,起身走向窗前,猛然推开了格窗,希望扑面而来的冷风能帮助自己冷静下来。

        罗猎低声问起让阿诺给穆三寿打电话的事情,阿诺倒是按照他的吩咐去打电话,可是忙活了半天也没有接通电话,所以根本没有和穆三寿联系上。

        其实联系穆三寿也是罗猎迫不得已的选择,原本他以为小桃红母女落在了白云飞的手中,可现在看来此事应当和白云飞无关。

        阿诺道:“到底什么人要抓她们母女两个?”

        此时方克文转过身来,深思熟虑之后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低声道:“我去方家!”他本来就是极其睿智之人,只不过这五年的幽闭生涯让他变得有些麻木,来到津门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也感觉到方家内部必然发生了剧变,如果安清帮的人没有劫持小桃红母女俩,那么这件事背后的策划者最可能是方家,应当是自己活在人世的消息透露了出去,有人想要利用小桃红母女逼迫自己现身。

        罗猎摇了摇头,冷静分析道:“你现在过去没有任何的作用,如果当真是他们做的,那么你只要现身就会遇到危险,如果不是他们做的,你去方家也于事无补,反而会招惹更大的麻烦。”

        方克文神情激动道:“我能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对我而言没有人比她们更重要。我知道是谁干的,无非是为了方家的产业,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他们放过那娘俩,我连性命都可以不要。”

        罗猎能够体会方克文的心情,可是他绝不赞同方克文的做法,轻声劝说道:“方先生,多一些耐心,白云飞已经答应帮忙去查,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眉目。”

        方克文痛苦地捂住花白的头颅:“我等不下去……一想到她们母女两个,我就心如刀绞……”

        罗猎忽然做了个手势,蹑手蹑脚来到门前,猛然将房门拉开,却见一道身影突然消失在楼道的尽头。罗猎心中大怒,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偷听者意识到自己行藏已经暴露,也顾不上掩饰行踪,沿着楼梯飞快奔跑起来,他身法敏捷,跑到楼梯一半的时候,就腾空从扶手上方飞跃过去,直接跳到对侧,这样大大加快了逃离的速度。

        罗猎岂能容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紧紧跟住对方不放。

        那人率先跑出了旅馆沿着大路狂奔起来,罗猎随后冲出旅馆的大门,腾空跃起,抓住悬挂在屋檐上的冰棱,照着那人的膝弯用力射了出去,冰棱破空而出,高速击中了那人左腿的膝弯,痛得那人闷哼一声,左膝一软,单膝跪倒在了地上,再想爬起逃走已经来不及了。罗猎快步赶到了他的身边,抬脚将他踹倒在了地上,膝盖顶住他的脊背,将那人的手臂反拧到了身后,痛得那人哀嚎求饶。

        罗猎怒道:“说,谁让你跟踪我的?”

        那人哀求道:“罗爷,您轻点儿,轻点儿,我叫周四平,是白侯爷的人。”

        罗猎听闻是白云飞的人,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那人看到已经落入罗猎的手中,也不隐瞒,将白云飞派他悄悄跟踪罗猎,一路来到这里的事情说了。罗猎感叹白云飞狡诈的同时,也暗责自己的疏忽大意,居然被人追踪到了旅社方才警觉。

        这会儿阿诺也来到了外面,看到罗猎抓住了偷听者,撸起袖子,准备上前痛揍那厮一顿,却被罗猎拦住,罗猎将周四平从地上拉了起来,只不过仍然拧着他的手臂:“你老实告诉我,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周四平哭丧着脸道:“爷,我什么都没听到,刚把脸挨在门上,就被您给发现了,我发誓,我要是听到你们说得一个字,让我天打五雷轰。”

        罗猎才不相信赌咒发誓那一套,他并不担心周四平是白云飞的人,真正担心得却是周四平撒谎,如果他来自未知的另外一方,这件事只怕就麻烦了。

        阿诺看出罗猎在犹豫,上前抓住周四平的头发道:“你担心他乱说话,干脆就杀人灭口。”

        周四平吓得魂飞魄散:“爷,两位爷,你们都是我亲大爷,我若是有半句假话让我不得好死,我真是白侯爷的人。”

        这时候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朝他们驶了过来,白云飞的司机从车内下来,走到罗猎面前恭恭敬敬道:“罗先生,得罪之处还望海涵,我家侯爷请罗先生和您的几位朋友去白公馆一趟,有要事相商。”

        罗猎此时对周四平的话再无怀疑,他让司机稍等,借口和阿诺回旅馆收拾东西,想和方克文商量一下,等他们回去之后方才发现,方克文竟然不辞而别。房间的桌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个字,保重!

        罗猎望着那四个字不禁有些头疼,方克文显然是通过这种方式跟他们道别,不想连累他们或许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更重要的一可能却是方克文猜到了劫走小桃红母女的幕后真凶,他要去方家换取两母女的平安。

        罗猎虽然不知道方家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可是他能够断定方克文此行凶多吉少。如果方克文一旦被方家人确认身份,只怕是无法脱身了。罗猎慌忙来到外面,让白云飞的司机开车直接前往方公馆,务必在方克文抵达那里之前将他截住。

        罗猎没有猜错,在他和阿诺先后出门去追周四平的时候,方克文决定趁机离开,他要去方公馆,如果小桃红母女当真是方康伟派人劫持,那么他会用自己的继承权和一切秘密来换取小桃红母女的平安,如果这件事不是方康伟做得,他也希望能够用自己所掌握的秘密换取方家的协助,毕竟方家在津门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正如方克文所说,小桃红母女对他意味着一切,即便是拿他的性命去换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关心则乱,经历大风大浪,非人坎坷的方克文已经完全乱了方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