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白云飞】(下)

第一百零五章【白云飞】(下)

        罗猎心中暗自警惕,静静望着白云飞的明澈双目,试图通过他的这双窗口寻找突破他心灵防线的薄弱环节。

        两人对视良久,白云飞忽然笑了起来,这一笑冰雪消融,凛冽杀机弥散于无形,他点了点头道:“到底是穆三爷的门生,的确有些胆色。”

        罗猎道:“此事和三爷无关。”这句话他倒没有说谎,整件事从头到尾也和穆三寿没有半点的关系。

        这时候佣人走了过来,来到白云飞的面前恭敬道:“老爷,穆三爷的电话接通了。”

        罗猎内心一沉,如果这佣人没有撒谎,那么证明白云飞和穆三爷之间的联系绝非寻常。白云飞这个人显然没有信服自己的身份,而是通过电话向穆三寿来直接证明自己的身份,如果穆三寿否认自己是他的门生,那么别说是营救小桃红母女,就连自己都很难从白公馆脱身。

        白云飞一团和气道:“罗先生稍候,我去接个电话就来。”

        罗猎镇定如常,微笑向白云飞点了点头:“白先生只管去忙,我在这里候着。”

        白云飞让用人给罗猎续上茶水,然后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向书房。

        白云飞这一去足足有二十分钟,对罗猎而言这段时间实在有些煎熬了,他虽然表面平静如昔,可是内心却已经波涛涌动,白云飞这个人很不简单,不排除他故意使诈以此来探听自己虚实的可能,当然也无法排除他当真联系上了穆三寿,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做好准备。罗猎观察周围的布置,如果说刚刚进入白公馆的时候是出于欣赏,而现在更是为了熟悉周围的环境,为事情演变到最坏一步做准备。

        白云飞终于回来,脸上的表情风波不惊,依然是不紧不慢的步伐,来到罗猎面前,歉然一笑道:“罗先生久等了。”

        罗猎笑道:“刚好有机会欣赏白先生珍贵的藏品。”

        白云飞眉头微微一挑,脸上浮现出一丝得色:“也没什么好东西,好在都是真品。”

        罗猎心中暗叹,这厮的口气真大,别的不说,单单是客厅内悬挂的八大山人的花鸟画,每一幅都是价值连城,不知他是使用怎样的手段强取豪夺而来,他笑道:“白先生过谦了。”

        白云飞微笑道:“我从来都不说谎话!”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收敛,冷冷望着罗猎道:“穆三爷说,他从未收过一个叫罗猎的门生!”

        罗猎内心中早已做好了准备,脸上不见丝毫慌张的神情:“三爷在道上朋友那么多,未必对每个人都说实话!”

        白云飞手中的茶盏突然失手落在了地上,精致的茶盏摔得粉碎。

        罗猎剑眉皱起,摔杯为号?他警惕地向四周望去,以为从周围会涌来白云飞的手下,将自己团团包围,若是当真如此,他不得不采取下策,对付白云飞。可事实上这一幕并未发生。只有佣人听到动静,慌忙赶过来清扫。

        白云飞云淡风轻道:“罗先生不必害怕,我做事情不喜欢假手于人!”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样一具单薄的躯体内竟然藏有如此强大的气魄。

        罗猎不卑不亢道:“我做任何事之前会好好权衡一番,可是一旦做了就不会后悔。”

        “不撞南墙不回头?”

        罗猎微笑道:“就算脑袋撞破,墙面上也会被染上鲜血。”

        白云飞听懂了罗猎的意思,他分明是在威胁自己,同时又表达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和气魄。可白云飞居然没有生气,居然点了点头,很认真地想了想道:“小桃红母女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她们也不在白公馆。”

        罗猎静静望着白云飞,从他的表情中并未看出任何的破绽,以白云飞的实力应当没有对自己撒谎的必要。罗猎向白云飞抱了抱拳道:“打扰了!”

        白云飞端起佣人刚刚换上的茶盏,目光看都没看罗猎:“这就想走?”

        罗猎并未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白先生不打算下逐客令吗?”

        白云飞道:“你相信我的话?”

        罗猎点了点头道:“白先生从不说谎话,您在津门手下众多,他们做过的每件事你未必都会知道。”

        白云飞呵呵笑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怀疑我。”他站起身来:“走吧,既然如此,我亲自陪你去找找那辆车,我倒要看看,究竟谁带走了小桃红母女。”

        这下论到罗猎有些糊涂了,本以为白云飞会跟自己翻脸发难,却想不到他的态度居然变得温和起来,此人深藏不露,喜怒无常,还真是不好捉摸,难道刚才当真是穆三寿的电话?阿诺已经联系上了他?

        白云飞看到罗猎仍然坐在那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怎么?当真想赖在我家里不走?”

        罗猎道:“白先生下逐客令了!”

        白云飞道:“穆三爷让我帮他还你一个人情!”

        罗猎终于明白白云飞为何态度转变的原因,原来他果然跟穆三寿通了电话,穆三寿虽然否认收过罗猎这个门生,却在电话中告诉白云飞,他欠罗猎一个人情,让白云飞帮罗猎这个忙。

        白云飞让司机备车,让罗猎随同他一起去和平大戏院,这也是他在津门诸多的产业之一,白云飞之所以选择前往那里,全都是因为那辆车的缘故,罗猎认定劫走小桃红母女的那辆车属于白公馆,所以那辆汽车自然成为最重要的线索,白云飞的汽车不止一辆,可是只有一辆汽车借给了别人使用。

        这个人就是白云飞新近邀请前来戏院驻场的名旦,近两年蹿红的花旦玉满楼。

        罗猎也是抵达和平大戏院之后方才知道这件事的,他们到达和平大戏院的时候,玉满楼正在彩排,听闻白云飞到了,顾不上卸妆就前来迎接。

        罗猎在黑虎岭凌天堡就和玉满楼交过手,除了身上的戏装之外,玉满楼和那时并没有太多分别,仍然是画的彩妆,面如桃李,楚楚动人,虽然二度相逢,罗猎仍然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目,而罗猎却和那时的形象截然不同,当时麻雀将他化妆成为一个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须的粗犷汉子,而今罗猎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也幸亏如此,方才能够不被玉满楼当场认出。

        玉满楼在凌天堡背叛颜天心,在肖天行大寿当日于戏台上突然发难,想要当场射杀肖天行和颜天心,罗猎曾经亲眼见证那一幕,想不到在凌天堡一战之后,玉满楼居然先他一步来到了津门。

        罗猎不由得想起日前所见的松雪凉子,那个和黑虎岭八当家兰喜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日本女郎,心中变得越发困惑,难道松雪凉子就是兰喜妹?她和玉满楼不约而同前来津门并非偶然?

        玉满楼并没有认出已经洗去铅华恢复本来容貌的罗猎,听白云飞介绍之后,还主动去和罗猎握手致意。

        罗猎和玉满楼握了握手。

        白云飞开门见山道:“玉老板,我给你用得那辆汽车在什么地方?”

        玉满楼道:“就停在后院,好几天都没动了。”

        白云飞点了点头,让玉满楼带他们去看看。玉满楼也没多问,带着他们来到后院,看到一辆黑色的雷诺停在后院内。罗猎围绕那辆车走了一圈,发现车辆并没有移动的痕迹,因为汽车是停在露天,前两天刚刚下过雪,所以车身上落了不少的积雪,周围地面也没有任何的车辙,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看出这辆车这几日并没有开出去过。

        罗猎心中不由得奇怪起来,难道是阿诺看错了?可是他很快就从汽车周围的脚印分布中看出了端倪。

        玉满楼道:“白先生是不是要用车?”

        白云飞摇了摇头,双目望着罗猎意味深长道:“有人说我的这辆车曾经去津门火车站接走了两个人,所以我特地过来证实一下。”

        玉满楼闻言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从下雪那天我就一直留在这里排演,连戏院的大门都没有出去过,这辆车始终都停在后院,什么人胡说八道?”说话的时候盯住罗猎,显然认准了就是罗猎在搞事。

        罗猎的脸上难免流露出尴尬之色,他留意到这辆车果然是黑色法产雷诺,车牌号和阿诺记下得也没有任何分别,心中暗自奇怪,阿诺不会向自己撒谎,这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怎会有两辆一模一样的汽车,一模一样的车牌号?

        难道是白云飞欲盖弥彰,用这样的方法来搪塞自己?转念一想没有任何可能,这样做等同于掩耳盗铃,以白云飞的头脑和智慧怎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想到这里,罗猎内心一动,难道有人开着同样型号的雷诺汽车,伪造了白云飞的车牌号?故意将矛头引向白云飞?他的目光向车牌蜻蜓点水般扫了一眼。然后歉然笑道:“想来应该是我朋友搞错了。”

        玉满楼呵呵冷笑道:“罗先生做事最好还是要谨慎一些,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白先生什么身份地位,您可不能惹他生气哦。”脸上已经显现出愠色,摆出一副想要兴师问罪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