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白云飞】(上)

第一百零五章【白云飞】(上)

        罗猎其实在伸手之前已经预计到自己很可能会遭到白云飞的拒绝,不过既便如此他还要表明自己的诚意。

        白云飞虽然犹豫了一下,不过他最终还是伸出手去,握住罗猎的手道:“罗先生,幸会!幸会!”

        罗猎知道白云飞之所以肯跟自己握手,绝不是给自己这个陌生人面子,而是冲着黄浦穆三爷,通过这番试探罗猎也可以做出初步的判断,白云飞对穆三寿这位江湖前辈还是给面子的,看来自己打着穆三寿的旗号并没有错,从白云飞手中营救小桃红母女的希望也大大增加。

        白云飞邀请罗猎落座,让佣人斟茶。撩起长衫,翘起二郎腿在罗猎右首坐下。

        罗猎悄悄观察白云飞,发现这位威震津门的枭雄人物非但相貌清秀,而且一举一动都透着文雅气度,其实能够震慑群雄的未必需要天生恶相霸气侧漏,也不一定要拥有强健的体魄和过人的武力,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应该是头脑和智慧。

        罗猎品了口茶,轻轻将茶盏放下,微笑道:“在下罗猎,是穆老爷子的门生,在黄浦的时候就久仰白先生大名,一直都想找时间过来拜会,今次刚巧路过津门,于是就冒昧前来,顺便替穆老爷子给白先生问一声好。”反正白云飞目前不知道自己的底细,既然利用了穆三寿这张牌,就一定要将牌用好,起到最大的效果。

        白云飞微笑道:“罗先生客气,穆老爷子也客气了,三年前白某去黄浦,承蒙穆老爷子盛情款待,老爷子慷慨好客让我温暖至今,穆三爷身体还硬朗吗?”

        罗猎点了点头道:“好的很,好的很!”心中却不免有些忐忑起来,从白云飞的这番话中能够听出,他和穆三寿曾经见过面,而且路过黄浦的时候,穆三寿还待为上宾,不知他和穆三寿的交情到底如何?若是相交匪浅,自己这个冒牌门生很容易穿帮。

        白云飞道:“说起来我也有三年未曾去过黄浦了,有机会过去,一定当面拜会他老人家。”

        罗猎放下心来,白云飞无意中透露的信息表明他和穆三寿之间的交往并不频繁,三年之中可以发生太多的事情,自己精心编织的谎言暂时不会露出破绽,他笑道:“等我回去一定向老爷子转达白先生的问候。”说完他取出了一盒上好的古巴雪茄,来此之前他特地打听过,白云飞喜欢抽烟,尤其是喜欢雪茄,这盒雪茄烟是陆威霖临走时送给他的礼物,罗猎还没来得及抽,这次居然派上了用场。

        白云飞显然是识货之人,接过雪茄打开木盒,从烟草的味道已经闻出这雪茄烟是上品,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白云飞才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免费的午餐,他呵呵笑了一声道:“罗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居然还给我带来了礼物。”

        罗猎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白云飞也不客气,微笑道:“盛情难却,那我只好收下,罗先生这次来津门是公干呢还是寻亲访友?”

        罗猎道:“寻亲!”

        白云飞道:“原来罗先生在津门有亲戚啊!”

        罗猎道:“失散多年的表姐,只是这次却扑了个空。”

        白云飞眉峰一动,从罗猎的话音中他瞬间已经判断出对方此次前来另有目的,轻声道:“不知罗先生的表姐是谁?说出来看看我能否帮得上忙?”

        罗猎道:“她本名陶映红,艺名小桃红,带着一个女儿,此前是在山西路庆福楼卖艺为生的。”

        白云飞此时心中已经完全明白,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方果然是有备而来,点了点头道:“可有线索?”

        罗猎静静望着白云飞的双目道:“有人看到她们娘儿两个在火车站被白公馆的车接走了。”他说得委婉,并没有用上劫持二字,在白云飞这种聪明人面前没必要将话说的太透。

        白云飞不慌不忙地饮了口茶,然后将茶盏轻轻放在了桌面上:“罗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

        罗猎道:“若是白先生能够帮我这个小忙,在下愿重金酬谢!”

        白云飞呵呵笑了起来:“重金?”

        罗猎道:“在下的那点银子自然入不得白先生的法眼,不过诚意拳拳,还望白先生能够赏我一个薄面。”

        白云飞道:“多少诚意?”

        他的这番话在罗猎的理解等于是询价,罗猎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双手放在白云飞的面前。

        白云飞在银票上扫了一眼道:“两千大洋,这小桃红母女居然这么值钱?不过……”他伸出一根手指将银票推了回去:“我这个人虽然爱财,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别人知道我收了穆三爷门生的钱,岂不是要笑我白某贪图蝇头小利不顾江湖道义。”两千块大洋被他说成了蝇头小利,可见白云飞的财大气粗。

        罗猎笑道:“白先生果然高风亮节,义薄云天。”心中暗忖白云飞莫不是嫌少?

        白云飞却是陡然话锋一转道:“打狗还需看主人!”脸上和蔼的表情顷刻间尽数褪去,阴沉的目光望着罗猎道:“宋秃子是我的人,不知他得罪了谁?有人居然用下三滥的手段迷了他的心智,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光溜溜跑到了大街上。”此事早已传遍津门,虽然发生在宋秃子身上,可是却让整个安清帮成为笑柄,让素来高傲的白云飞颜面尽失。

        罗猎暗叫不妙,从白云飞突然变脸来看,这厮显然没那么好说话,穆三寿这张牌未必灵光。

        白云飞唇角露出一丝冷笑道:“罗先生知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样对付宋秃子?”

        罗猎道:“那件事是我做的!”否认没有任何的意义,自己主动登门,以白云飞的能量想要查出这件事并不难,还不如坦荡承认。

        白云飞并没有料到罗猎居然会这样痛痛快快地承认:“你不知道他是我的人?”

        罗猎道:“事后方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我仍然要为我的小外甥女出那口恶气,恃强凌弱,抢走一个五岁孩子好不容易得来的那点赏钱,白先生以为他这样的作为不丢您的面子?”每个人都有弱点,虽然罗猎不知白云飞本性善恶,可是却了解此人极爱颜面,无论怎样,宋秃子欺负那可怜的娘俩在道义上都站不住脚。

        白云飞冷冷望着罗猎道:“罗先生在教训我吗?”

        “不敢,只是将实情说出。对付宋秃子的人是我,此事也和小桃红母女无关,还望白先生高抬贵手放过她们,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事情找我问罪就是。”

        白云飞呵呵笑了起来:“不愧是穆三爷的门生,口气还真是不小,穆三爷难道没有教过你在人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的道理?这里不是黄浦,也没有穆三爷罩着你,如果你不巧得罪了谁,很可能就再也回不去黄浦了。”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可是字句之间杀机隐现。

        罗猎道:“所以我才来找白先生。”

        白云飞重新将茶盏端起,轻轻拨动盏盖,撞击茶盏的上缘发出悦耳的声响,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方才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自投罗网,趁着没被找上门之前,有多远走多远!”

        罗猎泰然自若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汉,可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道理还是懂得的,岂能让他人因我受累?”

        白云飞一双比女子还要妩媚的妙目瞟了罗猎一眼,目光不怒自威,杀机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