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变故生】(下)

第一百零四章【变故生】(下)

        罗猎从方克文焦急的神情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安慰他道:“兴许去买吃的了,又或者去厕所了。您在原地等着,我去周围看看。”

        方克文点了点头,罗猎还未走远,就看到阿诺气喘吁吁走了过来,罗猎喊了他一声。阿诺发现他们两个,慌忙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坏……坏了……”

        罗猎心中暗叫不妙,他和阿诺两人分头行动寻找方克文一家的下落,自己在仁慈医院门口找到了方克文,阿诺则来到了火车站,他十有八九见到了小桃红母女。

        方克文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诺看来累得不轻,大喘了两口气道:“小桃红娘俩被人给抓走了……”

        方克文听到这消息有若五雷轰顶,冲上去抓住阿诺的手臂,大吼道:“什么人?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

        阿诺被方克文掐的手臂隐隐作痛,苦着脸道:“你放开我再说!”

        罗猎提醒方克文务必冷静,阿诺这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按照他和罗猎的约定,阿诺来火车站找人,他刚刚看到小桃红母女二人,就看到一群人抢走了思文,小桃红为了夺回孩子,追了上去。

        在火车站门前,这群人冲上去将小桃红母女拖上一辆法产雷诺汽车,然后驱车离开。

        阿诺叫了辆黄包车跟了上去,可惜车速太快,很快就跟丢,不过他记下了车牌号,那黄包车夫告诉他,汽车是属于白公馆的,那些人全都是安清帮白云飞的手下,所以即便是现场有警察看到也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谁都知道津门安清帮的势力,谁也不敢轻易招惹白云飞那帮人。

        方克文听说小桃红母女被安清帮的人抓去,顿时乱了方寸,他将她们母女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咬牙切齿道:“我去要人!”

        罗猎一把将方克文抓住:“方先生,你以为这样登门就能够把人要回来?”

        方克文怒吼道:“为了她们娘俩,我就算牺牲性命也不足惜。”

        罗猎道:“牺牲性命能够将人救回来倒也值得,就怕你搭上了性命也无法将她们救出火坑。”

        阿诺跟着点了点头道:“罗猎,你主意多,帮方先生想想办法。”

        罗猎皱了皱眉头道:“我看这件事应该和昨天庆福楼的那场风波有关,这样吧,我一个人过去。”

        方克文道:“你一个人过去?”

        罗猎点了点头,毕竟安清帮的这场报复很可能是因为昨天自己捉弄宋秃子引起,方克文目前并不适合公开露面,这个世界上很少有钱摆不平的事情,虽然他还没有收到叶青虹的那笔丰厚尾款,可是手头还是有一些银洋的,相信安清帮的人应当不会跟钱过不去。

        方克文道:“我跟你一起去。”

        罗猎道:“没必要!你和阿诺在外面负责接应,如果我进去两个小时还不能出来,阿诺,你就去电话局打这个电话。”他将事先写好的纸条儿递给了阿诺。

        阿诺道:“找谁?”

        罗猎道:“穆三爷,他和叶青虹还欠我一大笔尾款,让他帮我解围!”

        阿诺用力点了点头,小心将电话号码收好了。

        方克文望着义薄云天的罗猎,内心之中百感交集,如果说自己曾经帮助过罗猎,可是早在苍白山罗猎就已经偿还了自己所有的人情,在自己遇到麻烦的时候,罗猎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这份友情,自己将永铭于心,如果今次小桃红母女能够平安脱险,他来世将结草衔环报答罗猎的恩情。他充满忧虑道:“白云飞那个人少年得志,心狠手辣,在津门无人敢惹,你务必要小心。”

        罗猎淡然笑道:“只要是人就会有缺点,再说了,我登门是跟他谈交易,又不是拼个你死我活。”

        方克文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罗猎的肩膀,低声道:“珍重!”

        如果说方士铭是津门传统商界的杰出代表人物,那么白云飞就是津门江湖门派中新近崛起的翘楚,他今年刚刚三十岁,儿时因家境贫寒进入戏班学戏,后来得到一代名伶焦成玉的赏识,有幸拜入这位大师门下学戏,拜师之后突飞猛进,十二岁就正式登台唱起了花旦,白云飞就是他师父给他起的艺名。

        白云飞少年成名,在师父的悉心栽培下很快就在京津一带走红,只可惜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他的才华来得快去得也快,十四岁那年突然因一场急病失了声,病好之后,嗓子再不复昔日的状态,对一名花旦来说,嗓子原本就是立业扬名的最大本钱,失去了这一本钱,自然没有了谋生的手段,于是白云飞从众星捧月的台柱变成了连戏词都没有的龙套,他性情孤傲,哪能咽得下这口气,于是就离开了戏班。在人世间摸爬滚打数年之后,不知怎么就混进了安清帮,凭借他的精明头脑和在戏台上修炼的一身不错功夫很快就闯出了一番天地。

        白云飞做事坚韧果断,为人心机深沉,从双手空空的一介布衣能够爬升到如今津门最具实力帮派的当家人就证明了他超人一等的手腕。

        白云飞父母早亡,最敬重的师父也在他十三岁那年瘫痪了,如果不是焦成玉瘫痪,白云飞或许不会走上这条江湖路,不过他虽然对其他人绝情狠辣,唯独对这位师父孝敬有加,这十八年来焦成玉一直都依靠他来奉养。

        白云飞很爱面子,做事高调,在津门五大道的重庆道买下一座中西合璧的公馆,在他隔壁就是昔日大清朝庆亲王的公馆,人们通常将庆亲王的公馆称为庆王府,而白云飞和王爷比邻而居,他的白公馆也被人戏称为侯爷府,手下的那帮兄弟为了溜须拍马常常尊称他一声白侯爷,时间久了,白侯爷也就变得声名远播,不知内情的人真以为白云飞有王室的背景了。

        罗猎来到白公馆前,摁响了门铃,不多时就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过来打开了房门上的小窗,那人表情倨傲,冷冷扫视了罗猎一眼,从门房的态度就能够看出其主子的身份,这世上多得是狗仗人势之辈。

        罗猎微笑道:“请问白先生在吗?”

        那人上下打量着罗猎:“你是谁?和我家侯爷可曾有约?”

        罗猎笑道:“在下罗猎,从黄浦来,是穆三寿穆三爷的门生,今次路过津门特来拜会白侯爷。”罗猎之所以打着穆三寿的名号前来也是无奈之举,穆三寿名震黄浦,在江湖上绝对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只要是江湖中人多半都会知道黄浦穆三爷的名号,白云飞乃是津门的风云人物,既然是同道中人,他和穆三寿即便没有太多的交集,也应当听说过,如果罗猎实打实自报家门而来,恐怕白云飞不会有兴趣见一个素昧平生之人。

        守门人点了点头道:“罗先生稍等,容我去通报一声。”在罗猎报出穆三寿的名号之后,对方的态度明显友善了许多,足以证明他也知道穆三寿的名头。

        罗猎在门前等了一会儿,大门缓缓开启,却是那守门人通报之后回来,向罗猎微笑道:“罗先生请,我家先生请您进去。”

        罗猎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穆三寿的招牌果然奏效,在守门人的引领下走入白公馆,津门五大道这种中西合璧的建筑很多,白公馆从外面看完全是西洋建筑风格,可内部装修却和外观大相径庭,采用的中式装修。深红色红橡木地板,黄花梨贝壳镶嵌的全套家私,纯然一色的白色墙壁上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几幅水墨花鸟画,从落款来看居然是八大山人朱耷的作品,虽然无法断定画品的真伪,不过单从客厅的布置和装饰来看,这位白云飞还是具有相当的品味。

        罗猎欣赏客厅陈设的时候,津门侯爷白云飞缓步走下楼梯,他中等身材,保养极好,黑色头发五五中分,梳理得极其柔顺,肌肤白皙细嫩,面部的轮廓极其柔和,长眉弯弯,五官精致,男生女相,难怪白云飞当年会被焦成玉收为弟子。

        白云飞穿着黑色长衫,圆口布鞋,虽然下楼的速度不快,可是每一个动作都透着干练利落,毕竟是戏班出身,举手抬足都能够现出功夫。

        罗猎微笑迎了上去,客客气气道:“白先生!久仰久仰!”他主动向白云飞伸出手去。

        白云飞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这一笑脸颊之上居然泛起两个浅浅的梨涡,比起多半女子笑得还要妩媚一些。如果不是事先就已经得悉了白云飞的来历,罗猎几乎会认为他是女扮男装。

        白云飞清澈的双目打量了一下罗猎,目光旋即又落在罗猎的手上。

        罗猎其实在伸手之前已经预计到自己很可能会遭到白云飞的拒绝,不过既便如此他还要表明自己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