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变故生】(上)

第一百零四章【变故生】(上)

        罗猎点了点头,纵然身为外人,可是从他们来到津门后看到的一切也能够轻易得出这样的结论,他轻声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方克文摇了摇头,他的自尊不允许自己这样做,尽管他已经将眼前的年轻人视为了自己的朋友。

        “明天我就会带着她们娘俩儿离开津门,这顿饭就算是告别吧。”虽然他认为自己对罗猎的隐瞒很不够意思,但是出于对家人的保护,他不得不这样做。

        罗猎没有追问,端起小黑碗跟方克文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在阿诺去赌场赌博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出去了解了一些方家的状况,现在方家有很多和日本人合作的生意,罗猎甚至猜测在方克文失踪的这几年中,方康伟利用见不得光的手段霸占了家产。可是方克文在经历五年生不如死的幽闭生涯之后,钱财对他而言如同浮云,这个世上他最为在意的应当只是小桃红母女。

        离开未免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至少可以让他远离是非,远离争斗,一家三口若是能够从此过上平静的生活,对方克文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罗猎忽然又想到了仍然躺在仁慈医院的方老太爷,方克文是不是可以真的放下方家所有的一切?

        方克文道:“我是不是很不孝啊?”

        他的问话对罗猎而言多少有些突兀,罗猎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方克文应当已经猜到了家族中发生的一切,离开津门,不但意味着放弃了本该属于他的财富,也意味着他放弃了病中的爷爷,放弃了查明家族剧变的真相。

        罗猎用方克文刚才的那句话回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他相信方克文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必然经过了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别人的对错,自己无法评判。

        方克文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怎样做?”

        罗猎很认真地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没有牵挂!”

        方克文内心一颤,罗猎虽然年轻可是他的目光之敏锐,心思之缜密却难得一见,他的这句话正切中了自己的要害,支撑方克文在九幽秘境活下来的原因是牵挂,他牵挂小桃红,牵挂他离开时尚未出生的骨肉,正是因为这份牵挂,才让他对生命格外的珍惜,才让他在旁人无法想象的恶劣环境下生存下去。而当他重返津门,看到小桃红母女的那一刻,他的内心就开始变得患得患失,尽管他明白方家必然发生了大事,可是他却不敢面对这个现实,甚至不敢去探察这一系列事件背后的真相。不是害怕,而是担心有可能给小桃红母女带来麻烦。

        罗猎道:“早些去睡吧,珍惜身边人,珍惜眼前的一切,永远都不会错。”

        方克文抿了抿嘴唇,端起面前的酒碗一饮而尽,他低声道:“也许我注定要做一只鸵鸟。”鸵鸟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通常会将脑袋埋在沙堆里,什么都看不见了,以为这样危险就会过去。

        罗猎道:“做鸵鸟也没什么不好。”其实这些年来,他何尝不是在逃避?有些事毕竟已经发生过,有些事毕竟是现实,逃得开吗?佯装看不到就不会发生吗?

        清晨,阿诺从宿醉中醒来,感觉整个头颅仿佛就要裂开一样,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抓起桌上的茶杯,将里面的隔夜茶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仍然感觉嗓子渴得冒烟,拉开房门,看到罗猎拎着行李箱走出了隔壁的房间,阿诺挠着满头乱糟糟的金毛道:“喂!这么早,哪儿去啊?”

        罗猎道:“你忘了,昨儿答应我咱们今天乘车去黄浦,票我可都买好了。”

        阿诺打了个哈欠:“老方呢……”

        罗猎道:“一早就走了,你最好快点,不然咱们只怕赶不上火车了。”

        阿诺草草洗了把脸,套上衣服,带着昨天仍未消退的酒意,跟罗猎一起走出了旅馆的大门,街边一个报童挥舞着报纸大声吆喝着:“号外!号外!津门方家老太爷方士铭昨夜去世,方家万贯家财终归何处……”

        罗猎心中一怔,昨日上午才陪同方克文探望过方老太爷,想不到老先生居然晚上就去世了,他买了一份报纸,果然看到头版头条上刊登着方士铭的讣告。

        阿诺这会儿清醒了一些,凑在一旁看了看道:“方克文的爷爷?”

        罗猎点了点头。

        阿诺道:“方克文知不知道?”

        罗猎的目光投向远处,几名小报童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数十年来方士铭都是津门首屈一指的风云人物,他的死必然引起津门震动,此刻消息只怕已经传得满城风雨,方克文又不是聋子,很可能已经得到了消息。以他对方士铭的感情,应该不会无动于衷。

        罗猎低声道:“阿诺,咱们分头行动,你去火车站看看他走了没有,我去仁慈医院。”

        两人就地分手,罗猎叫了辆黄包车直奔仁慈医院而去,来到仁慈医院的大门前,就看到大门挤满了前来采访的记者。罗猎四处张望,很快就在围观的人群中找到了方克文的身影,方克文带着墨镜,尽管如此,仍然可以看到他的眼泪肆意奔流。在方克文的身边并没有看到小桃红母女,看来他应当是独自前来。

        罗猎悄然来到方克文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沉浸在悲伤中的方克文此时方才惊觉,转脸看到了罗猎,转过身去,偷偷抹去脸上的泪水。

        罗猎之所以前来是因为担心方克文会因为悲痛过度失去理智而暴露身份,看到方克文虽然悲伤可是并没有丧失理智这才放下心来,低声劝道:“节哀顺变。”

        三辆黑色的小轿车从医院内鱼贯而出,紧随其后的是运送棺椁的卡车,记者们本想蜂拥而上,拦住轿车进行采访,方家显然早已做好了方方面面的准备,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率先走过来将记者们阻拦开来。

        方克文含泪望着那辆载着爷爷灵柩的卡车,心中悲伤难忍,昨天甚至没有来得及和爷爷多说一句话,想起爷爷昔日的音容笑貌,内心中更是情难自禁,罗猎担心他过于悲伤引起外人的注意,低声提醒他道:“老先生的遗体已经送走了,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方克文点了点头,转身想走,可是双腿却软绵绵失去了力气,眼前一黑险些扑倒在地上,幸亏罗猎及时将他扶住。罗猎扶着他来到了路牙石上坐下,从街边买了一碗大碗茶送到方克文手里,方克文喝了大碗茶,情绪方才平复了一些,充满内疚道:“我对不住他老人家。”他知道爷爷对自己是寄予很大希望的,老爷子一生要强,到最后竟然落到如此下场,从昨天匆匆一晤就能够看出老爷子心中的不甘,和小桃红一样,爷爷心中同样认为自己有朝一日会回来,他有太多的话想要对自己说,可是并未来得及开口。

        爷爷的突然离世让方克文的内心变得更加的矛盾,他本想带着小桃红母女俩悄悄离开津门,无论方家发生了什么,也要等安顿好她们母女之后再说,他甚至想过,即便是方家的家业落在了方康伟的手中,即便是自己一无所获也没什么要紧,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此前五年的幽闭生涯已经让他明白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离开津门,就听说了爷爷去世的消息,方克文又怎能当作一切没有发生,于是他让小桃红母女二人暂时在火车站等着,自己则来到仁慈医院,默默为爷爷送行,他甚至来不及见到爷爷最后一面,心念及此又怎能不难过。

        方克文刚才几乎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恨不能冲入仁慈医院去看看爷爷的遗容,可最后关头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还是让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已经死了的好。在路边默默坐了好一会儿,情绪平复之后,方克文向罗猎充满感激道:“谢谢!”

        罗猎道:“你有什么打算?”

        方克文想起仍在车站等待自己的小桃红母女,如今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她们,他低声道:“我去火车站。”

        罗猎担心方克文有所闪失,跟上去和他一起前往火车站。

        叫了两辆黄包车将他们送到了津门火车站,方克文来到当初分别的地点,却发现小桃红母女并未在约定地点等候,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半,距离他们原本要搭乘的火车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方克文先是考虑她们母女会不会乘车先行离开,可转念一想,小桃红明明答应了在这里等着自己,没可能不辞而别,心中顿时焦躁起来,他的目光四处搜寻,期望能够找到她们的踪影。

        罗猎从方克文焦急的神情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安慰他道:“兴许去买吃的了,又或者去厕所了。您在原地等着,我去周围看看。”

        方克文点了点头,罗猎还未走远,就看到阿诺气喘吁吁走了过来,罗猎喊了他一声。阿诺发现他们两个,慌忙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坏……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