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见月明】(下)

第一百零三章【见月明】(下)

        小桃红现在并不想提起这件事,轻声道:“以后再跟你说,我们娘俩儿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你回来了,我们苦日子也算熬完了。”

        方克文道:“我不是跟你说过,若是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困难就去找我爹。”想起已经病故的父亲,方克文不禁黯然神伤。

        小桃红道:“你答应我会回来,所以我寻思着再苦也就是多熬几天,可没成想一等你不来,二等你还不回来,不知不觉就等了五年,等得我都老了。”

        方克文摇了摇头道:“不老,在我心中你永远是世上最美的那个。”

        小桃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声道:“你走后,倒是遇到了一些麻烦,本想去找你爹来着,可是后来听说你爹生了重病,没多久就过世了,你又不在家,无论你们方家认不认我,可是思文总是你们方家的血脉,我不敢前去吊唁,只能等你爹下葬之后,带着思文偷偷去你爹坟前祭拜,也算是替你尽了为人子的孝道。”

        方克文感动的眼眶湿润了,小桃红虽然出身卑微,可是她却是如此善解人意,独自抚养女儿长大,苦苦守候自己那么多年,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尽力补偿她们娘俩,也唯有如此才对得起小桃红对自己的辛苦付出。

        小桃红道:“我本想悄悄地去,不引起外人注意,却没想到离开的时候遇到了老太爷。”她口中的老太爷就是方克文的爷爷方士铭。

        方克文此时方才想起自己前往庆福楼寻找小桃红的起因,爷爷显然是知道小桃红下落的,还说让自己去找小桃红询问方家发生的一切。

        小桃红道:“老太爷其实早就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他对我说你可能已经死了,我坚决不信,老太爷给了我一张银票让我离开津门好好过日子,我没收,他应当也猜到了思文的身份,临别之时,他说他和我的想法一样,也觉得你还活着,他提醒我若是留在津门,绝不要主动和方家人联络。”

        方克文这才将自己是受了爷爷的指引前来找小桃红的起因说了,小桃红听完也颇感差异,惊奇道:“他果真这样说?除了老太爷之外,我和方家的任何人都没有联系,我怎会知道方家的事情?”

        方克文道:“你仔细想想,当时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小桃红苦苦思索,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对了,他送给逗儿一个长命锁。”她来到熟睡女儿的身边,小心从她的颈上拽出那只长命锁。

        方克文看得真切,这只长命锁正是自己小时佩戴的那一个,也就是说爷爷肯定已经猜到了思文的身份,否则不会将这只长命锁给她。他小心将长命锁取下,然后转动锁底部的三个转轮,这长命锁构造精巧,可以通过转动改变转轮上方的字体排列,长命锁发出喀嚓一声轻响,前后解体开来,中空的内部现出一个小小的纸卷儿,方克文将纸卷取出展开,却见上方写着三个字——惜金轩。

        小桃红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他,等到方克文将纸卷展开,方才小声问道:“这是什么?”

        方克文道:“地名。”他的声音抑制不住激动,老太爷一生从商,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才为方家打下了这大大的家业。虽然方克文至今不知方家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可是他坚信见惯大风大浪的爷爷不会那么容易翻船。

        方克文自从知道小叔方康伟成为方家掌权人的那刻起就感觉有些不对,在见到爷爷之后,他的这种感觉变得尤为强烈,老太爷并不糊涂,非但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指引他前来和小桃红母女重聚。从小桃红的叙述中不难推断出,爷爷早已知道思文是自己的骨肉,是他们方家的骨血,而老太爷并未公开相认,仍然眼睁睁看着她们母女受苦,其中最可能的原因就是,那时老太爷已经意识到家族危机的到来,他甚至无法保证自身的安全,没有承认小桃红母女的安全其实是出于对她们母女的保护。

        老太爷生性霸道,权力欲极重,即便是他已经指定方克文的父亲方康成为接班人,可是每当遇到重大的事情仍然要他来亲自拍板定案,可以说老太爷在方克文失踪之前始终都是方家最高的统治者。方克文此番归来,发现方家发生的变化并不比自己身上发生的少,父亲病逝,爷爷瘫痪,方家的大权居然落在了老太爷最不看好,也是最不争气的方康伟手中,表面上看方康伟是方家如今幸存的唯一男丁,继承家业理所当然,可是爷爷在医院的那番表现让方克文不能不怀疑这其中暗藏阴谋。

        老太爷留有后手,惜金轩方克文再熟悉不过,他生性贪玩,当年家里将他送往燕京大学学习金融,而他对金融专业毫无兴趣,反倒是对冷僻的考古专业情有独钟,于是偷偷转去了考古系,师从在考古和历史两大领域都拥有很高建树的麻博轩教授,此事被家族知道之后,气得父亲方康成几乎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到后来还是老太爷出面化解了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

        这惜金轩位于北平琉璃厂,也是因方克文爱玩而结缘,那时候,他闲暇时间常常前往琉璃厂溜达,收购一些古董文物,时间长了发现这样闲逛收获不大,于是就兴起了开间铺子收购古董的念头,这事儿他也不敢跟父亲直说,只能找老太爷商量,老太爷虽然为人严厉,可对他这个孙子却是极其宠溺的,当时并没有表态,可后来却不声不响在琉璃厂盘了一间铺子,修整一新之后,在方克文二十二岁生日那天送给了他。

        方克文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当时爷俩儿约定,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除了他们之外谁都不说,连方克文的老爹也不例外。方克文的身上毕竟有着富家公子哥的毛病,感兴趣的事情太多,做事儿缺乏长性。更何况琉璃厂鱼龙混杂,想要在那里将生意经营得风生水起并不容易,他的热情也随着大学毕业而渐渐消退,临毕业那一年几乎连店铺的门都不登了,大学毕业之后,家里送他前往欧洲游学,他更是将自己的这间铺子忘了个干干净净,后来偶然想起问过老太爷,老太爷只是淡淡说了句已经转了,此后方克文就再也没有想起过。

        如果不是打开这只长命锁,方克文几乎忘了自己曾经有过那么一间铺子。以他对老太爷的了解,老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留下这件东西的,长命锁是自己从小所戴,他送给了思文,破解密码的方法只有自己和老太爷知道,而老太爷在长命锁内藏了这个只有他们爷俩儿才知道的店铺名字,显然是有意为之。

        方克文的内心激动不已,爷爷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的内心中应当和小桃红也是一样,相信自己终有一日会归来。

        小桃红打了个哈欠,柔声道:“该睡了。”

        方克文此时内心颇不平静,他低声道:“你先睡,我出去走走。”

        小桃红点了点头,体贴地为他披上棉袄:“夜冷风寒,别呆太久了。”

        方克文点了点头,走出房间,小心将房门带上,正看到罗猎搀扶着已经喝得烂醉如泥的阿诺回来,方克文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帮助罗猎将房门开了,罗猎将阿诺拖到了床上,然后帮他褪下皮靴,气喘吁吁道:“这家伙死性不改,偷偷去赌场输了个精光,喝成这副样子回来。”望着躺在床上呼声震天的阿诺,罗猎也是无可奈何,本以为这货在苍白山的连场战斗中已经激起了斗志和血性,从此洗心革面,积极面对人生,却想不到从苍白山归来之后马上就故态复萌了。

        方克文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或许他有心事!”

        罗猎听出方克文话里有话,拿了棉被帮阿诺盖在身上,转身向方克文道:“这么晚还没睡?”

        “睡不着!”方克文说完又建议道:“出去喝两杯。”

        罗猎笑了起来:“小别胜新婚,方先生难道没听说过这句话?”

        方克文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隔壁有家夜市。”并非是他不想陪着小桃红娘俩儿,只是他满腹心事,想要找人倾诉,又担心小桃红为自己担心。

        罗猎陪着方克文来到了旅馆隔壁的夜市,这样的夜市在津门港区很常见,日租界倒不是太多。一口砂锅,里面炖着各式猪杂,热乎乎的一锅,配上花生米,海带丝之类的凉菜,三五个人,再来上几斤散酒,保你可以尽兴而归。

        换成过去,讲究生活格调的方克文是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夜市档口的,可他的高傲已经被五年幽闭生活磨砺得干干净净,现在的他甘于沉寂,即便是在黑夜里,仍然不愿发出一丝一毫的光彩。

        方克文抿了口酒,低声道:“方家出了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