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庆福楼】(下)

第一百零二章【庆福楼】(下)

        方克文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那女娃儿,故而将发生的一切看了个清清楚楚,刚才伸脚去绊女娃儿的乃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光头壮汉,满脸狰狞,嚣张跋扈,此人是混迹于山西路一带有名的混混儿诨名宋秃子,也是津门安清帮头目白云飞的门下。

        津门地处九河下梢,是北方水路运输的中转枢纽,燕王朱棣于公元一三九九年,挥师南下,从三岔口渡河袭击沧州,从那里展开了征战天下的帝王历程,他因此将三岔口视为自己奠基兴业的风水宝地,赐名天津,意思就是天子渡津之地。从那时起津门逐渐成为船舶云集,商业繁盛之地,而帮会势力随之而来,津门的航运业大都控制在帮派势力的手中。白云飞、宋秃子之流乃是其中的一支安清帮,安清帮最早为洪门的一支,违背了洪门反清复明的忠义宗旨,另立山门以安清保清为己任,所以被洪门正宗视为叛徒。洪门有一谚语:由清转洪,披红挂彩;由洪转青,抽筋剥皮,由此可见对叛徒的切肤之恨。

        安清帮投靠清朝之后,清廷责成安清帮护送军粮,从余杭运到通州,沿着运河设立码头官,分段护卫。而长江航运大都在洪门的势力范围内,所以洪门见到安清帮护送的粮船就打,双方火拼仇杀不断。直到后来海运发达,粮食改由海道北运,京杭大运河也逐渐失去了作用,安清帮谋生立命的基础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转而投向了其他的行业,开设赌场、妓院、烟馆、戏院、澡堂、茶楼、饭庄、旅店,乃至走私烟土,贩卖人口,或为军阀、政客、资本家充当保镖、杀手、刺客。逐渐演变成为结交官府,坐地分赃的恶霸集团。

        其实周围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宋秃子的作为,只是碍于这帮人的势力,敢怒而不敢言,心中无不暗骂宋秃子下作无耻,竟然对一个小女娃儿下黑手。

        那女娃儿摔得好不疼痛,摔到时牙齿将嘴唇咬破,嘴唇流出了不少的鲜血,她居然忍着痛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小小年纪很是坚强。顾不上擦去嘴唇上的鲜血,胖乎乎的小手慌忙去捡地上的银元,她年龄虽幼可是也明白这银元的意义。

        小手还未碰到银元,一只穿着黑色牛皮鞋的大脚啪!的一声重重踩在了银元之上,宋秃子咧开大嘴露出两颗硕大的金牙。

        女娃儿咬了咬流血的小嘴,勇敢地抬起头和宋秃子的双眼对望着:“我的!”

        宋秃子哈哈大笑起来,他移开大脚,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掐住银元的中心,将银元捡了起来,凑到紫黑色的厚唇前吹了一下,然后放在耳边听了听,脸上的表情轻佻而无赖:“你叫它一声它会答应你吗?”

        小女孩儿瞪圆了眼睛,用力抿了抿嘴唇,鼓足勇气道:“我的!”

        宋秃子道:“那你叫我一声亲爹,我就把这块大洋给你。”

        “不叫!就是不叫!”小女孩气鼓鼓道,她愤愤然望着宋秃子,眼圈已然红了,看得出她强忍眼泪。

        方克文看到眼前一幕哪还按捺得住,霍然站起身来,却被罗猎一把抓住了手臂,罗猎虽然早已义愤填膺,不过他却明白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即便是在这座庆福楼,宋秃子的同伙不在少数,如果正面冲突起来,他们三人未必能够占到便宜,而且还可能因此暴露了方克文的真正身份。

        罗猎沉声道:“我去!”

        方克文看了看罗猎沉稳的面孔,终于按捺下心头的这口怒气,此时舞台上歌声中断,却是正在唱黛玉葬花的小桃红也留意到了这边的变化,慌忙停下表演匆匆走了过来。她来到那女娃儿身边,心疼地望着唇破血流的女娃儿,拿出一方绣帕为女孩捂住流血的嘴唇,一边向宋秃子致歉道:“宋七爷,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她一般计较。”

        宋秃子嘿嘿笑道:“这大洋……”

        小桃红道:“自然是宋七爷的。”

        方克文望着眼前的一幕,嘴唇已然颤抖起来,记忆中的小桃红性格刚烈,宁折不弯,绝不是眼前这个样子,难道她的性情也随着老去的容颜一样改变了?

        原本依偎在小桃红怀中的女娃儿却突然挣脱开来,愤然道:“是我的!明明是刚才那位好心的先生赏给我的!”她毕竟年纪幼小,单纯的内心无法体谅母亲忍辱负重的苦心。

        小桃红忽然扬起手来照着女娃儿白嫩的小脸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怒斥道:“赔钱的东西,你胡说什么?再敢乱说话信不信我扯烂你的嘴巴。”

        那女娃儿被小桃红一巴掌打得懵在那里,捂着小脸,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儿,可是仍然强忍着没有落泪,她跺了跺脚,转身向外逃去。

        小桃红打完这一巴掌,心中又是心疼又是后悔,关切道:“你回来!”她本想追赶上去,却被宋秃子的手下拦住了去路。

        小桃红向宋秃子致歉道:“宋七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宋秃子将那块大洋在手中抛了抛:“我若是没有记错,你在这里唱了快一年了吧?”

        小桃红明白他的意思,忍住心中的委屈道:“宋七爷,我病了三个月,身体才刚刚康复,您宽限我三个月,我多得些赏钱再给您送去。”

        宋秃子呵呵冷笑道:“小桃红啊小桃红,若是当年你也那么识趣,此刻早就成了我们徐三哥的姨太太,养尊处优,何至于如此下场。”他叹了口气道:“不是我不近人情,干咱们这行的,凡事都得讲究一个规矩,若是都不守规矩,让我和我的这帮兄弟去喝西北风?”

        小桃红连连点头。

        宋秃子伸出三根手指道:“三天,三天之后,你把欠我的费用全都交上来,若是拖延一天,别怪我不讲面子,将你们娘俩儿全都卖到窑子里去!”

        小桃红含泪应承下来。

        宋秃子摆了摆手,示意小桃红回舞台继续表演,得意洋洋地将手中那块大洋向空中抛去,正想接住之时,冷不防旁边伸出一只带着黑色羊皮手套的大手将大洋抢先给接住了。

        宋秃子诧异地抬起头来,在津门尤其是在这条街面上,很少有人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当众挑衅自己。

        罗猎微笑望着宋秃子:“您就是宋七爷吧?”说话的时候将那块大洋轻轻放在宋秃子面前的桌上。

        宋秃子皱起了眉头,他本想发作,可是看到眼前的年轻人衣冠楚楚,气度不凡,从外表上就能推断出对方非富即贵,出身不同寻常。正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罗猎深悉衣着打扮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当前乱世之中,多半人的内心变得势利而现实,往往会通过外表来判断对方的身份。宋秃子这样恃强凌弱的惫懒货色也不是一无所长,至少他们这种人都有些眼色,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此时邻座的阿诺叼着雪茄向罗猎装模作样的说了句英文。

        大清刚刚灭亡,民国成立不久,此前八国联军带给广大中国民众的创痛实在太深,在而今的时代背景下,但凡是个金发碧眼的洋人都在老百姓心中拥有着超人一等的地位,宋秃子先是看到罗猎衣冠楚楚,气宇轩昂,再看到人高马大的洋人,在气势上已经弱了三分。民不与官斗,连官员都害怕洋人,更何况宋秃子这种下三滥的角色。

        宋秃子不懂英文,罗猎道:“宋七爷,那位阿诺先生是来自大不列颠共和国的富商,想在津门做点生意,久闻七爷大名,想和七爷交个朋友!”

        宋秃子左右看了看,能够和洋人拉上关系对他而言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情,虽然他从未见过罗猎,不过毕竟这里在他的地盘上,也没什么好怕的,交个朋友又不是掉一块肉。宋秃子跟着罗猎走向阿诺,阿诺站起身来和宋秃子握了握手,此时方克文已经离开,罗猎和阿诺目睹宋秃子刚才的恶行早已义愤填膺,两人悄悄商量了一下,决定由罗猎以谈生意为名将宋秃子骗到这里,然后趁机对他进行催眠。

        阿诺非常热情地握住宋秃子的手摇晃了几下,邀请宋秃子坐下,然后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宋秃子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眼巴巴望着一旁的罗猎,罗猎此时却将一枚银洋在桌上转动起来,宋秃子望着那枚迅速旋转的银洋,耳边听到罗猎的声音:“你猜是人头还是字?”

        宋秃子的目光直愣愣望着那枚银洋,突然感觉到头脑一阵眩晕,眼前的景物突然扭曲变形然后顺时针旋转起来,他的脑海中的意识似乎随着大洋的转动瞬间被抽离了出来,完全变成了一片空白。

        阿诺从宋秃子呆滞的眼神已经判断出罗猎已经得手,和罗猎相处的时间越久越是发现罗猎的身上拥有太多深不可测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