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庆福楼】(上)

第一百零二章【庆福楼】(上)

        方克文的眼圈红了,他的喉结上下移动着,积蓄多年的感情冲口欲出,而此时他却听到老爷子微弱的声音道:“克文……你终于回来了……”

        方克文泪水夺眶而出,虽然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爷爷仍然从这首诗中马上认出了自己,看来自己此前的担心和彷徨完全是多余的,方克文正要和爷爷相认,哽咽道:“爷爷……”

        却又听老爷子道:“你受苦了……此地不宜久留……去庆福楼找小桃红……你……你什么都会明白……快走,千万不要被外人发现……”

        方克文还想说话,可是看到远处有人正朝这边走来,他慌忙远离了爷爷,回到自己的轮椅上坐下,老爷子显然有难言之隐,分别五年,就算已经认出了自己仍然不敢和自己公然相认,其中必有苦衷。

        罗猎打了个响指,从地上捡起一支笔,递给那如梦初醒的护士道:“你的笔!”

        那护士望着罗猎满脸迷惘,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罗猎礼貌地向她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方克文,推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远处的来人却是医院的警卫,他们很快就盯上了罗猎和方克文,指着两人道:“嗨!你们给我站住!”

        罗猎本想混过去的愿望落空,听到对方的喊叫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推着轮椅大步流星地飞奔起来,几名警卫吹响了哨子,在后面追逐起来。

        罗猎一路狂奔,凭借着他敏捷的身手甩开了这帮医院的警卫,成功脱险。

        此次的探视让方克文的内心越发沉重,此番归来,物似人非,他本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可是却没有想到现实的状况比他预想中更坏。

        按照罗猎的本意,护送方克文返回津门之后,他的使命就算完成,可是抵达津门之后方才发现方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这让罗猎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行程,决定在津门多留几日,希望能够给方克文一些帮助。

        从表面上看方家一切如常,昔日的产业都在方康伟的打理下井井有条,可是方克文对这个小叔却是极其了解的,他深知方康伟没有这个本事,而在医院中和爷爷匆匆一晤,他所说的话更证明方家的内部必然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

        想要揭开这个秘密,就要去找真正知悉内情的人,离开医院之后,方克文按照老太爷的指引直接去了庆福楼。

        罗猎担心他一个人前去会有所闪失,于是叫上阿诺陪同他一起前往。

        这间位于山西路的庆福楼以经营津鲁大菜闻名,和本身菜肴同样有名的是这里的演出,方克文失踪之前,曾经是这里的常客,那时他每到闲暇之时,就会邀上三五好友,来到庆福楼,点几样特色可口的饭菜,叫一壶上好的德和老酒,一边关上舞台上的表演,一边开怀畅饮,击节赞叹。

        时隔五年,重来庆福楼,这里的陈设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方克文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叫来小二,点了煎烤大虾、醋浇鲤鱼、九转大肠、烩肚丝烂蒜几样店里的特色菜,店里还是过去的那几个伙计忙来忙去,面对每个客人他们都是笑脸相迎,方克文过去是这里的熟客,只是店中的伙计已经无人能够认出眼前的疤脸人就是昔日笑傲津门意气风发的方公子。

        罗猎拿起酒壶为他们三人满上酒杯,轻声道:“津门的第一顿酒,预祝咱们所有人平平安安。”他的措辞另有一番深意,从苍白山历经生死磨难,护送方克文平安来到津门,本该是为他们这次的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本该说一些庆幸的话,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罗猎已经预感到从踏足津门的这一刻起很可能是踏入了另一场风波。

        方克文端起了那杯酒和他们碰了碰,一饮而尽,然后缓缓落下了酒杯,低声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天下本没有不散的宴席,这顿酒权当是我为两位送行吧。”虽然他心底希望他们能够帮助自己,可是他骨子里的倔强和自尊却让他说不出求助于人的话语,他和罗猎原本就是萍水相逢,罗猎他们并不亏欠自己什么?自己的家事又怎么好意思将他们牵涉其中。

        罗猎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目光投向舞台,此时舞台帷幕拉开,一位身穿紫红色外氅的臃肿少妇走了上来,首先看到那少妇额头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不过这无损于她的俏丽容颜,只不过她已早生华发,眼角过早的生出鱼尾纹,让人不由得生出美人迟暮的感慨。

        随着鼓声响起,悠扬的声音回荡在庆福楼内。

        “……在那潇湘馆触景伤情林黛玉,惜花人面对落花更添愁烦。吩咐声紫鹃与雪雁,准备下花锄花帚与花篮。(嗳那!)林黛玉为扫卷花循小径,偏有那多情的公子来到这边。

        贾宝玉潇湘馆寻不见林黛玉,走过了沁芳桥来到了山坡前。(嗳那!)忽听得山背后哽咽咽有人哭泣,是何人如怨如诉吟诗篇。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潜丝软细飘香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方克文初时还未认出舞台上的少妇是谁,可是黛玉葬花的曲目唱起,从对方凄艳哀婉的歌声中顿时辨认出,舞台上的少妇正是他的知己小桃红,而这首曲目正是当年方克文的最爱,他初识小桃红之时,小桃红正值妙龄,眉目如画,体态婀娜,歌喉曼妙,舞姿动人,是名满津门的大美女,五年不见,想不到她竟然憔悴成了这番模样,目睹如此场景,方克文内心中不由得生出山中方一日,地上几千年的感慨。

        罗猎和阿诺从方克文痴痴的目光中已经判断出他和舞台上这位卖唱的女子必然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渊源,两人都没有打扰方克文。

        小桃红在舞台上献艺之时,一个扎着两条羊角辫的女娃儿端着托盘向众人走来请赏,这也是演出中的惯例,那女孩儿身穿红色棉袄蓝色棉裤,虽然棉衣上打了几个补丁,可是拾掇得干净整洁,眉目如画,粉雕玉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极其灵动,小嘴儿也是极其可爱乖巧,受到赏钱就会奶声奶气地表达谢意:“多谢大爷打赏!祝您生意兴隆,富贵满堂!”

        罗猎心中暗叹,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女孩儿本该是在长辈膝前撒娇受宠的年纪,却因为家境的缘故早早出来面对这世态炎凉,叵测人心,实在是让人唏嘘。

        女娃儿端着托盘已经来到了他们这桌旁,脆生生道:“几位大爷吉祥!”

        罗猎准备去拿钱,方克文已经率先从兜里拿出了一块大洋轻轻放在托盘内,那女娃儿本来看到满脸疤痕相貌丑陋的方克文有些害怕,却没想到他给的赏钱如此之多,激动地连连向方克文鞠躬:“多谢大爷厚赏,多谢大爷厚赏!”可爱的小脸也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

        方克文望着眼前的女孩儿从心底生出爱怜,这女娃儿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小小年纪就已经为生计而奔波。

        罗猎在托盘内放了几个铜板,倒不是他舍不得多给一些,而是不想抢了方克文的风头。

        女娃儿致谢之后端着托盘向另外一边走去,冷不防右侧突然伸出一条腿来,小女孩并未留意到脚下的变化,被对方一绊顿时失去了平衡,尖叫一声扑倒在地上,盛钱的托盘也飞了出去,托盘内的银元铜板散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