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下津门】(上)

第一百零一章【下津门】(上)

        这半个月里,方克文虽然无数次幻想着返回家门的情景,可是真正到了这里却从心底想要逃避。内心中好不容易才鼓起的那点儿勇气,转瞬间就已经消失殆尽。卓一手虽然帮他清除了体内积留已久的毒素,却无法清除他内心的阴影和自卑,他现在这个样子又如何面对亲人?

        罗猎从方克文的举动已经猜到了他此刻踌躇犹豫的内心,从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递给了方克文,方克文摇了摇头,过去他烟瘾很大,可是这五年的幽闭生涯让他改变了太多,甚至连他自己都怀疑过去的那个方克文是不是已经死去,现在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阿诺揉了揉发红的大鼻子,从军绿色毛呢大衣的口袋中掏出不锈钢酒壶,拧开盖子咕嘟咕嘟灌了两口烈酒,然后闭上眼睛,感受着那股热流从食道滑落的热辣快感,等到挥发的酒香弥散充斥在喉头,方才舒舒服服地打了一个酒嗝,没有出生入死的经历就不懂得现实生活的珍贵。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是阿诺刚刚学会的一首古诗,他感觉这首诗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诗仙李白比起他老家英伦土产的拜伦、兰登之流要深刻得多,境界要高远得多,这让阿诺对中华文化也越发欣赏。

        这种欣赏甚至让他抽出时间去了解李白的生平和作品,渐渐将对李白的仰慕化为了实际行动,他甚至产生了成为诗人的想法,很快就从中感悟到了捷径,李白斗酒诗百篇,想要成为诗人首先就要像李白那样喝酒。只不过从苍白山一路喝到了津门,到现在他仍然连一首打油诗都没有憋出来,反倒在酒馆和赌场中很快将这趟冒险的报酬挥霍的干干净净。

        罗猎对于这厮的尿性也是无可奈何,可作为朋友,总得奉劝几句,可没等他说完,阿诺就用偶像李白的诗词予以回敬——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花了才起到了它的真正作用,于是罗猎再不劝说,他已经意识到这货禀性难移,哪怕是一座金山,这厮也会想方设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挥霍一空。

        罗猎划亮火柴,点燃手中的香烟,轻声道:“反正在津门也没人认得我们,权当是顺路转转。”他故意说得漫不经心,其实是通过这种方式给患得患失的方克文减压。

        方克文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罗猎分明在提醒自己,他现在的样子就算堂而皇之地走入方家,家人也不会认出他是谁,更何况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认定他死亡,谁也不会想到他仍然活在世上。方克文暗想,既然来了,还是看一看吧,只要自己不主动表白身份,应该不会有人认出现在的他。

        火车站外的道路上黄包车一字排开,虽然天气很冷,可是黄包车的生意并不好,候在那里等活的车夫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聊着,看到客人们出站,车夫们马上一窝蜂围了上去。

        方克文并不想坐黄包车,从车夫的包围圈中一瘸一拐地突围出来,走过马路,不远处就是电车的轨道,中国的第一部有轨电车铛铛车就发源于津门,黄色的顶子,草绿色的车身,沿着固有的轨道在津门的街道上形成了一条独特的风景线。方克文试图穿过马路的时候,正有一辆电车从左侧驶来。

        罗猎本想提醒方克文慢一些,可是方克文反而加快了速度,抢在电车到来之前穿过了马路,浑然不顾电车急促的铛铛声,虽然方克文从抵达津门之后就一言不发,可是从他的这一举动就能够看出他归心似箭。

        罗猎和阿诺两人被电车隔在对面,等到电车通过,却见方克文站在马路斜对面方圆百货公司的大门前,呆呆望着门头的招牌,这间百货公司就是方家诸多的产业之一,虽然离去五年,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方克文望着百货公司的门头,目光已然湿润了,这间百货公司从选址到开张全都是他一手操办起来的。他至今仍然记得当年开业时的盛况,津门名流云集,连当时津门市长和英国参赞都过来捧场,那时的自己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整个津门谁不得高看自己一眼,而现在,他站在自家的产业面前,进出的顾客,甚至连门口的店员全都当他空气一样,没有人能够认出他的本来身份。罗猎说得没错,现在的津门已经没有人能够认出自己了,他的内心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悲凉。

        方克文终究没有勇气走入百货公司的大门,他的内心是极其矛盾的,即想要见到家人和朋友,又担心被人认出,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让他的心脏忽上忽下的跳动着,有若被一只无形的手不停捶打着,站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却突然有种当初刚刚坠入九幽秘境的孤独感,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烈感觉,他要尽快逃离这里。

        就在方克文决定离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来到门前停下,从车内走下一位西装革履,头戴黑色礼帽的男子,他身材高大,相貌俊朗,气宇轩昂,来人正是方克文的小叔方康伟。

        看到小叔从车内出来,方克文下意识地转过身去,生怕被方康伟认出自己,这也是出自本能的反应。

        随着方康伟从车内走出的是一位身姿曼妙的日本女郎,那女郎身穿月白色和服,眉清目秀,神情温婉,足上白色棉袜一尘不染,足下踩着一双木屐,下车之后自然而然地挽住方康伟的手臂,单从这一动作就能够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方康伟的表情冷酷傲慢,目不斜视,从走下汽车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向周围看上一眼。

        方克文先是感到释然,然后内心中又萌生出难言的失落,这位在家族中和自己最为交好的小叔居然不认得自己了,其实这也难怪,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残疾人,而且蒙着脸,除了明白内情的罗猎谁有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他偷偷看着方康伟,方康伟虽然是自己的小叔,可是他只比自己大五岁。表面上是叔侄关系,可实际上他们过去相处得就像亲兄弟一样。豪门多纨绔,方克文玩世不恭游戏风尘,可是并不是一个恣意挥霍的败家子,而且他在经商方面还是颇有天分的。同为方家后人的方康伟比起他的行径更加荒唐,却没有他那样的本事。

        方康伟是方老太爷方士铭最小的儿子,本来也极受老爷子的宠爱,可是他性情懦弱,做事优柔寡断,老爷子教给他做得事情没一件事能够办好,再加上他吃喝嫖赌抽无所不为,年纪轻轻挥霍无度,还染上了烟瘾,惹得老爷子对他丧失了希望。方克文没出事之前,老爷子就放话出来要将劣迹斑斑的方康伟逐出家门,后来幸亏是方克文父子为他说情,方才对他网开一面。

        方康伟也因此对方克文格外感恩,当然这也和他时常从方克文这里借钱救急有关。在方克文失踪之前,他的这位小叔在家族中的地位是远不如他的。

        从方康伟出场的气派来看,他这两年应当混得不错,至少在方家不再像过去那样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却不知那日本女郎和他又是什么关系?他是有老婆的,而且不止一个,早在方克文失踪之前,他就已经迎娶了一房正室,两房姨太太,不过婚后多年始终颗粒无收,四处寻医问药也没有任何的效果,其实是和他私生活过于混乱,一度染上了花柳病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