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东西行】(上)

第一百章【东西行】(上)

        颜天心秀眉微颦,龙玉公主岂不就是西夏天庙的主人?看来爷爷留下的这张地图和她有关。

        卓一手道:“刚才的那段歌谣并非凭空臆造,我查过当年的历史,的确有过龙玉公主其人,据史书所载,当年龙玉公主曾经受邀前来金国传经布道,因为舟车劳顿,抵达金国不久就染上了重病。”

        颜天心心中暗忖,爷爷当年告诉自己的故事却是祖上口口相传,她为此也特地翻阅了史料,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爷爷所说的那个故事就是事实,甚至连龙玉公主的名字都没能从史书上找到,却不知卓一手是从何处查阅的资料?

        卓一手道:“然而有件事毋庸置疑,自从龙玉公主死后,金国一连下了两个月的暴雨,洪水肆虐,泛滥成灾,直到将她下葬,天空方才放晴,据当时的历史所记载,龙玉公主死的时候是在六月盛夏,而她的尸体在未经任何处理的情况下在室内停放了整整两个月,仍然栩栩如生,肤色如常,不见任何腐烂。”

        两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尸体,从历史推算,龙玉公主应该已经死去近八百年了,可是她的遗体仍然保持的很好,头发乌木般黑亮,皮肤虽然苍白,可是仍然充满了水分和弹性,就连她的那身红裙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褪色,与其说是一具尸首,还不如说她只是一个熟睡的少女,仿若随时都会醒来一样。

        如果说在九幽秘境之中是因为遗体储存在冰棺中的缘故,可是现在遗体已经暴露于外界,似乎仍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奇了。

        颜天心又联想起这女尸出现之后的种种诡异现象,越发感觉到其中的不同寻常,按照常理来推断,这具女尸应当经过了特殊的防腐工艺处理,否则不会历经八百年不腐。

        卓一手道:“金国的国运从龙玉公主死后开始由盛转衰,我听你爷爷说过,龙玉公主死前诅咒了这个国度,所以大金才会灭国,这八百年来诅咒和噩运始终笼罩着这片土地。”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投向身后的火山,叹了口气道:“老爷子将这卷地图交给你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颜天心道:“难道要将龙玉公主送往天庙安葬,方能破除她的诅咒吗?”

        卓一手点了点头。

        颜天心抿起樱唇,大金灭亡已经近八百年了,就算爷爷所说的故事属实,他们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回昔日的西夏国天庙,大金也不可能重现昔日的辉煌,别说大金,就连同为女真后裔的大清如今也已经亡了。只是歌谣中所叙述的一切全都在一一兑现,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会不会有更大的噩运降临到这些族人的身上?

        卓一手道:“连云寨片瓦不存,苍白山已非久留之地。”

        颜天心对目前的时局比卓一手更加清楚,自从血战凌天堡之后,她和连云寨就陷入一个接着一个的危机之中,归来之后,她想做的第一件事本该是查出内奸清理门户,然而天降横祸,一场火山爆发将祖宗八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她和她的族人也失去了立足保命的根本。

        肖天行的死让黑虎岭业已改朝换代,而连云寨的毁灭,让昔日苍白山最为强大的两股势力迅速衰落下去,面对如此变故,蛰伏于苍白山的诸多势力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可以预见不久以后苍白山的各方势力会面临重新洗牌,甚至会陷入多方混战之中,而一直对苍白山觊觎已久的满洲两大军阀也不会放过抢占先机的绝好机会,红岩口外的伏击就是明证。

        二当家付国胜勾结南满军阀徐北山,己方的行动路线已经被对方完全掌握,他们既然可以在红岩口外埋伏,就可能在青驼岭布下伏兵,如此说来,他们此前想要前往青驼岭暂时安身的计划也面临着极大风险。在察觉付国胜的阴谋之后,颜天心就决定更改原定的路线,确保连云寨所有族人的安全撤离。

        卓一手道:“徐北山和张同武两人为了争夺满洲的控制权都想要占领苍白山,日本人的势力也不断向满洲渗透,这些年来,他们不停修筑铁路,开采矿山,砍伐森林,就算没有这场天灾,恐怕我们生存的空间也会被不停压缩,这苍白山已非久留之地。”

        颜天心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天下之大,何处是我们的容身之地。”

        卓一手道:“难道你忘了,你还有一个叔叔。”

        颜天心怎会忘记,她还有一个叔叔颜拓疆,不过早在十五年前那位胸怀远大抱负的叔叔就选择离开了连云寨独闯天涯,据说走的时候和爷爷闹得很不愉快,父子两人不欢而散,性情暴烈的爷爷颜阔海甚至公开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记得十年前爷爷失踪的时候,叔叔曾经回来过一次,那次他和兄长颜拓山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自此以后颜拓疆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天脉山。后来听说叔叔从了军,不过除此以外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卓一手道:“拓疆现在出息了,官封甘边宁夏护军使,直属北洋政府蒙藏院,统领内蒙西套二旗。”

        颜天心心中不由得一动,叔叔现在居然成了北洋政府的官员,而且手中权力不小,也算得上是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了。她很快又想到,卓一手告诉自己这些事情应当是另有一番深意。

        卓一手提出了一个一举两得的建议:“而今的满洲已经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连云寨被毁,祖宗基业毁于一旦,想要东山再起绝非易事,放眼中华大地,反倒是西北边陲太平一些,以我之见,不如带着这些族人前去投奔你叔叔拓疆,他虽然早就离开了连云寨,可是以他的性情是绝不会对这些父老乡亲坐视不理的,而且我们刚好可以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往故土安葬。”

        颜天心明显还有些犹豫:“只怕叔叔都已经不认得我了。”

        卓一手笑道:“血浓于水,拓疆是最像你爷爷的一个,老爷子虽然口口声声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可是心中最疼的那个人始终都是他。”

        颜天心道:“可是前往那里接近五千里,咱们这么多人,其中不乏老弱病残,这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卓一手道:“从另一方面来讲,大家可以相互照应,咱们可以化整为零,分成多支队伍前去,以免引人注目,至于实在不愿去或者走不动的,给他们安家的费用,让他们自行选择就是。”

        颜天心黯然点了点头,目前来说的确没有了更好的选择。

        罗猎和方克文来到那女尸附近,确定这具女尸就是在九幽秘境内冰棺中所见,内心暗自震撼,他们几个历经千辛万苦方才逃到了这里,这女尸不可能行走,究竟是如何抵达此地?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察觉到对方眼中的震惊神情。

        罗猎低声道:“方先生怎么看?”

        方克文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方才道:“或许是火山喷发的时候随着融化的雪水漂到了这里,不过……邪门啊!”他明显想要什么,可是欲言又止。

        罗猎道:“经历了那么久,居然像活人一样。”悄悄观察方克文的表情,期待他的下文,方克文被困九幽秘境整整五年,当初之所以坠入秘境的原因就是探寻这女尸的秘密,关于这具女尸或许他还知道其他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