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龙女出】(下)

第九十九章【龙女出】(下)

        颜天心的目光找寻到罗猎的影子,看到罗猎用三角巾吊着的左臂,就知道他又受伤了,芳心中一阵紧张,几乎马上就想要走过去问候,可是她马上又想到了身后的数千双眼睛,那一双双充满殷切期盼和希冀的目光有若无形绳索一般束缚住她的脚步,于是她停留在原地,静静望着罗猎,在众人的面前甚至连关切的眼神都要收藏起来。人的责任越大,顾忌也就越多,颜天心忽然意识到在多半时间所表现出的都不是真实的自己。

        罗猎也没有向她走过去,远远站在人群中,在麻雀和铁娃的搀扶下就那样站着,笃定而自信的目光只是极其随意地完成了和颜天心之间的交汇,匆匆一瞥,所有关切尽在不言中。

        卓一手完成了伤员的抢救之后,方才来到颜天心的身边,打了声招呼,他已经从其他人那里得知了刚才发生的状况,对付国胜的死,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惋惜,对卓一手而言,整个连云寨中,他最为在意的只是颜天心,在他心中早已将颜天心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真正引起卓一手重视的却是那具红衣女尸,望着那具躺在那里的女尸,他低声询问这女尸的来历,颜天心将最早在九幽秘境发现女尸,这女尸又因何来到这里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甚至连刚才山鸟盘旋护卫女尸的情景也说得清清楚楚。

        卓一手听完表情变得异常凝重,他缓步走了过去,双手交叉合什向女尸跪拜下去,表情极其虔诚。

        颜天心充满诧异地望着他的举动,卓一手不但是山寨唯一的医生,他和爷爷父亲感情深笃,很多家族中的事情,她都会向他请教。

        卓一手恭恭敬敬跪拜之后,重新起身回到颜天心的身边,低声道:“天心,你有没有听说过西夏圣女的事情?”

        颜天心经他提醒恍然大悟,她这才想起小时候爷爷曾经给她亲口讲述的一个故事,在金国最为强盛之时,西夏国俯首称臣,双方建立起宗藩关系,西夏崇宗时期国力衰微,西夏百姓将国力崛起的希望寄托于上天,西夏王也沉迷宗教,逃避现实,上行下效,一时间国内宗教盛行,然而上天并没有赐福给西夏,非但国力没有走向强盛,反而天灾不断,民不聊生。

        夏崇宗七年,西夏全国遭遇旱情,三年滴雨未落,江河断流,湖泊枯涸,庄稼草场大面积枯竭,老百姓连自己的饮水都保障不了,更不用说牛羊牲畜。为了改变困境,夏崇宗设坛求雨,盛况空前绝后,就在祭祀当日他的皇后诞下一女,或许是机缘巧合,此女出生之时天降甘霖,困扰西夏三年之久的旱灾得到缓解。

        据皇后所说,怀上此女之时曾经得遇龙王托梦,告诉她此女生产之日就是西夏旱灾缓解之时,所以西夏皇室认为此女乃是龙女转世,夏崇宗对她也是最为宠爱,视为掌上明珠,封她为龙玉公主。

        龙玉公主出生不久就被当时的西夏国师大萨满昊日大师收为关门弟子,她容貌绝世,天资聪颖,两岁识字三岁可作诗,到了五岁琴棋书画就无一不精,非但如此,她天生神通,可预知吉凶祸福,可通灵仙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在昊日大师仙去之后,九岁的龙玉公主就被指定为他唯一的继承人,成为天庙圣女,自此以后西夏的大型祭祀都由她来主持,而从她担任祭祀之后,西夏就风调雨顺,连年丰收,水草也恢复了昔日的丰茂,牛羊成群,骏马遍野。西夏国力也在逐渐增强。就在龙玉公主十四岁那一年,远隔千里之外的金国也发生了旱灾,当时的金国皇帝遍请能人高士,甚至亲自登坛求雨,可最终全都是无功而返,在屡次努力无果的状况下,最后就想到了被西夏国民奉若神明的这位龙玉公主,想邀她过去做法求雨。

        夏崇宗本不愿意,可毕竟身为金朝属国,迫于对方的威势,不得不答应对方的要求,龙玉公主前往金国之前曾经留下一番话,自己此去金国可能凶多吉少,若是自己遭遇不测,希望父亲千万不要因此而和金朝反目,不然西夏会有灭国之灾,只要忍得一时之仇,西夏必然能够看到金朝覆亡之日。

        事情果然被龙玉公主说中,她抵达金国之后,登坛祈雨,马到功成,干旱了两年的金国迎来了一场喜雨,当时金国的皇帝设宴答谢,却觊觎龙玉公主的美色,想要占为己有,将她纳入后宫。

        龙玉公主告诉金朝皇帝,自己是龙女之身,若是他胆敢对自己无礼,金朝必遭厄运,金国皇帝并不相信,贪慕龙玉公主的美色,想要强行将她占有,龙玉公主咬碎事先含在口中的毒药自尽以保存清白,她身亡当晚,雨下不停,一道闪电击中金朝皇宫大殿,引发一场火灾,这场火灾导致皇宫近二百人丧生,而这场大雨延绵不绝,下足一月都未曾停歇。

        此时金国皇帝方才知道害怕,找到龙玉公主的遗书,按照龙玉公主遗书之中的吩咐将她安葬在了九幽秘境,虽然事后做足了补救措施,仍然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自此以后金国的国运一落千丈,由盛转衰,到后来最终免不了被蒙古灭国的命运,而西夏的灭亡却在金国之后,正应了当初龙玉公主的那番话,西夏果然看到了金朝的覆亡。

        颜天心对这个故事记忆极其深刻,她忽然想起爷爷临终之时交给自己的羊皮卷地图,当时在九幽秘境之中她并未来得及仔细查看,脱离险境之后方才发现上面还有一行小字——神碑现,龙女出,群山崩,江河枯,保太平,归故土。联系起此前所经历的一切,神碑现莫非指得就是那座悬空漂浮于九幽秘境熔岩湖上的禹神碑,龙女就是眼前的龙玉公主,这场火山喷发恰恰呼应了群山崩的描述,至于江河枯,或许是预示着一场干旱就要来临,想要保全太平,需要回归故土。

        可这里就是他们的故土?颜天心心中暗忖,最后的两句话显然指的不是他们,难道是在给出暗示,想要保全太平,必须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还家乡吗?望着仍在喷发的火山,羊皮卷所描述的一切竟然在慢慢应验。

        卓一手将颜天心请到一旁,他低声道:“神碑现,龙女出,群山崩,江河枯,保太平,归故土!你是否听过这段话?”

        颜天心心中一怔,旋即就想到羊皮卷是从爷爷手中得来,这段歌谣应当是爷爷亲笔所写,至于卓一手知道也不奇怪,毕竟他是爷爷的义子。

        颜天心点了点头道:“我曾经听爷爷诵念过!”

        卓一手沉声道:“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具女尸就是当年西夏的龙玉公主。”他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显然是听说过关于龙玉公主的故事的。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她将那张染血的羊皮卷取出递给了卓一手。

        卓一手接过羊皮卷,当他看清羊皮卷上方的内容之后,素来沉稳的面孔也变得激动起来,低声道:“这……这张羊皮卷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颜天心并未将九幽秘境内邂逅爷爷的事情向他说明,毕竟发生的一切实在过于匪夷所思,眼前的状况下也没有时间向他解释,她轻声道:“这是当年爷爷留下的。”

        卓一手并没有刨根问底,他和颜天心之间有着等同于父女般的信任,他点了点头目光重新回到了地图上:“西夏,这张地图标注的是古西夏天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