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邪门了】(下)为权利盟主加更

第九十八章【邪门了】(下)为权利盟主加更

        七人之中不乏老弱妇孺的存在,方克文身有残疾而且体力严重透支,根本无力反击,铁娃又只是一个孩子,麻雀是个女性也是众人照顾的对象之一。所以攻击雪犼的重任主要落在了其余四人身上。

        陆威霖看到罗猎逃向雪松林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虽然举枪追逐雪犼不停射击,可是那雪犼也是个一根筋的货色,只认准了罗猎一个,锲而不舍地追逐上去。不过这并不代表雪犼没有脑子,陆威霖射伤了它的右耳,罗猎又用手雷将它掌心炸伤,在雪犼漫长的生命历程中,还没有接连受过如此的重创。雪犼在追逐罗猎的过程中明显采用了曲线迂回的路线,左闪右避,以这种方式来躲闪后方陆威霖等人的追逐射击。事实证明它的方法还是行之有效的,后方的火力多半落空。有一利必有一弊,这样的迂回前进也让雪犼减慢了速度,给罗猎逃脱它追逐的机会,抢在雪犼追上自己之前冲入了雪松林内。

        卓一手大吼道:“你们先撤!”他口中的你们指得自然是方克文、麻雀和铁娃。也只有他们中最弱的三人先行撤退,方能了却心中的后顾之忧。

        陆威霖和卓一手交递了一个眼神,两人瞬间就明白了对方心中的决定,陆威霖转向阿诺道:“你在外面负责接应,我们进去!”雪松林内情况复杂,遮天蔽日的树影和弥漫其中的火山灰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刚才如果不是凑巧遇到了罗猎一行,他们三人只怕仍然还在雪松林内绕圈子,没那么容易脱身出来,陆威霖自然不想重蹈覆辙。

        罗猎刚刚进入雪松林,暴怒的雪犼就跟了进来,庞大而强横的身体在雪松林内横冲直撞,宛如摧枯拉朽般从密集的雪松林中硬生生开出一条道路。罗猎不敢回头张望,生怕回头拖慢了自己逃跑的速度,他能够听到身后树木不断倒伏的声音。雪犼的乱冲乱撞,将雪松林弄得一片狼藉,不断倒伏的雪松激起地上的积雪,雪雾和火山灰交织在一起,让原本混乱的场景变得越发混沌。

        罗猎根本无从辨别方向,只能认准了一个方向没命奔跑,身后枪声此起彼伏,从枪声可以推断出同伴们并没有舍弃自己离去,仍然在尽力狙击这只雪犼,试图解救自己。

        山风迎面吹来,送来一股灼热的气息,罗猎心中暗叫不妙,虽然看不清前方的状况可是从这股热浪能够推测出前方应该有熔岩分布。雪犼沉重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罗猎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向前方逃去,视野中突然就出现了一条宽阔的熔岩河,罗猎慌忙停下脚步,他的判断果然没错,从山顶流淌下的岩浆已经蔓延到了这里,因为雪松林内可见度奇差,所以奔到近前方才发现,前方无路可逃,后方雪犼穷追不舍,熔岩河对面的雪松林被岩浆包围,不少已经开始熊熊燃烧,罗猎左顾右盼,发现在熔岩河下游,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雪松倒伏在那里,刚好横亘于熔岩河一条支流之上,形成一道天然的桥梁。

        罗猎咬了咬嘴唇,瞬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来到那倒伏的雪松前,踩着树干试图渡过这条熔岩河。

        虽然雪松的树干有成人合抱粗细,可是走在其上仍然心惊胆战,毕竟下方就是流淌的熔岩河,罗猎方才来到熔岩河的中心就已经被下方灼热的岩浆熏得几乎就要晕过去。

        而雪犼也已经来到近前,看到罗猎试图通过雪松渡过熔岩河,雪犼双臂伸出,竟然将已经被岩浆点燃的雪松一把拽了起来来,罗猎还没有来得及抵达对岸,慌忙死命抱住树枝,雪犼举起雪松意图将雪松和罗猎一起投入熔岩河内。后方陆威霖和卓一手两人分从不同的角度靠近了这里,两人看到眼前状况都是大吃一惊,同时瞄准雪犼开火,试图逼迫它放弃这个念头。

        罗猎一手抱住树枝,一手掏出手雷引爆后扔了下去,这次的目标并不是雪犼,而是下方的熔岩河,手雷落入熔岩河内发生了爆炸,爆炸将岩浆迸射得到处都是,靠近熔岩河的雪犼首当其冲,飞溅的岩浆落到了它的身上,引燃了它的毛发,灼伤了它的肌肤,雪犼痛得哀嚎一声,忍痛将雪松向熔岩河内投去,罗猎在此时松开树枝,飞身腾跃出去,张开双臂扑向前方的雪松林,他的身体撞击在雪松的枝叶上,雪松坚韧的树枝撞断了他的左臂,同时层层叠叠的枝叶也对他的坠落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罗猎的身躯撞断了十多根树枝之后,方才重重落在了被火山灰覆盖的雪地之上,疼痛让他已经无力起身。

        雪犼周身的毛发遇火即燃,转瞬之间浑身上下都已经燃烧起来,这头巨兽在烈火的包围中失去了理智,它哀嚎着横冲直撞,燃烧的大脚丫眼看就要踩到罗猎的身上。

        陆威霖和卓一手虽然在后方对雪犼穷追猛打,可是却无法阻止这一悲剧的发生。

        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从树林中闪出,不顾一切地扑倒在了罗猎的身上,竟然是麻雀,她并未听从卓一手的安排撤离,因为不放心罗猎的安全,她和铁娃两人也随后冒险进入了雪松林,刚巧让她看到眼前的一幕,麻雀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利用身体为罗猎作掩护,其实并没有任何的作用,虽然她抱着牺牲自我保全罗猎的念头,可是这样的做法并不明智。

        铁娃也在麻雀的身后冲了出来,比起冒死保护罗猎的麻雀,铁娃的勇气毫不逊色,他站在那里,临危不惧,双手配合拉开铁胎弹弓,牛筋制成的弹索拉到极限,猛然一松,一颗铁弹子追星逐月般向雪犼射去,正中雪犼的右眼。

        而铁娃的这一击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铁弹子击碎雪犼右眼的同时,也将雪犼积蓄到极致的愤怒和力量击溃,剧痛让雪犼再度发出一声哀嚎,抬起的巨大脚掌并没有来得及踏下,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然后失去了平衡,四仰八叉地向后方倒去,上半身完全浸入了熔岩河内。雪犼试图挣扎离开,可是它周身都被熊熊烈焰包围,在暴虐的自然灾难面前,纵然是雪犼如此强横的生命也一样无法与之抗衡。

        陆威霖和卓一手两人担心雪犼还会垂死反扑,两人举起武器瞄准雪犼燃烧的躯体不停射击,直到射光所有的子弹方才停下。

        麻雀和铁娃一起将罗猎从地上扶了起来,罗猎原本就肋骨断裂,刚才在亡命逃离的过程中左臂又被树枝撞断骨折,生死关头,麻雀舍生忘死的飞扑固然让人感动,可这妮子不顾一切的飞扑更加重了罗猎的伤情,罗猎现在痛得满头大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威霖看到罗猎的样子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同情,反而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麻雀对这厮的态度极其不满,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居然还笑得出来,罗猎如果不是为了大家怎么会伤得那么重?”

        陆威霖将仍然冒着青烟的冲锋枪扛在了肩头,乐呵呵道:“如果不是你扑上去,他也不会伤得那么重!”

        “怎么说话的?”

        陆威霖可不敢跟她继续理论,走向那只巨大的雪犼,雪犼的尸身仍在燃烧,空气中到处都弥散着焦臭的味道,陆威霖将套在脖子上围脖拉了上去,掩住了口鼻,这会儿功夫岩浆又向他们所在的地方蔓延了不少,他提醒众人道:“要尽快离开这里,用不了多久,整片雪松林都会被岩浆点燃,咱们一旦被火包围就出不去了。”

        这会儿功夫卓一手已经利用树枝将罗猎骨折的左臂固定好,陆威霖走了过来,主动将罗猎背起,罗猎疼痛稍稍缓解,他低声道:“想不到你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陆威霖歪了歪唇角:“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这样一来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什么两不相欠?刚才分明是罗猎救了大家!包括你!”紧跟在罗猎身边一脸关切的麻雀打抱不平道。

        陆威霖道:“你既然觉得欠他那么多干脆以身相许!”

        “你……”麻雀柳眉倒竖,凤目圆睁,可内心深处却并没有像表现出来的那样生气。

        颜天心率领众人终于来到了红岩口,因为人员众多,其中不乏老弱妇孺,他们不得不放慢行进的速度,而山顶喷涌而出的熔岩肆意奔流融化了积雪,在短时间内改变了天脉山的地貌,整个山坡之上熔岩河和大大小小的溪流纵横交错,下山的道路多处遭到阻断,绕开这些阻碍继续前进也耗去了他们更多的时间。

        当众人渐渐远离这座喷发的火山,他们心中的惶恐又开始被失落和怀念所占据,转身回望,已经看不到他们的家园,昔日美丽的天脉山完全被笼罩在烈焰和尘埃之中,俨然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目睹此情此境,不少人都留下了伤心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