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邪门了】(上)

第九十八章【邪门了】(上)

        他和其他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望着罗猎点了点头,罗猎从颈部取下一物,向陆威霖轻轻扔了过去,陆威霖伸手抓住,看清罗猎抛给他的正是那枚苦苦寻找的砗磲七宝避风塔符,虽然陆威霖并没有亲眼看到罗猎是如何取回这样宝物,却能够猜到罗猎必然经历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坚信。费劲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就这样毫不犹豫地交给了自己,不仅仅是兑现了此前双方联手时的承诺,更是表露出对自己的信任,陆威霖冷酷的内心深处感到一股融融的暖意。他看了看这枚避风塔符,然后又将塔符递向罗猎:“为什么不亲手交给她?”口中的她自然是叶青虹。

        罗猎淡淡一笑,给出了一个极其合理的答案:“我不喜欢她!”

        陆威霖扬了扬眉毛,唇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再不坚持,将避风塔符小心收好,然后道:“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给她!”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麻雀将两人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连她都不明白为什么,居然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禁不住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又生怕被他人看到自己此时外露的表现,悄悄转过身去,望向远方。

        此时火山再次喷发,虽然比不上此前的规模,可是积聚的熔岩明显加快了流速,卓一手提醒众人务必要马上离开这里。

        雪松林内忽然传来一声震彻天地的嚎叫,众人心中都是一惊,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灰色的大球沿着上方山坡迅速滑落,仔细一看,却是一头巨猿,它双目赤红,死死盯住前方众人。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从未见过体型如此庞大的生物,罗猎倒是在九幽秘境冰宫之中见过一只雪犼,可雪犼毛色纯白,眼前这只怪物却是毛色灰黑,稍一琢磨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面前的这头庞然大物就是此前的那只雪犼,它纯白的毛色也被漫天飞舞的火山灰沾染成了灰黑的颜色,不过罗猎还是从它庞大的身躯和赤红色的双目中认出了它。

        陆威霖和阿诺两人此前在九幽秘境内曾经和猿人有过交手的经历,可是那只猿人和这头雪犼相比简直如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他们两人在前者面前丢盔卸甲,被打得毫无反手之力,而今遇到这只无论体型还是战斗力都要超出猿人数倍的雪犼,顿时惊得面无血色。

        麻雀惊呼一声第一时间躲到了罗猎的身后,危险面前本能的反应是寻找安全感,所有人中,罗猎无疑是最能带给她安全感的那个,罗猎暗自苦笑,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就算有心保护麻雀,恐怕也是螳臂当车。

        所有人中第一个出手的却是卓一手,他第一时间从背后取下双筒猎枪,对准了雪犼,锁定如此庞大的目标根本不算难事,蓬的一声枪响,散弹向目标喷射而出,卓一手所使用的双筒猎枪为滑膛结构,枪膛内没有常见的旋膛线,特地加工成为高精度的光滑镜面,通过两支枪管射出的散弹有效射程虽然比常规武器要短,可是火力覆盖范围和杀伤力都很大,在深山老林中适合猎取熊虎豹野猪之类的大型猎物,相对于讲究精度的狙击枪而言,这种双筒猎枪对枪法的要求不高,更容易上手。

        散弹成功击中了雪犼的腹部,灼热的弹片烧灼了雪犼的皮毛,可是威力却不足以突破雪犼坚韧的表皮,它的身躯原地停顿了一下,然后一把抓起旁边的雪松,那棵雪松有常人大腿粗细,可是它稍一用力,就将雪松齐根拔起。

        陆威霖举起MP18冲锋枪,这支被称为子弹喷射器的武器开始喷吐愤怒的火舌,密集的子弹接连不断地向雪犼面门射去,雪犼虽然身躯庞大,可动作却极其敏捷,单手护住面门,在漫天飘舞的火山灰中左闪右避,觑准时机,右手抡起那棵雪松向众人抛了过去。

        卓一手射出第一枪的时候,众人已经开始向后撤退,而且有意识地分散开来,这是为了让雪犼无法同时兼顾攻击。虽然如此,那棵雪松被雪犼大力扔出,攻击覆盖的范围仍然极大。

        主动断后的陆威霖首当其冲,看到那棵横飞而来的雪松,陆威霖仰身躺倒在了地上,雪松从他的身体上方掠过,根部的土块噼里啪啦地砸落在陆威霖的身上。

        罗猎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转身抱住麻雀将她扑倒在了地上,用身体掩护住了她,麻雀突然倒地,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然后又被罗猎的身躯整个压住,感觉呼吸为之一窒,虽然周身剧痛,可芳心中却暗暗欣喜,危急关头,罗猎首先想到的还是自己,不惜用身体掩护自己,有生以来还从未有人对自己如此好过,心中又是幸福又是感动,身体的那点创痛根本算不上什么,只是被罗猎压得如此紧密,实在是有些羞涩难奈。

        女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营造编制出属于自己的浪漫,而男人却在多半时候跟不上女人的节奏,比如说罗猎,即便是暖玉温香抱个满怀,他的心中却没有生出一丝一毫旖旎浪漫的念头,所有的脑细胞都积极调动起来,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能够尽快逃命。

        雪松砸落在地面上,然后又因为惯性而向后方继续跳跃滑动,阿诺撒开两条大长腿没命地奔跑,至少在此刻他已经将喝酒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跟酒比起来还是性命更加重要一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能够保住性命,这辈子有的是酒喝。

        雪犼抛出雪松之后,向前重重跨出一步,然后利用地面的反弹力腾跃起来,它的攻击简单粗暴,大脚丫子向罗猎和麻雀踩了过去,罗猎抱着麻雀向右侧翻滚,雪犼踏了个空,又一把操起地上的雪松,照着前方拼命逃离的阿诺砸了过去。

        阿诺只觉得脑后飙风突起,吓得魂不附体,转身望去,却见那棵雪松兜头盖顶朝自己砸了下来,脑海中顷刻间变得一片空白,暗自叫道,完了!今天要丧命于此。

        雪松重重砸落在地面之上,激起灰尘万丈,幸运的是,阿诺竟然从树枝的空隙中漏了过去,虽然躲过了雪犼的这次重击,却无法躲过扑面而来的灰尘,整个人都被弥散而起的火山灰包裹。

        蓬!枪声响起,却是卓一手从侧方射来一枪,猎枪击中雪犼的腰部,雪犼怒吼一声,将手中的雪松向卓一手投掷过去,卓一手开枪之后马上就藏身到岩石后方,雪松砸在岩石上懒腰折成两段,木屑四处纷飞,有不少散射的木屑贴着卓一手的身体飞掠出去,高速插入他身后树干之中。

        雪犼被这一枪转移了注意力,忘记了近在咫尺的阿诺,抬腿从他的头顶跨过,直奔卓一手藏身的方向冲去。

        阿诺吓得呆若木鸡,仍然傻呆呆立在原地。陆威霖怒吼道:“闪开!”他的这声大吼才让阿诺重新回到现实中来,阿诺如梦初醒般闪向一旁。陆威霖扣动扳机,MP18冲锋枪瞄准雪犼的右耳,突突突疯狂射击,陆威霖坚信任何生物都会有弱点,雪犼的一身皮肉虽然强横,可毕竟是血肉之躯,绝不可能刀枪不入。

        果不其然,这一轮弹雨将雪犼相对薄弱的右耳打得稀烂,雪犼因为疼痛而放弃了继续攻击卓一手的打算,转而扑向陆威霖。

        罗猎几人分散开来的目的就是要让雪犼无法左右兼顾,来回周旋,疲于奔命,一旦将雪犼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马上开始撤退,陆威霖看到雪犼奔向自己,转身就逃。

        罗猎此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虽然立誓不再用枪,可是并没有发誓不用其他的武器,扬起右手,将早已准备好的手雷扔了出去,手雷瞄准了雪犼双腿之间的要害,倒不是罗猎下手狠辣,而是目前的形势下为了保住自己和同伴的性命不敢手下留情。

        雪犼应变奇快,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颗飞来的手雷,它张开大手,一把就将手雷抓住,那颗手雷在它掌心犹如一颗核桃在常人手中大小,手雷在雪犼掌心爆炸,虽然未能将雪犼右手炸掉,却也震得它掌心血肉模糊,半边手臂失去了知觉。

        陆威霖趁着这会儿功夫移动角度,冲锋枪瞄准雪犼的面门继续发射,雪犼左手遮住面门,竟然不顾陆威霖的射击,认准了向它投掷手雷的罗猎。罗猎向麻雀道:“快逃!”他居然转身向雪松林逃去。

        此时惊魂未定的阿诺和卓一手两人同时加入战团,意图通过射击来吸引雪犼的注意力,可是雪犼似乎已经识破了他们想分散自己注意力让自己疲于奔命的用意,这次它锁定了罗猎,决心先将这个对自己伤害最大的家伙置于死地,然后在腾出手来对付其他人。

        罗猎冲入雪松林的目的就是要利用雪松和烟尘的掩护来阻挡雪犼的速度,他们目前所在的坡地平缓空旷,在这篇开阔的山地缺乏掩护,以他们的速度根本无法和雪犼正面周旋。既然雪犼认准了自己,那么他刚好可以将雪犼重新引入雪松林,一来可以利用雪松林复杂的地形和这只庞然大物进行周旋,而来可以为同伴们创造逃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