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老友见】(下)

第九十七章【老友见】(下)

        岩浆沿着山体的斜坡有若大河奔流,向下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淌,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无可阻挡。

        卓一手为之色变,天脉山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是一处美丽祥和之地,从未有像今日这般可怕,他大声道:“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方克文此时也不得不暂且放下自尊,老老实实爬到了卓一手的背上。罗猎虽然额头撞破,可双腿并未受伤,目睹火山这次震撼人心的大爆发之后,体内的潜能再度被激发起来,居然忘记了疲倦,和铁娃一起快步奔跑起来。

        卓一手带领三人绕过蓄春泉,来到这里的时候,岩浆从右侧的斜坡已经绕行过来,形成的熔岩河横亘于前方,阻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灼热的岩浆流入蓄春泉内,激发出大量的白色水汽,罗猎几人根本无从分辨方向,幸亏有卓一手在,他带着几人从西北绕开,这样一来,距离想去的红岩口也越来越远,虽然他们最初想要尽快追赶上大部队会合,可是现实状况却让他们不得不改变路线。

        历经两个小时的辗转行进之后,他们总算远离了岩浆分布的范围,卓一手呼了口气,将方克文放了下来,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远方,视野中已经找不到大部队所处的位置,因为岩浆四处奔流,为了躲避肆意流淌的岩浆,他们不得不多次更改路线,如今已经绕到了天脉山西北的位置,距离山脚下虽然还有一段的距离要走,不过这段距离山势平缓,即便是熔岩流到这里,流速也会变得缓慢,已经对他们的安全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卓一手很快就将望远镜放了下去,漫天飞舞的火山灰严重干扰了视线,利用望远镜并不能比肉眼直观强上多少。

        方克文想要说声感谢,毕竟卓一手将他从火海中背了出来,可是酝酿半天始终无法说出口,他将此归咎于自己太久没有和人交流的缘故。在他鼓足勇气准备开口之际,耳边似乎传来呼救之声。

        方克文道:“你们有没有听到?”

        罗猎三人全都一脸茫然,方克文说得并不明确,不知他究竟指的是什么?

        方克文道:“有人在呼救!”

        罗猎倾耳听去,他的听力一直很强,甚至拥有了一些听风辨位的本事,可是周围的环境复杂多变,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更多关注于火山和岩浆,而忽略了其他,经方克文提醒方才仔细倾听,果不其然,在正西方向隐隐传来人声,而且是中文夹杂着英文的呼救声。

        罗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阿诺,在九幽秘境,他以自己为交换条件,让罗行木放了麻雀、阿诺和陆威霖三人,他和颜天心成功逃离九幽秘境之后,就对几人的安危极其牵挂,可是现实决定他无法返回九幽秘境寻找几人下落,只能希望三人能够凭借自身的本领和运气离开冰窟,而今听到人声,尤其是中英文混杂的呼救声,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阿诺。

        罗猎道:“我去看看!”

        卓一手皱了皱眉头,他向方克文和铁娃道:“你们两个在原地等候,我和罗猎过去。”

        方克文却道:“一起去!”一起去不仅仅是要同生共死,也是担心失去联络,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离开了卓一手的帮助,他们逃生的机会极其渺茫。

        卓一手也没有反对,几人一起循声走了过去。

        罗猎心中暗自佩服方克文超强的听力,其实方克文强大听力的养成和他五年在九幽秘境内的幽闭生涯有关,终日与寂静为伍,将一双耳朵磨炼得异常敏锐,周遭哪怕是一根针落地的声音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方克文的这种能力会随着对外界环境的重新适应而不断蜕化,和罗猎经受过的专门训练相比完全不同。

        声音是从一片雪松林内传来,雪松林内烟雾缭绕,却是山顶的雪松燃烧,山风吹动,烟雾和火山灰将这片密林笼罩,人一旦进入雪松林中就容易迷失方向。里面呼救的人其实距离走出雪松林并不算远,只是苦于视线受阻,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所以才会大声呼救,希望能够得到指引,幸运的是遇到了恰巧经过此地的罗猎几人。

        罗猎他们也不敢贸然进入这片雪松林内,卓一手大声问道:“我是连云寨的卓一手,你们是什么人?”他中气十足,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卓一手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答,他相信在这样的距离下对方肯定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之所以不回答,应当是对方非常谨慎,是敌是友还很难说,不过首先可以排除是山寨中人,否则早已做出回应。他示意罗猎几人隐蔽好,所有人取出武器以防万一,冲着刚才自己的那一嗓子,对方应该可以找到出路,如果是自己人还好,如果是敌人,说不定会面临一场突然袭击。

        罗猎虽然认为林中很可能是阿诺几人,可是在没有确认对方的身份之前,保持警惕也是首要之选。他们选好藏身之处,悄悄观望着雪松林的方向,约莫过了五分钟,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雪松林内探头探脑走了出来,金灿灿的头发在暗夜中显得极其显眼,罗猎看得真切,来人正是在九幽秘境中分开的阿诺,他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从藏身的巨石后闪身而出,大声道:“阿诺!是我!”

        阿诺愣了一下,然后努力地睁开双目,于漫天飞舞的火山灰中找寻到了罗猎挺拔的身躯,虽然模糊,可是阿诺已经从声音中先行辨明了罗猎的身份,他激动的几乎跳了起来,大吼道:“罗猎,OH,MY  GOD!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他撒开两条大长腿向罗猎奔去,此时一个窈窕的身影从雪松林中奔出,宛如一只高速奔跑的小鹿,惊人的速度在中途就超越了阿诺,第一时间冲到罗猎的面前,在距离罗猎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了少女的矜持,猛然一个停顿,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不知是因为剧烈奔跑还是因为尴尬,布满雀斑的面孔明显有些发红,虽然带着羞涩,可是一双明亮的双眼仍然喜悦地望着罗猎,毫不掩饰劫后重逢的开心和快乐。

        阿诺望着麻雀的背影,嘴巴张得如同一只惊诧的河马,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还在雪松林中疲惫不堪,步履艰难的麻雀怎么就突然爆发了如此强大的小宇宙?

        麻雀短暂地犹豫之后,然后做出了一个极其豪爽的举动,挥拳在罗猎的肩头捶了一记:“你命可真大!”

        不想这一拳却捶在了罗猎的伤口,罗猎闷哼了一声,皱了皱眉头。

        麻雀啐了一声道:“娇气!”心中却因他的表现而生出关切,可是当着周围人的面又不想表现,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铁娃笑着招了招手道:“铁娃,你不认得我了?”

        麻雀在杨家屯的时候对铁娃就极其关心,铁娃对她印象自然深刻,刚才抱着安大头一直乐呵呵看着,听到麻雀呼唤自己,这才笑着走了过去亲热地叫了声姐。

        罗猎也微笑走向阿诺,两人同时伸出手掌对击了一下,然后双手相握,彼此肩膀轻轻撞击了一下,男人之间的交流原本就不需要太多言语的表述,阿诺道:“有酒没有?我就快渴死了!”目光已经锁定了卓一手腰间的大葫芦,酒鬼于酒有着超人一等的敏锐嗅觉。

        饮酒和解渴并没有任何直接的因果关系,可对阿诺而言这却是一个无可更改的定式。定式一旦被打破,他就会进入不平衡的状态,目前身体上已经率先表现出来了,脚步虚浮,双手发抖。

        卓一手当然留意到了这黄毛老外双眼的贼光,他拍了拍大葫芦道:“药酒!”

        “我不挑剔!”对一个货真价实的酒鬼来说,就算葫芦里装得是医用酒精,他一样可以如获至珍地吞下去。

        罗猎的目光却继续投向远处的雪松林,他总觉得里面应该还有一个,很快他的感觉就被验证,陆威霖背着一杆MP18冲锋枪走了出来,刚才他一直隐藏在林中,卓一手等人警惕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留有后手,派出阿诺先出来打探情况,陆威霖和麻雀两人则继续埋伏在雪松林中,在后方给阿诺掩护,万一情况有变,他们还可以保护阿诺迅速退入雪松林,利用雪松的掩护和对方周旋。不过幸好来的是自己人,双方也免除了交火的必要。

        陆威霖英俊的面庞有若大理石雕塑一样轮廓分明,他向来不是一个表情丰富的人,即便是劫后重生,见到了罗猎,脸上仍然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笑意,不过他的眼神是温暖的,其中没有任何的敌意和杀气,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已经是释放出最大的善意。

        距离月底只剩下一天,大家手中还有月票的请给章鱼,多多订阅支持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