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老友见】(上)

第九十七章【老友见】(上)

        其实罗猎几人中途并没有任何耽搁,在卓一手返回木屋拿回东西之后,他们四人即刻上路,原本他们循着大部队的足迹追赶,按照他们的速度本该早就追上,可是在火山喷发之后,山顶喷射出来的岩浆四处流淌,下山的道路多处都被阻断,而且火山灰如同天空中下了一场黑雪,严重干扰到他们的视线,如果不是有卓一手同行,单凭罗猎几个恐怕根本找不到下山的路线。

        卓一手虽然对天脉山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可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火山喷发,摧毁树木建筑的同时也让山体地貌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卓一手驻足回望连云寨的方向,看到原本连云寨所在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这座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山寨也终究难逃厄运,卓一手从心底发出一声长叹。

        罗猎听到了他的这声叹息,也从卓一手的这声叹息中体会到了他此刻心中所想,轻声道:“寨子没了可以再建,只要人在,就能够从头再来。”

        卓一手转过脸去,看了看这意志强大的年轻人,声音中仍然无法掩饰内心的失落和忧伤,沉声道:“只怕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了。”数百年的经营方才拥有连云寨今日之基业,而今毁于一旦,又岂是一夕一朝能够建成?

        卓一手看到了连云寨被熔岩毁灭,而方克文却看到自己的生命犹如凤凰一般在喷发的熔岩中浴火重生,五年来,他从未向此刻这般对未来充满了向往和希冀,对他而言犹如经历了一场重生,正是因为这场重生的来之不易,他才格外珍惜,嘶哑着喉头催促道:“快走吧!”十万火急,已经容不得一分一秒的耽搁。

        卓一手并没有急于赶路,而是利用身上的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状况,无论形势如何紧急,也需看清方向,这种时候每一步都关乎性命,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如果盲目前行,只怕会迷失方向。

        罗猎向方克文笑了笑,以此来缓解他的急躁和紧张,罗猎能够理解方克文此时的心情,其实他也同样着急,可是他知道卓一手的停留绝不是有意拖延,而是为了寻找最佳的逃离路线。

        铁娃紧紧抱着安大头,生怕安大头再度从自己的怀中逃离,安大头双眼眯缝着,目光充满了不安,有生以来何尝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吓得它不停呜咽,一双三角形的耳朵没精打采地耷拉在头顶,脑袋不停往铁娃的怀中拱,寻找温暖的同时也在寻找安慰。

        卓一手的动作忽然定格在那里,他找到了撤退的队伍,让他意外的是,队伍并没有按照原定的计划撤离,而是取道红岩口,卓一手很快就想通了这样安排的用意,从火山口喷涌而出的岩浆沿着山体四处奔流,岩浆阻断了山间道路,迫使撤离计划发生了改变。

        卓一手将望远镜放下,指了指远处道:“他们往红岩口的方向去了,咱们也跟上去,那边坡度较缓,岩浆的流速相对缓慢。”

        选定方向之后,四人迅速撤离,卓一手熟知山中道路自然不用说,铁娃自小在山村中长大,正值少年,体力极佳,相对而言,反倒是罗猎和方克文两人拖慢了撤离的速度,他们两人从九幽秘境之中逃出原本就耗尽了体力,方克文腿脚本来就不便利,又因为中毒而被卓一手施行放血疗法,这让他更是雪上加霜,走了一段距离就落在了后面,幸好有罗猎陪着他,方克文暗自感激罗猎的体恤,却不知罗猎也是体力透支。

        卓一手步伐很快,丝毫没有等待他们的意思,铁娃紧跟卓一手的脚步,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罗猎和方克文被远远甩在了身后,提醒道:“卓先生,您走慢一些。”

        卓一手没有理会他,仍然大步流星继续赶路。

        铁娃道:“他们就快跟不上了。”

        卓一手转身看了一眼道:“跟不上就只能死,不想一起死的话就快走!”他声音严酷,不夹杂任何的感情,事实上他对罗猎和方克文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大家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算起来也是今天刚刚认识而已,为了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牺牲性命并不值得,更何况他并非存心抛弃两人,始终在前面引路,如果他们两人因体力不支而跟不上又岂能责怪自己?

        铁娃有些不满地看了卓一手的背影一眼,他放慢了脚步,和卓一手拉开了一段距离,又和罗猎、方克文两人保持了一段距离,这正是他的聪明之处,利用自身来充当联系卓一手和后者之间的桥梁,保证卓一手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同时也让罗猎和方克文看清自己。

        方克文一瘸一拐的步伐越发蹒跚起来,手中的木杖点地的力道明显在加强,他想要通过这种支撑的方式来分担双腿的负担,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他就快支持不下去了,恨不能沿着倾斜的山坡滚落下去。

        在他准备坐下休息的时候,罗猎搀住了他的臂膀,这种时候如果坐下去只怕很难站起身来,罗猎道:“不能停!”

        方克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想歇歇……”

        罗猎用嘲讽的眼光看了他的右腿一眼:“我倒忘了,方先生是残疾人。”

        方克文明知道这货是在用激将法,可仍然免不了被刺激到了,一张丑怪的面孔因为愤怒变成了紫红色,恶狠狠盯住罗猎,咬牙切齿道:“我早就警告过你!”

        罗猎道:“人死了,再强的自尊都没用。”

        方克文用力摆脱开罗猎的手臂,然后挺直了腰杆,大步向前面走去,却不巧踩在了凹处,身躯失去平衡一个踉跄扑倒下去,幸亏罗猎及时将他搀扶住,方克文怒吼道:“滚开!我自己可以走!”

        他的这声大吼把罗猎吓了一跳,然后他奋起所有的力量再次甩开罗猎的手臂,罗猎却因为这股力量而失去了平衡,摔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远远走在前方的卓一手停下了脚步,透过漫天飞舞的火山灰,他先是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目光越过那道身影看到远方一个模糊的身影一瘸一拐地向这里走来,卓一手虽然看不清方克文的样子,可是他却真切感受到了对方的倔强和坚持,他的目光收回到驻足等候的铁娃身上,不知为何从内心深处涌起一阵难言的愧疚。方克文冒死营救铁娃的一幕在他的脑海中突然闪回,生死关头,求生的本能让他忽略了自己长久以来秉持的救死扶伤的本心,卓一手不由地扪心自问,如果抛弃身后的这些同伴,即便是成功脱险,他以后的岁月会不会终日遭受良心的谴责?

        同样歉疚的还有方克文,他明白罗猎的良苦用心,也知道罗猎绝非有意取笑自己的残疾,可是他仍然被罗猎成功激怒,愤怒的他爆发出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潜力,罗猎阻止了他的摔到,却因为他而跌倒,罗猎的身法明显失去了昔日的敏捷和灵动,额角撞在坚硬的岩石上,皮肤被磕碰,殷红色的鲜血涌了出来。

        方克文丢下自己的拐杖,躬身去搀扶罗猎,内心中充满了歉疚,喃喃道:“我不是存心的……”

        罗猎用手捂住额头的伤口,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涌了出来,不过仍然无法掩盖住他英俊面孔上的明朗笑容:“我也不是存心的。”

        铁娃已经抱着安大头向两人跑了过去,知恩图报,铁娃虽小可是也明白这个道理,纵然无法逃脱又如何?罗猎和方克文先后都救过他的性命,就算是为他们丢掉这条性命也死而无憾。

        铁娃本以为卓一手会不顾而去,可是一个身影很快就从他身边超过,却是卓一手折返回来,生死关头往往是最考验人性的时刻,卓一手也终于做出了无愧于本心的选择。

        他帮助罗猎迅速处理了一下额头的伤口,淡然道:“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娇生惯养,这么点苦就受不了了?”

        罗猎笑道:“我只是关心脑袋上会不会留疤?”

        卓一手手法娴熟地为罗猎将伤口包扎好,然后将他扶起:“会毁容,省得你去祸害良家妇女。”

        铁娃笑点颇低,一旁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孩子的性情单纯善良,虽然他刚才因为卓一手表现出的绝情而愤怒,可是随着卓一手的回归,心中的那点儿怨恨早已烟消云散。

        卓一手看了方克文一眼,点了点头道:“我背你!”

        方克文怪眼一翻:“我走得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打断,整个山体再度剧烈战栗起来,他们踉跄着身体,纷纷坐倒在地上。一道火红的烈焰从山顶的正中心喷涌而出,带着滚滚浓烟直冲夜幕,熔岩的火光染红了夜空,从山底地心深处喷涌而出的大量岩浆高速射向夜空,然后又在重力和山风的作用下四处散落,犹如一眼巨大火红的喷泉,四处飞溅的岩浆融化了积雪寒冰,摧毁并点燃了大片的雪松林,火借风势迅速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