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雪犼现】(上)

第九十六章【雪犼现】(上)

        连云寨的这场内部会议时间很短就已经结束,毕竟火山爆发迫在眉睫,谁也不能将时间耽搁在无休止的讨论上,通过短暂的会议决定,连云寨即刻全员撤离,前往天脉山东南五十里外的青驼岭,那里也是天脉山的势力范围,可以暂时为他们提供安身之所,至于最终的去向,还要等到逃过眼前这场天劫再说。

        其实在多半人的心里希望这场火山爆发的威力不会太过强大,若是火山爆发之后,连云寨得以保留,他们仍然会回到这片已经生存八百余年的土地。故土难离,每个人都是一样,内心深处充满眷恋。

        虽然颜天心下了即刻撤离的命令,可是仍然有人不愿离开山寨,这其中多半都是一些行将就木的老人,他们已经将这里视为埋骨之地,又怎能甘心舍弃家园。

        转移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当晚七点左右,在反复的动员甚至不得已采用强制手段下,连云寨方才开始了全面撤离。

        罗猎帮着铁娃将那帮来自杨家屯的老人送上马车,看到长长的撤离队伍从连云寨已经延续到了半山腰。铁娃抱着安大头道:“罗叔,咱们也走吧?”

        罗猎转身看了看身后,自从回到连云寨之后,颜天心就忙于诸般事务,甚至抽不开身和他说话,罗猎望着远处指挥若定的颜天心,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他轻声道:“我还要去接一个人!”

        罗猎要接的这个人就是方克文,方克文在接受卓一手的放血疗法之后,手足酸软无法行动,如今还躺在卓一手的木屋中休养,现在到了撤离的时候,别人忘了这件事,罗猎可不能忘。

        “我跟你去!”铁娃道。

        罗猎点了点头,带着铁娃往木屋方向而去的时候,正遇到同样前来的卓一手。

        卓一手也没忘了留在木屋中的方克文,他刚才一直都在忙着山寨的事情,他有不少东西还未来得及收拾,木屋中留有不少他多年来搜集的珍贵药草,还有他毕生行医的心得,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有了卓一手引路,回去就变得顺利了许多,行至中途,铁娃感觉到有东西飘落到自己的脸上,他还以为是雪,用手一抹,发现手指乌黑,这才知道是火山灰。

        三人用棉布蒙住口鼻,避免火山灰随着呼吸进入肺腑。鹅毛般的火山灰越飘越多,眼中干扰到了他们的视线,若无卓一手这个识途老马,罗猎和铁娃十有八九会迷失在漫天飞灰之中。

        罗猎的内心也变得非常紧张,从眼前的状况来看,火山随时都可能爆发,虽然都说人定胜天,可是在大自然暴怒之时,还是应当暂避锋芒,不然必将被碰得头破血流,甚至赔上性命。自从来到苍白山以来,他的运气还算不错,可是人不可能始终走运,所以还是要适当地规避风险。

        来到黄泥泉附近,看到温泉内犹如开锅一般,混浊的温泉水沸腾冒泡,周围热气腾腾,这里距离卓一手的木屋已经不远,看到一个身影拄着木棍一瘸一拐朝他们走了过来。

        罗猎从对方的身形已经判断出来人是方克文,原来方克文在他们离去之后,休息了一会儿,出门看了看天色,感到形势不妙,于是找了根衬手的棍子强撑着离开了木屋。

        虽然罗猎临走之时说过回来接他,可是方克文此前就有过被同伴无情抛弃的经历,罗猎几人离去的时间越久,他的内心就越是惶恐,生怕被人抛弃的情景重现,这也是方克文决定放弃继续等待,选择自行离开的原因。

        看到罗猎果然信守承诺,于火山爆发前夕冒险前来接应自己,方克文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惭愧,五年的地底孤独求生的日子,让他对人性的险恶已经深恶痛绝,甚至早已失去了对人最基本的信任,在认识罗猎和颜天心之后,昔日冷却的内心渐渐找回了温度,同时也找回了一些对友情的信心。

        罗猎看到方克文已经明白他心中所想,不过并未点破,微笑道:“方先生迎我们来了。”

        方克文自我解嘲道:“有些等不及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一笑而过。铁娃看到方克文丑怪的样子,心中惧怕,一时不敢靠近,抱着安大头远远站着。

        罗猎道:“铁娃,你照顾方先生,我陪卓先生回木屋那东西。”

        铁娃应了一声,仍然不敢靠近。

        罗猎和卓一手离去之后,方克文看了铁娃一眼,知道这孩子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相貌丑陋所以不敢靠近,不由得想起自己在津门的亲人,他们想必都认为自己已经死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知他们见到会作何感想,是否会受到惊吓?

        山顶的白烟越来越浓,铁娃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状况,怀中的安大头两颗黑豆般的大眼流露出惶恐的光芒,发出咦咦呜呜的声音,铁娃抱紧了安大头,利用这样的方式给它些许的安慰。

        方克文道:“不用怕,火山喷发只是一种自然现象,照我看一时半会儿还暂时不会爆发。”其实火山什么时候喷发他也不知道,从眼前的状况来看,喷发迫在眉睫,他只是想铁娃这孩子安心一些。

        铁娃体会到方克文的善意,点了点头道:“这座山会失火吗?”

        从他的话中方克文就知道他还从未见过火山爆发的景象,微笑点了点头道:“会!”

        “会有火龙出来吗?”

        方克文被铁娃的这句话给问住了。

        铁娃解释道:“我奶奶说过,苍白山的很多山里面都住着火龙,它们平时都在睡觉,每隔一段时间会飞出来作威作福。”

        方克文正向回答,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剧烈震颤了起来,不远处的黄泥泉突然喷出一股泥黄色的水流,水流直冲天空高约十六米,滚热的喷泉在空中散落下来,方克文慌忙拉着铁娃后退,避免被灼热的泉水烫伤,黄泥泉的水质中含有大量的硫磺,所以才会呈现出类似于泥浆一样的色彩。

        两人退后的时候,地面的震动越发剧烈,震得他们根本无法站稳,跌倒在地面上,铁娃失去平衡,安大头也落在了地上,这小狗出于本能,惶恐地向远处逃去。

        铁娃呼唤着安大头的名字,爬起身来摇摇晃晃追赶了上去,方克文生怕这孩子有所闪失,也一瘸一拐追了上去。

        整座天脉山都开始震颤,仿若被巨人的一双手剧烈摇晃着,天脉山在这剧烈的摇晃下散了架,山岩从顶部接二连三的滚落,砸断了树木,碾压着雪下枯黄色的小草,在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快的同时,压抑在山底千年的岩浆在一声沉闷的低吼声中冲出了山体的束缚,远远望去,赤红灼热的岩浆直冲天际,宛若一套通体燃烧的火龙冲入黑云密布的天空,云层被这条火龙逼得四周退散,而云层又在退散的过程中,彼此剧烈冲撞摩擦,原本浓得化不开的黑云迅速转动起来,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中心的黑洞犹如一张深不见底的巨口,试图将直冲天域的火龙吞下,可是却被火龙灼热的身体逼得步步退散,无数紫色的闪电在漩涡的边缘跃动。

        火山灰宛如鹅毛从天上飘飘洒洒地降落,如同下起了一场黑雪。

        铁娃好不容易才将安大头抱住,一棵高大的雪松却向他砸落下来,方克文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冲上前去将铁娃扑倒在地,两人沿着雪坡滚落,刚刚离开原来的位置,那棵雪松就砸落在地上,一时间雪花飞溅。

        罗猎和卓一手两人从木屋中拿了重要物品之后出来,刚好看到眼前惊魂一幕,如果不是方克文反应及时,铁娃只怕已经被那棵雪松砸中,十有八九会性命不保。

        两人来到近前将方克文和铁娃搀起,卓一手抬头看了看山顶的方向,脸色严峻道:“尽快离开这里,再晚就来不及了。”

        连云寨的人马已经撤退到了半山腰,火山爆发前的剧震让不少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一时间人仰马翻,其中有人和牲畜沿着雪坡滚落下去,等到这场震动稍稍平息,重新整理队伍,所有人在真正感受到这场大自然暴怒的威力之后,不得不暂时放下对家园的留恋,加快脚步离开这个即将被熔岩和火山灰占据的世界。

        颜天心终忍不住回头张望,看到红彤彤的山顶已经被滚烫的岩浆覆盖,冰与火交融的情景美丽却又残酷,随着岩浆范围的扩张,拥有数百年历史的连云寨终将毁于一旦,有些事非人力能够挽回。只希望罗猎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转念一想,像他那样的人就算遇到了危险也能够逢凶化吉,和他们此前的经历相比,眼前的这场考验对罗猎而言应该算不上什么。

        二当家付国胜来到颜天心的身边,低声道:“掌柜的,东南方坡度最大,所以熔岩的流速相对较快,咱们如果直接前往青驼岭,恐怕不等到那里道路就会被熔岩封住。”

        颜天心秀眉微颦,付国胜所说的情况她也都看在眼里,点了点头道:“依你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