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连云寨】(下)

第九十五章【连云寨】(下)

        卓一手询问方克文是不是误食了什么东西?罗猎想起方克文在地**赖以为生的紫色苔藓,详细为卓一手描绘了一遍。

        卓一手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应当是紫秀萝,那东西生长在水火交融之地,我在苍白山这么久也只是见过一次。”知道了方克文因何中毒,自然就有了解救之法,罗猎和颜天心也因此而松了口气,幸亏两人没吃那东西,否则只怕也要和方克文一样中毒了,颜天心最为害怕得是变成方克文现在这个样子,多半女人对容貌比性命更加看重,颜天心也不能免俗。

        过度的疲惫已经让他们忘记了饥饿,提起紫秀萝,方才感到腹中饥饿难忍,还好卓一手这里有刚刚蒸好的野菜窝窝,趁着他为方克文医治之时,两人匆匆填饱了肚子。

        方克文经卓一手施救之后不久就醒了过来,只是手足酸软,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却是被卓一手割破手腕,放出了不少的毒血,卓一手的医术也和通常的认识不同,他认为方克文因为长期服用紫秀萝之类的有毒食物,所以毒素已经进入血液,想要清除体内的毒素必须通过放出毒血,再生新血,辅以解毒药物的治疗,如此周而复始循序渐进,方才能够彻底治愈方克文体内的遗毒。可是这样的治疗方法也有弊端,方克文因失血而手足酸软,劲力全无,现在连走路都变得困难了,在这样的状况下继续赶路并不现实。

        几人商量之后,决定将方克文暂时留在这里,其余三人即刻前往连云寨通知所有人撤离。

        卓一手带着两人来到寨门前方的时候,虽然只是下午三点左右,天色却已经接近全黑,头顶的云层压得很低,仿佛触手可及,让人从心底感到一种深重的压抑,风不像刚才那般剧烈,气温也似乎提升了一些,空中的云层浓郁如墨,螺旋形凝固在那里。

        颜天心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用围巾遮住口鼻,她和罗猎跟在卓一手的身后,卓一手提着马灯走在最前方,来到山寨门前,他右臂举起马灯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将马灯照亮自己的面庞,让寨门岗哨看清自己的样子,朗声道:“开门!我等前来拜祭寨主!”

        在认出卓一手的样貌之后,右侧的小门缓缓开启,前来迎接的土匪全都在右臂上扎了一条黑纱,以此哀悼寨主新丧。

        昔日的雄风堂如今也被布置成为灵堂,让颜天心哭笑不得是,这群部下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一张自己的画像,摆放在雄风堂的正中。罗猎却从画像上看出了一些奥妙,这画像是标准的炭笔素描,画得非常传神,和照片几乎没有差别,单从画像上来看,画手必然深谙西洋美术,进入二十世纪,虽然西洋绘画技法渐渐传入中国,可毕竟波及的范围算不上广,更何况在这远离繁华都市的深山老林之中,罗猎首先想到的就是禹神庙前方的美杜莎雕塑,两者都是来源于西方的艺术,颜天心也曾经提起过,当年那位法国石匠的后代又来到天脉山避难,她的西方教育大抵是源于此,由此判断这幅素描人像十有八九也是出自于那位法国石匠后人之手。

        卓一手在连云寨中的特殊地位让他们顺利进入了灵堂,并未受到任何的盘问和质疑。因为灵堂内集聚着数百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专注于颜天心遇害的事情上,所以并没有人去特别留意乔装打扮的颜天心。

        卓一手缓步走向一位中等身材的男子,他是连云寨的二当家付国胜,有智多星之称,也是连云寨的元老,早在老寨主颜阔海的时候就已经得到重用,同时他也是颜天心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

        颜天心和罗猎在不显眼的角落站着,目前她还不想引起太多的关注。

        卓一手向付国胜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低声道:“二掌柜,大当家的死讯是否确定?”

        付国胜指了指一旁满脸悲伤的徐老根道:“徐老根亲眼所见,不会有错。”

        徐老根点了点头,拿捏出悲不自胜的表情道:“凌天堡假借肖天行做寿将苍白山各大当家骗了过去,然后伺机一网打尽,大当家于寿宴之上遇害,不幸身亡了。”

        其实他刚才已经宣布了这个消息,如今重复说来,仍然引来了一阵痛哭唏嘘之声。

        颜天心听到这句话,心中已经断定徐老根必然是假传消息。看到众人的反应,心中又感到阵阵安慰,看来别有用心背叛山寨的毕竟是少数人。

        卓一手也没有急于点破,盯住徐老根道:“你亲眼所见?”

        徐老根重重点了点头,以此来表示这消息的确定无疑。

        卓一手道:“有二十多个弟兄随同大当家过去,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平安无恙地逃了回来?”

        徐老根道:“卓先生是怀疑我了?”他也是一只老狐狸,心态沉稳,临危不乱。

        卓一手单刀直入道:“徐老根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是如何勾结狼牙寨陷害寨主和兄弟们的?”

        徐老根为之一怔,他也是见过风浪的人物,虽然面对卓一手的质问,可是并没有乱了方寸,一脸委屈道:“卓先生此话从何说起?我对寨主忠心耿耿,为山寨兢兢业业,对兄弟们肝胆相照,冒着死亡危险,出生入死,历尽辛苦回来报信,却想不到你竟然怀疑我?”

        卓一手只是冷笑。

        颜天心的声音从角落中响起:“至少你说得并不是实话!”

        颜天心缓步走出,揭开蒙住半边面孔的围巾,真实面容暴露于众人之前。

        徐老根看到颜天心突然现身,这才明白卓一手刚才为何会质疑于他,内心惶恐到了极点,想不到颜天心竟然能够从凌天堡逃出生天,这该如何是好?他应变也是奇快,马上扑通跪了下去,激动道:“大当家,真得是您?我还以为您遭遇了不测,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颜天心冷冷道:“你不是亲眼见到我已经死了吗?”

        徐老根摇了摇头道:“想来我是看错了……”话没说完,已经被卓一手从背后一脚踹倒在了地上,卓一手掏出毛瑟枪怒道:“吃力扒外的东西,我崩了你!”

        徐老根惨叫道:“冤枉啊,我冤枉啊!”

        颜天心让人将徐老根先押下去,当务之急是将火山即将喷发的消息通报众人,指挥大家撤离,至于徐老根的事情只能押后再审。

        众人看到颜天心平安无恙地回到连云寨自然扫却愁云,一个个笑逐颜开,纷纷过来相见,颜天心却因为时间紧迫,无法和众人一一寒暄,她来到灵堂正中,站在自己的那张遗像前,朗声将天脉山即将喷发之事公诸于众。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心情顿时又跌入了低谷。

        颜天心马上传令转移,火山爆发的事情刻不容缓,对他们所有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众人纷纷前往收拾的时候,颜天心将连云寨的几位头领召集在一起开了个简短的会议,主要的议题就是确定转移的地点。

        罗猎身为外人,并不适合参予其中,独自一人来到外面,抬头看了看越发阴暗浓重的云层,心中不禁为麻雀几人担心起来,麻雀的身边虽然有陆威霖和阿诺保护,可是他们能否从错综复杂的地洞中走出来还未必可知,眼前的状况下,重新进入地洞中找寻他们也不现实,只希望他们吉人自有天相。

        罗猎想得正在入神之时,有一个毛茸茸的物体跑到了他的身边,蹭着他的右腿,低头望去,却是瞎子的宠物狗安大头,安大头看到罗猎异常亲热,伸着鲜红的舌头亲昵地蹭着他的裤脚,罗猎笑了起来,躬身抱起了安大头。看到远处一个敦实的少年朝自己走了过来,正是他们在杨家屯救下的铁娃,原来铁娃陪同那些老人前往白山的途中被人追上,却是颜天心路过杨家屯的时候发现了那些土匪的尸体,于是带人追踪查看情况,了解到发生的事情之后,她让人护送铁娃和那些老人来了天脉山,毕竟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徒步前往白山所冒风险太大。

        铁娃说完别后经历,罗猎方才明白他是如何到了这里,举目看了看山头,黑烟越来越盛,和天空中的黑云连成了一体,刺鼻的硫磺味道已经充斥在天地之间,罗猎预料到距离这场火山大爆发已经为时不远了,他向铁娃道:“你还不尽快收拾,马上山寨的人全都要转移。”

        铁娃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好收拾的。”除了一只弹弓他身无长物,奶奶又死了,这世上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罗猎望着这可怜的孩子,心中怜悯顿生,轻声道:“你不如跟着我去白山吧。”铁娃倔强坚强,而且为人机灵,更何况张长弓已经认了他当徒弟,还是先将他带到白山和等在那里的张长弓会合,以后再确定他的去处。

        铁娃听闻师父就在白山,自然满心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