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连云寨】(上)

第九十五章【连云寨】(上)

        方克文为之语塞,他此前的确这样说过,如果不是罗猎提醒,他险些就忘记了这件事,罗猎和颜天心都好端端的,甚至包括他自己都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更不要说什么毒发身亡,方克文懒得解释,因为就算是他说,别人也不会相信。

        颜天心不想方克文难堪,小声道:“这里距离连云寨不远,咱们还是尽快过去吧。”

        罗猎走过方克文身边的时候友善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看来方克文所谓的中毒,只不过是一种心理暗示,方克文当年或许尝试离开过,始终未能如愿的原因一是因为环境不允许,二是因为他在内心深处惧怕离开,所以才无法像自己这般不屈不挠的努力坚持下去。

        风卷云动,空中阴云聚集的速度明显开始加快,在云层漩涡的中心,一道道细小的紫色闪电不停跳跃,犹如群蛇乱舞。

        天色虽然黯淡,可是并没有影响到颜天心对道路的判断,他们从北麓进入,但是现在逃出隧道之后,却已经落在天脉山南面的蓄春泉附近,蓄春泉是天脉山五大温泉之一,颜天心曾经不止一次来这里休闲度假。

        还没等他们走近蓄春泉,就看到泉水方向冒升出的大量白烟,烟雾缭绕中,一眼热腾腾的温泉喷涌而出,最高处距离地表约有五十米,过去从未有过这样的现象,看来天脉山这座火山的苏醒,让山体的内部结构正在迅速发生变化,包括蓄春泉在内的温泉压力也发生了改变。

        蓄春泉旁边的五栋石屋只剩下一个老头儿值守,通常只有召开山寨全员大会时候才会发生这种状况。

        那老头儿看到寨主亲临慌忙前来行礼,颜天心问过他之后,果然如此,今晨连云寨的二当家付国胜就将所有人召集到寨子里共商大事,至今都未回还。颜天心仔细询问,可惜那老头儿糊里糊涂,再加上本身在山寨的地位卑微,核心的内部状况自然无从知晓,从他嘴里也问不到特别的状况。于是她让那老头儿准备了替换的衣服,配备了常用的武器。

        三人循着山路上行,一路之上倒也顺利,不到两个小时,山寨的大门就已然在望了,为了谨慎起见,颜天心并没有选择直接前往山寨,而是先去了山寨附近的雪松林内,利用那里的高地观察山寨外部的状况。

        罗猎举起望远镜望去,却见山寨大旗降到了旗杆的一半处,大门之上悬挂黑纱,内心不由得一怔,他将望远镜递给颜天心。

        颜天心看到此情此景,咬了咬樱唇道:“看来他们认为我已经死了!”

        罗猎点了点头道:“十有八九就是如此,只是不知为何你的死讯传得如此之快?”

        颜天心第一时间想起了在凌天堡背叛自己的玉满楼,在没有确定自己的死讯之前,她的部下不可能这样做,应该是别有用心之人,先行回到了连云寨向所有人宣布了自己的死讯,扰乱人心,引起山寨内部的混乱。

        罗猎低声道:“怎么办?”现在这种状况下如果从正门进入肯定会让内部的谋逆者有所准备,甚至会先行下手除掉他们。

        颜天心道:“咱们先去卓先生那里。”

        颜天心口中的卓先生乃是连云寨的郎中卓一手,此人是兽医出身,蒙古族,如假包换的蒙古大夫,可是他医术精湛,在连云寨内颇有威信,平时卓一手没有伤员医治的时候就住在松林西南的木屋内,这里濒临黄泥泉,周围植被丰富,药草丛生。除了三九严冬,卓一手大部分时间都会去深山采药,颜天心去找他之前,也无法确定卓一手在不在家,心中打定了主意,如果卓一手也不在家,他们只能硬闯连云寨了。

        来到卓一手所住的木屋,屋内空无一人,颜天心推开房门,看到房间内火盆仍然没有完全熄灭,由此推断出卓一手应当离去不久。

        负责在门外守望观察状况的方克文正在四处观察的时候,身后响起枪栓拉动的声音,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放下武器,慢慢转过身来!”

        方克文举起了双手,暗叹自己过于麻痹大意,连对方来到身后都没有觉察到。

        此时颜天心的声音从房内传来:“老木头,你的眼睛果真是越来越不好用了。”从冰宫地穴逃生之后,颜天心的嗓子就变得有些沙哑,尽管如此对方还是第一时间就辨别出她的身份。

        门前雪松粗大的树干后,一个魁梧的身影闪出,他头戴棉帽,身穿黑色羔羊皮大袄,外披一件白色的斗篷,这斗篷轻薄并不能起到御寒的作用,可是在银装素裹的雪野之中能够很好地起到隐蔽作用,方克文刚才也曾经仔细观察过这棵雪松周围,就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

        颜天心的口中的老木头就是蒙古大夫卓一手。

        见到颜天心现身,卓一手赤红色的四方面庞上浮现出会心的笑容,卓一手在连云寨的地位非常特殊,和其他女真后裔不同,卓一手是连云寨内唯一的一名蒙古人,从历史上来说,女真人乃是被蒙古人灭族,彼此之间应当是世仇,可卓一手却选择和这些异族人生活在一起,而且还相处得颇为融洽,他还有一个身份是老寨主颜阔海的义子,前寨主颜拓山的义兄,颜天心从小就将他当成自己的亲大伯一样看待。

        卓一手警惕地望着颜天心身边的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手中的枪仍然没有放下,他首先要证实颜天心并非是受了两人的胁迫。

        颜天心做了个手势,示意卓一手不必紧张,略有嗔怪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不必多心。”

        卓一手花白的眉毛拧结在一起,他对颜天心的情况非常清楚,根据他的了解颜天心好像没有这样的朋友。

        颜天心向周围看了看,警惕地说道:“进屋再说!”

        卓一手点了点头,几人一同进了木屋,颜天心长话短说,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卓一手听完不由得义愤填膺,咬牙切齿道:“玉满楼那个混账竟然编造谎言,故意传出你的死讯。”

        颜天心低声道:“他来了?”

        卓一手摇了摇头道:“没有回来,只说是被狼牙寨的人给抓了,徐老根逃回来报的信。”

        罗猎听到徐老根的名字,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当初他们进入苍白山,请了徐老根当向导,可是徐老根居然勾结同党意图杀人劫财,此人心肠极其歹毒,若非罗猎机警,在黄口子林场就已经遭了他们的毒手。在凌天堡遇到徐老根的时候,罗猎也是吃了一惊,当时刻意回避和这厮正面相逢,倒也有惊无险地错过。

        颜天心道:“徐老根是老人了,他应该信得过。”当时在凌天堡情况非常混乱,颜天心认为徐老根很可能是被人利用,并不知道真实的状况。

        罗猎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了,此前他不说一是形势来不及,二是不想颜天心认为自己搬弄是非,可现在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颜天心被人蒙蔽,于是将徐老根此前的作为说了一遍。

        颜天心听他说完,顿时默然不语,前往凌天堡之前,她对自己的眼光向来很有信心,可是经历这一连串的背叛之后,颜天心方才意识到自己此前的判断并不正确,如果罗猎所说属实,那么徐老根十有八九也和玉满楼是一路,想到自己曾经信任的这些手下居然在关键时刻背叛,和她识人不善有关,神情变得黯然。

        卓一手道:“玉满楼一个人应该不敢做出如此大胆之事,我看他的背后肯定还有人支持,寨主放心,我一定帮你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谁做了对不起您的事情,我必然将他碎尸万段!”

        颜天心却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

        卓一手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充满诧异地望着颜天心。

        颜天心这才将天脉山这座火山已经苏醒,随时都可能爆发的事情说了。卓一手听她说完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难怪,这两天黄泥泉的水温升高了许多,许多地缝中都透出热气。”从颜天心的描述中他意识到这次的爆发应当是千年一遇,或许会毁掉整个连云寨。

        此时方克文突然摇晃了一下,晕倒在了地上,因为几人都没有留意他,所以谁都没来得及搀扶,罗猎来到他身边,将他从地上扶起,却见方克文牙关紧闭,一张丑怪的面孔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卓一手来到近前,托起方克文的下颌,掰开他的嘴巴,看到方克文的舌头几乎接近黑色,又扒开方克文的眼皮检查了一下眼睑的颜色,低声道:“中毒!”

        罗猎帮忙将方克文抱到床上,卓一手动手为他医治,罗猎和颜天心看到方克文如今的模样方才知道他在地穴中的那些话并没有撒谎,可是如果方克文的那番话属实,他们两人岂不是也吸入了不少的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