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对不对】(下)

第九十四章【对不对】(下)

        罗猎此时居然还笑得出来:“骗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

        方克文道:“你如果不说上方有一条隧道,我们绝不会跟着你一路爬上来,根本就是望梅止渴。”

        颜天心感觉自己就快支持不住了,内心处于放弃的边缘,无力道:“就算前方有一棵梅树也好……”

        罗猎道:“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坚持到现在?”

        两人都没有回答,却在心底同时想到了一个答案,这厮的毅力无人能及。

        罗猎笑了一声道:“因为我怕死!”

        出人意料的答案,可细细一品却是如此的合情合理,如果不是怕死又岂能坚持到现在?正因为怕死所以才要想方设法的活下去,即便是再苦再难都要坚持下去。

        罗猎道:“人首先不能对不起自己,我还没活够,至少不能现在就死!”他奋起全身的力气,双脚向上方攀升了一点,身体拱起就像个大号的虾米,然后挺起身躯,手臂向上探伸出去,抓住了岩石的边缘,然后利用手臂的支撑,一点点爬了上去,当他的视线超出了岩石的边缘,一个黑黢黢的洞口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到迎面有一股清凉的风吹来,然后罗猎感到鼻子突然一酸,竟然有种要落泪的冲动。这世上的感动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就是本以为你必死无疑了,可你居然还活着,活着本身就是最大的感动。

        虽然方克文和颜天心都认为罗猎在这件事上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欺骗,可他们听说隧道就在探手可及之处的时候,仍然心甘情愿地被骗了,方克文想得是,如果你小子再敢骗我,我就拖着你一起跳下去。颜天心想得是,最后一次了,虽然想被罗猎永远这样骗下去,可是她的体力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罗猎死拉硬拽,颜天心根本无力爬过着一步的距离。

        罗猎的话真正成为现实的时候,所有人却都失去了说话的力气,颜天心爬上来之后就瘫倒在地上,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不是委屈也不是激动,而是莫名其妙的失控。

        方克文没哭也没笑,坐在洞口就像个木头人一样,这一番折腾让他对生命这两个字有了重新的认识,他忽然懂得了罗猎所说的怕死是什么意思,忽然觉得怕死也不是什么坏事,其实自己也怕死,不然也不会在地下呆了五年都不舍得结束自己的生命。有了刚才的经历,他彻底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为了这次逃生,他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如此得之不易的生命他怎能轻易放弃。

        罗猎仍然是三人中最先站起来的那个,虽然找到了隧道,可是他还无法确定能否通过这条隧道走到外面,走了几步就感到清凉了许多,的确有风迎面吹来,刚才并不是他的错觉。

        三人在短暂调整之后,继续向前方走去,沿着这条倾斜向上的隧道,一直前行,没走多远,脚下就见到有水流过。

        方克文心中暗忖,这条隧道显然一直都存在,如果禹神碑上的那段文字无误,至少存在八百年了,过去的漫长岁月中应该是被冰雪掩盖,可是随着火山的复苏,地洞内熔岩湖形成,温度不断提升,高温气体上行,融化了隧道内的冰雪,所以这条隧道也就重新显现出来。同时他心中也不禁有些担心,万一这条隧道内的冰雪并未完全融化,他们岂不是仍然走不出去。

        幸好方克文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接下来的行程极其顺利,除了迅速降低的气温,他们就再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罗猎和颜天心各有一件貂裘,方克文也准备了一件破破烂烂的羊皮袄,未雨绸缪,如果没有这些衣服御寒,就算他们能够逃出地穴,来到风雪交加的外界也会被分分钟冻死。

        前方的隧道因为冰层的覆盖逐渐收窄,他们无法继续直立前行,开始是躬身行走,到了最后只能在未能完全融化的光滑冰层上匍匐前进,前方终于看到有光芒透出,他们历尽千难万险之后终于迎来了光明,几人不由自主同时加快了爬行的速度,而此时他们的身下突然产生了剧烈的震动,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件事,该不会如此凑巧,火山要在此时喷发了?

        方克文大声道:“快跑!”他毫不吝惜地用上了跑字,然后身先士卒,手足并用,向光亮的地方疯狂爬了起来。罗猎和颜天心也随后爬行,顾不上周身的疼痛,更顾不上难忍的疲惫,这是一场和死亡的竞速赛。

        熔岩湖内的岩浆沸腾得越发厉害,东南方向一股玄冰融化的溪流缓缓注入到熔岩湖内旋即就被炎热的岩浆汽化,随着溪水的不断注入,地**的气体迅速增加,火红的熔岩湖上方蒸腾起白茫茫的雾气,悬浮在熔岩湖上方的禹神碑剧烈抖动起来,在一阵剧烈的抖动后重新归于宁静,岩浆沸腾的势头也衰弱了下去,一切仿佛又回到从前之时,突然之间从熔岩湖的中心喷涌出一道高达数十米的岩浆,这岩浆直冲上方,宛如洪水猛兽一般将禹神碑笼罩其中,岩浆和水汽相互作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地心炸响,火红的岩浆有若脱缰的野马一飞冲天,奔泻狂涌。

        罗猎三人还没有来到隧道口处,就被身后的无形气浪拍击出去,他们的身体腾云驾雾般继而连三地从隧道内冲了出去,飞出好长一段距离方才坠落在厚厚的积雪上,然后沿着倾斜的山坡一路滚落。

        随后看到一条火红色的长龙从他们刚刚逃离的隧道冲了出去,一直冲入空中蔓延数十米,然后因重力的作用向下垂落,经山风吹散成为漫天花雨。

        方克文最先止住滚动的势头,刚刚从雪地中爬起来,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块燃烧的石块就砸落在他身体的左侧,雪花伴随着岩浆四溅,方克文因身体被灼痛而发出一声闷哼,他不敢停留继续向山坡下跑去,看到前方两个大大的雪球仍然在向下方滚去,那两个雪球正是罗猎和颜天心。

        两人一直滚到山坡下的平缓地带方才止住下行的趋势,抖落了一身积雪从雪地上爬起来,方克文随后也跑到了他们身边,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脱离了岩浆喷涌的范围。

        从隧道口喷出的岩浆迅速减弱了势头,火红色的岩浆落在积雪之上,迅速黯淡下来,在雪地上留下一长条黑色的痕迹,黑色痕迹的正中岩浆仍未冷却,还显现着鲜红的颜色,远远看上去犹如雪野上新添了一条触目惊心的流血伤疤。

        方克文暗暗后怕,如果他们再晚一刻出来,恐怕现在已经被熔岩活埋,隧道出口处很快就不再继续喷涌岩浆,这是因为外层的岩浆迅速冷却,将后继喷涌而出的岩浆封堵在了火山口内部。

        颜天心庆幸地松了口气,小声道:“看来喷发的势头暂时止住了。”

        罗猎的目光却望着峰顶的位置,看到峰顶隐隐飘荡的青烟,天空中铅灰色的云层压得很低,正在逆时针缓慢转动着,不停向中心聚集。刚才隧道喷出的岩浆应该只是这座火山大爆发之前的先兆,或许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发就会到来。

        方克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沉声道:“这场爆发已成必然,只希望能够晚一些,咱们好逃得远一些。”

        颜天心却摇了摇头道:“你们先走,我必须先回连云寨。”连云寨还生活着一千多名她的族人,这场劫难到来之际身为寨主的颜天心岂能一走了之?

        罗猎早就意料到颜天心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轻声道:“我陪你去!”

        方克文皱了皱眉头,五年孤独不见天日的地底生涯,今日方才重见天日,他本以为可以就此离开,却想不到这两个年轻人竟然做出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抉择。方克文早已心如死灰,如果不是在地底遇到了这两个年轻人,或许他已经接受了自己悲催的命运,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己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当他呼吸到这清冷的空气,看到这白得耀眼的雪夜,迎面吹来刺骨的寒风,方才真切感受到自己的生命重新回到了早有麻木的躯体内。

        当生命的意识被唤醒之后,昔日的记忆和激情竟然一点点开始找回,虽然回来的不多,可毕竟存在,方克文一度是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可他也有自己坚守的品格和道义,方克文道:“一起去!”

        罗猎因他的话而回过头来,无意中看了他的跛腿一眼,方克文满是紫色瘢痕的面孔笼罩上一层煞气,怒道:“你再敢胡说,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罗猎笑道:“我只是奇怪,此前方先生不是说进入地穴就会中毒,如果离开就会毒发身亡吗?”

        想起是周一,求点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