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对不对】

第九十四章【对不对】

        绳索终于无法承受住强大的牵扯力,从中绷断,青铜舟脱离绳索束缚的刹那,罗猎腾空跃起,双腿在空中前后摆动了两下,然后身体弧线降落,双手稳稳抓住了断裂绳索的残端,他的身体随后重重撞击在凸凹不平的火山岩上,剧烈的疼痛险些让他晕了过去,可是脑海中绷紧的那根弦提醒自己决不能在此时晕过去,决不能放手,他死死抓住绳索,下方热浪一阵阵袭来,双脚就像踩在火上一样,罗猎想要向上攀爬,可是身体却没有多余的力量。

        很快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上升,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不过耳边又响起方克文嘶哑干涩的声音:“小子,挺住!”

        方克文和颜天心两人合力将绳索向上一点点拉了上来,罗猎的一只手终于抓住了他们立足处火山岩的边缘,颜天心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生怕他会从自己的手中溜走。

        在两人的帮助下,遍体鳞伤的罗猎终于爬回到他们的身边,颜天心望着赤裸着上身遍布淤青和划痕的罗猎,破涕为笑。

        方克文丑怪的脸上也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他的笑容也并不算难看。

        三人同时抬起头来,那艘铜舟已经浮起到和禹神碑的上缘平齐,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约有十米,而且铜舟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向禹神碑靠近。靠近禹神碑也就意味着靠近了熔岩湖的中心,别的不说单单是高温足可以扼杀上方的任何生命体。

        罗猎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检查了一下手足四肢,确信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生骨折。

        方克文道:“从这里攀援上去,咱们可以到达鹰嘴岩。”

        鹰嘴岩是根据禹神碑上方的那片文章命名,方克文虽然不知道这些名称,可是他却知道那些名称所指得应该是什么地方,罗猎和方克文,正如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他们沿着前人留下的启示探索着那条在北宋末年用来运送禹神碑的古代隧道。

        “这里应该就是了!”方克文停下脚步,从鹰嘴岩一路走来,他们耗去了近两个小时,可高度只爬升了不到五米,这是一块表面粗糙的岩石,从岩石的质地和肌理就能够判断出这块石头不是这里常见的火山岩,和周围的石质完全不同,正因为如此才显得颇为突兀。

        三人举目四望,却没有找到隧道入口的痕迹,方克文望着罗猎,虽然没说话,可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显,费尽辛苦来到这里,你不是说有隧道吗?小子你可千万别蒙我。

        颜天心对罗猎的支持始终如一,即便是没有找到隧道,她也不会有丝毫的责备和埋怨,从黑虎山藏兵洞一路同生共死走到现在,如果没有罗猎的坚持,或许她早已中途倒下,过去她一向自诩为坚韧顽强,可在罗猎面前她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罗猎这个时候居然没有急于寻找隧道,轻声道:“休息一下,大家好好休息一下。”说完就率先找了个平整的地方靠着岩壁坐下。

        方克文没有说话,找了一个角落默默坐了。罗猎此时又拿起他的望远镜观察远方漂浮在虚空中的禹神碑,他们现在所处的高度已经超出了禹神碑的顶部,这一路走来,罗猎每到休息的时候都会观察禹神碑,从各个角度将这座上古传说中的碑铭看了个遍,现在就算闭上眼睛脑海中也能够回忆起禹神碑上的文字,有些字句的意思晦涩难懂,不过罗猎仍然凭借自己超强的记忆力将禹神碑完全背诵下来。

        虽然暂时没有找到隧道,可是罗猎并不气馁,当初工匠在禹神碑上留下大段文字应当不会是胡编乱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聊到那种地步。或许他们找错了地方,或许当年的那条隧道在完成运送禹神碑的使命之后又被填塞,罗猎现在并不想花费太多的精力去想,他太累了,一个人在过度疲倦的时候往往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他需要休息。

        方克文闭目静养了一会儿,再度睁开双目,看到颜天心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容颜憔悴,嘴唇干涸,在地洞干燥的环境下,人体的水分在迅速流失,这样下去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们都会发生脱水的症状,相对来说方克文比起他们两人耐受能力还要更强一些,毕竟他在这样的环境中艰难生存了五年,已经有所适应。

        罗猎仍然拿着望远镜,不过他现在观察着下方熔岩湖的状况,熔岩湖内的岩浆比起刚才沸腾得越发明显了,这让罗猎产生了一种熔岩湖随时都可能喷发的紧迫感,留给他们的时间的确不多了。

        方克文终于忍不住道:“你看了这么久,有什么发现?”

        罗猎指了指禹神碑道:“当年留下启示的工匠应该没来得及将想说的话刻完,所以咱们的路途只走了一半。”

        方克文眉头皱起,那岂不是说他们此前的努力要半途而废。这小子竟然之前没有告知自己,应当是有意欺瞒,可转念一想如果罗猎将一切如实相告,或许自己没有信心陪着他进行这趟希望渺茫的冒险。

        罗猎道:“我刚刚估算了一下禹神碑的大概总量,根据熔岩湖中心的距离大概推算了一下当年禹神碑被推下的高度。”

        方克文点了点头,在知道禹神碑质量和落下横向距离的前提下,应该可以倒推出它当年被推下时的高度,不过这个推断仅仅存在于理论的基础上,其中存在着太大的变数,首先你并不知道禹神碑是不是被人从隧道中直接推下,而且你并不知道禹神碑以何种角度落下,更何况谁也不知道禹神碑的材质,又如何能够判断出它准确的质量,所以细细推敲,罗猎的估算根本不可能成立。

        罗猎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咱们现在所在的这块岩石更像是一个滑道?”

        方克文道:“如此粗糙的岩石表面只怕将冰放上去都不会滑动。”

        罗猎道:“在八百年间这里的气温肯定不像现在这样,如果这块岩石的表面覆满冰层,那么这块禹神碑就可以轻易滑动了。”

        经罗猎一说,方克文和颜天心方才留意到他们所在的这块岩石宽阔平整,和水平面约有十五度的夹角,更重要的是,这块岩石的表面足以承载那块禹神碑。

        罗猎道:“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他们将禹神碑从隧道运入这地穴,可是地穴极深,凭借人力不可能将禹神碑运送到预想的位置,所以他们就用绳索吊着禹神碑,将它落在这块覆盖冰层的岩石上,从这个角度将禹神碑推了出去,在八百年前,下方的熔岩湖还只是一个火山口,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用这块禹神碑塞入火山口。”

        方克文这才明白罗猎所估算出禹神碑的高度恰恰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颜天心道:“如此说来,隧道就在附近?”

        罗猎指了指上方:“应该不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人距离想要达到的目标往往就差一步,可是多半人却在迈出这最后一步之前就已经丧失了信心,如果按照禹神碑上的哪行小字,走到这里已经到了尽头,在体力和精力上都已经达到极限的方克文绝对会选择放弃。而罗猎不然,他居然做出了一个如此大胆的设想,做出了一个禁不起推敲的估算。

        其实罗猎明白自己所说的一切缺乏严谨的科学依据,但是他必须要给自己的坚持一个理由,即便这个理由是荒谬的,可是只要能够鼓起所有人的勇气,给大家继续走下去的信心就已经足够。

        罗猎口中的一步,又让所有人在炎热和疲惫中煎熬了整整五个小时,而且这五个小时的攀援中他们再也找不到中途歇息的地方,颜天心细嫩的双手全都磨出了血泡,低头望去,距离他们此前休息的平台已经有了近十五米的高度,她不想放弃,可是她的身体已经承载不住难以忍受的疲惫。

        罗猎从她颤抖的双臂已经看出了颜天心行将放弃的征兆,他想要握住颜天心的手,可是又不敢,因为他单手无法支撑自身的体重,生怕那样的动作会让自己坠落崖底粉身碎骨,低声道:“就差一步了!坚持住!”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她坚持不住了,小声道:“罗猎,你是个骗子!”

        罗猎道:“别忘了,你这身皮囊是我的,你没资格放弃!”

        方克文丑陋的面孔贴着粗糙的火山岩,孤身一人在不见天日的地洞中生存了五年,却从未有现在这般难熬过,他竟然想到了放弃,内心中产生了不如就此死去也不想活得如此艰辛,他向来认为自己的毅力韧过秋日的老竹,可是在罗猎这执着的年轻人面前他也甘拜下风。喘了口粗气,感觉喉头和鼻腔都要喷出火来,嘶哑着喉头道:“她说的没错,你就是个骗子,根本没有隧道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