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青铜舟】(下)

第九十三章【青铜舟】(下)

        颜天心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外面一定很冷!”

        罗猎道:“有我在,冻不死!”

        颜天心品味到他话中暗藏的暧昧,鼓起了桃腮,想说话却突然不知应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出去之后做什么?”

        罗猎道:“陪你去连云寨,解救你的那帮部下!”

        一语惊醒梦中人,颜天心内心中暗叫惭愧,如果不是罗猎提起,自己几乎已经忘记了外面的世界,面临生死存亡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连云寨的那些部下,火山一旦喷发,山寨上的人必然受到殃及,自己身为连云寨主岂可忘记应当承担的责任?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山寨的那些父老乡亲自己就应当拼搏下去。

        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铜舟终于被移动到了深坑的边缘,他们用绳索将彼此相连,另外一端缠绕在铜舟的一端。共同将铜舟推向深坑,率先进入神坑范围的铜舟一端缓缓翘起,罗猎大吼道:“拼了!”三人同时发力,将铜舟向前方一推,他们的身体几乎就要冲入熔岩湖内,灼热的气浪炙烤的他们几乎就要晕过去,铜舟此时开始冉冉升起。

        每个人都紧紧抓住铜舟的船舷,双腿尽可能地向上方蜷曲,罗猎感觉自己如同被放在烧烤架上的烤羊,裸露在外的肌肤感到烧灼般的疼痛,还好他们距离熔岩湖的液面边缘还有十五米的距离,否则他们此时已经变成了烤肉。还好铜舟上升的速度远超他的想像,很快就已经漂浮到空中,铜舟始终笔直上升,并没有发生飘向熔岩湖心的最坏情况,虽然罗猎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因为热气上升的缘故,上方的温度并不比下方好受多少,等到铜舟首尾两端平衡之后,颜天心第一个爬入了铜舟内,然后将方克文拉了上来。

        罗猎最后爬了进去,俯瞰下方,他们已经随着铜舟漂升到深坑上方十五米左右的距离。从现在的高度可以看清整面熔岩湖的全貌,熔岩湖镶嵌在黑色深坑的中心,犹如一只火红巨大的眼球,这颗眼球燃烧着狂暴的火焰,怒视着上方想要逃脱它羁绊的三人。

        方克文举目望去,看到对面岩浆流瀑的高处几乎和他们现在的位置平齐,只要再爬升五米左右,他们或许就可以实施下一个步骤。三人一起动手,将捆缚在他们身上的绳索解下,一头仍然捆在铜舟之上,方克文将另外一头熟练地结成了一个绳套,准备利用这绳套套住对侧一块突兀的柱形火山岩。

        方克文准备亲力亲为的时候,罗猎伸出手去,主动请缨来完成这关键的一步。在远距离攻击方面罗猎拥有着过人实力,在目前的距离下套中目标,他有绝对的把握。铜舟飘到熔岩湖上方二十米左右的高度速度渐渐减缓下来,罗猎扬起手中的绳圈,在头顶转了两圈然后向套马一样果断投掷出去,绳圈准确无误地套中了五米开外的那根岩柱。

        方克文和颜天心同时松了口气,方克文道:“牵拉绳索,将铜舟靠过去!”

        罗猎点了点头,轻轻牵拉绳索,铜舟因绳索距离缩短开始向对侧岩壁靠近,然而当铜舟的前端开始超出下方熔岩湖深坑的边缘,铜舟开始发生了倾斜,在他们的周围应该存在着一个隐形的边界,一旦超出这个界限,磁力就会急剧减退。重力和磁力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如果他们再往前多移动一些距离,铜舟就会因失衡而从高空中坠落,从二十米的高度落下其结果可想而知。

        颜天心摇了摇头,想要缩短绳索将铜舟靠岸的想法根本不切实际。

        罗猎道:“天心,你先过去!”

        颜天心道:“还是方先生先过去!”

        方克文阴阳怪气道:“怎么?嫌我老吗?女士先请,这点礼节我还没忘!”他显然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在生死关头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自己,仍然保持着谦谦君子风度。

        罗猎向颜天心耸了耸肩,方克文虽然面貌丑陋,可是他的心地要比罗行木善良许多,虽然接触不久,可是也能够判断出此人有原则有节操。颜天心向罗猎看了一眼,于是不再坚持,轻声道:“我在对面等你们!”她小心来到船头,罗猎和方克文两人则向船尾部退后,尽量保持着铜舟的平衡。颜天心离开铜舟的刹那,铜舟因为上方重量的减轻而有一个明显的抬升,绳索的另外一端在火山岩上用力拉扯了一下,颜天心的双手抓住绳索,身躯凌空悬挂在绳索上,船头因她的重量拉扯而明显下倾。罗猎和方克文两人慌忙向后靠,竭力保持铜舟的平衡。

        颜天心双臂交替抓住绳索向对侧岩层靠近,她的每次移动都会引起铜舟角度的改变,身后罗猎提醒她道:“尽量不要朝下面看!”

        一切还算顺利,颜天心成功攀爬到了对侧的火山岩上。

        铜舟因减少了一个人再度抬升,绳索不再保持水平,变成了倾斜向上,和水平面的夹角大概在三十度左右,由此能够推断出,如果再减少一人,铜舟会继续上升,能否继续保持平衡还很难说。

        方克文静静望着罗猎,他们两人谁先走谁逃生的机会更大一些,留下的那个肯定面临着更大的凶险。人心都是险恶的,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往往都会暴露出其真实的本性,他坚信罗猎也不会例外。

        罗猎微笑望着方克文,仿佛他们不是悬浮在二十米的虚空中,仿佛他们的下方不是烈焰滔天的熔岩湖,语气平静道:“方先生毕竟比我要老一些,您先请!”

        方克文的内心真正被震撼到了,他从未见过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可以保持如此沉稳的心态,生死关头主动将生机拱手相送,这让方克文对人性重新建立起些许的信任。

        方克文抿了抿嘴唇,双手握紧了船舷,低声道:“还是你先走吧,我毕竟已经老了!”虽然他重新燃起了强烈的求生欲,可是这欲望在和良心的搏斗中仍然是后者占了上风。

        罗猎笑道:“知道自己老了还不服气?别忘了你还是个跛子!”换成平时罗猎一定不会说这种揭人短处的话,换成平时方克文如果听到别人这样嘲讽自己的残疾一定会恼羞成怒,甚至会冲上去跟他拼命,可是任何话都要分场合,在眼前的状况下罗猎说出这样的话非但没有刺激到方克文,反而让方克文尘封孤寂的内心萌生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和感动,他抿了抿嘴唇,然后向罗猎重重点了点头,指着罗猎道:“小子,你给我记住刚才说过的话,等过了这一关我再找你算账!”

        颜天心关切地注视着铜舟,尽管她希望首先走过来的是罗猎,可是以她对罗猎的了解,遇到危险的时候,罗猎必然选择断后,这并非是为了逞英雄,而是他自身的品格使然,这世上有舍身赴死勇气的人很多,可是在生死关头敢于担当的人却很少,罗猎的勇气和自信让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在罗猎看来自己最后一个离开要比方克文逃生的可能性更大,每个人的性命都是同等重要的,但是在这个地方,他们之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却是方克文,自己已经将刻在禹神碑上的那段话翻译给方克文听,方克文对这里的环境极其熟悉,若是方克文发生不测,那么即便是他和颜天心两人全都从铜舟上成功逃生,他们也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往哪里去。

        方克文颤巍巍来到了铜舟前部,抓住绳索,然后又转身看了看,罗猎已经向后移动到船尾,尽可能维系这条铜舟的平衡,方克文鼓足勇气,抓住绳索身体脱离了铜舟,在他脱离铜舟的刹那,铜舟再度向上升起,方克文的身体悬挂在空中荡动了一下,身后传来罗猎的声音:“不要停,尽快爬过去!”

        方克文双手交替攀援,每向对面靠近了一些,铜舟就又向上升起了一些,颜天心已经看不到铜舟内罗猎的身影,绳索和水平的夹角成为了四十五度,她死死抓住绳索,宛如一个生怕氢气球从手中逃跑的小女孩儿。

        笨重的铜舟在无形磁场的范围内竟然轻如鸿毛,上升的势头不减,等到方克文抵达对侧的岩壁,绳索和水平面的夹角已经接近六十度。

        罗猎小心移动自己的身体,绳索在重力和磁力的双重作用下绷得笔直,方克文和颜天心两人联手抓住绳索的另外一端,颜天心大声道:“罗猎,你快过来!”

        罗猎点了点头,又向船头移动了一些,因为重心的转移,船尾向上飘起,整个青铜舟明显发生了倾斜,绳索的中段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牵拉力竟然有部分开始迸裂解体。

        方克文大吼道:“快!”

        罗猎抓住绳索,眼看着绳索的中段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解体,他仍然没有任何的动作,颜天心因为紧张眼泪都已经流了下来,她此时却不再敢发声,生怕影响到罗猎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