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青铜舟】(上)

第九十三章【青铜舟】(上)

        仔细一看,这石头的顶部各有一个突出的棱角,像极了老虎的两只耳朵,罗猎从右耳所指的方向望向对面的岩壁,按照文中描述,隧道应该在对侧岩壁上方,可是当他看清那岩壁的状况顿时心冷了半截,那面岩壁之上正有岩浆缓缓流下,落差高达十五余米,其上根本没有落脚之处,形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火墙,别说攀爬,就是靠近也不可能。

        方克文呵呵冷笑了一声,其实心中也失望到了极点,刚刚被罗猎激起的些许求生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这条路显然是走不通的,那石刻是宋人留下,距今已有八百多年,这八百年间周围地貌发生了无数变化,他们根据古人的指引寻找道路无异于刻舟求剑,颜天心小声道:“不如咱们走回头路。”她的想法是既然他们能够走进来,就应当能够从原路走出去。

        方克文道:“回不去了,我已经烧掉了藤蔓,咱们无法回头!”

        颜天心的目光黯淡了下去,兴许这就是他们最终的命运。

        罗猎抽出腰间的唐刀扔了出去,在其他两人看来,罗猎应当是借此发泄心中的沮丧,可是罗猎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颓丧,他的目光盯住那冉冉升起的唐刀,熔岩湖的上方仿佛存在着一种神奇的魔力,可以将任何金属的物体轻易托起。如果他也能像这柄唐刀一样,那么他的身体是不是就可以悬浮于虚空之中,罗猎目光追逐着唐刀,唐刀在达到平衡之后停泊在空中,围绕那座禹神碑以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速度缓慢转动,这样的高度已经超越了对面岩浆形成的流瀑,流瀑之上,是层层叠叠的火山岩层,只要他们能够越过岩浆,抵达岩层之上,就可以循着岩层继续前进。从唐刀到火山岩最近的距离还不到五米,罗猎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转向方克文道:“你这里有没有大块的金属,盔甲也行?”

        方克文顿时明白了罗猎的意思,这小子必然是从唐刀漂浮于虚空中得到了启示,想要利用金属在磁力中漂浮的原理摆脱困境。他低声道:“你的想法只怕不可行,你怎么知道一定能够漂浮到同样的高度,又怎么知道你能够保持在边缘,而不会改变方向飘到熔岩湖的中心?”如果发生那样的状况,恐怕高温瞬间就会把他们烤熟。

        罗猎道:“可以做一个基本的运算,测算出我们需要的大概金属重量,剩下的只能靠运气了!”

        方克文道:“如果碑上的那段文字没有谬误,瀑布上方三十米左右的地方会有一个隧道的入口。”

        罗猎道:“只要越过这道火墙,我们就能沿着火山岩爬上去。”

        颜天心道:“前提是,我们能够找到可用的工具。”

        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方克文,毕竟他才是最熟悉这里的人。

        方克文道:“没有盔甲!”

        罗猎的内心一沉,他构想的基础在于能够找到工具,如果没有工具,他的构想再美好也注定无法实现,看来只能另想它法。

        方克文却又道:“不过我有一叶铜舟!”

        罗猎和颜天心同时转过脸去。

        方克文道:“跟我来!”

        罗猎怎么都不会想到方克文果真藏有一艘铜舟,这艘铜舟长约一丈,宽约两尺,独木舟的形状,两头弯弯翘起,铜舟身上刻满古朴的花纹,罗猎拍了拍铜舟,落掌处铮铮有声,从舟身的质感判断出是青铜铸成无疑。罗猎惊喜道:“天无绝人之路,他们当年竟然藏了一艘铜舟在这里。”

        方克文漠然道:“这艘铜舟是我一步步拖过来的。”

        罗猎闻言大奇。

        方克文叹了口气,将铜舟的经历说了一遍,却是当年他和麻博轩、罗行木一起探险的时候,来到六芒星冰坑旁边,三人商讨之后,决定抽签选择下去之人,麻博轩和罗行木联手摆了他一道,方克文也不是寻常人,当时就多了一个心眼,提议先将一旁的铜舟投入冰坑,一探虚实,铜舟从高处坠落砸在冰坑底部,撞断了不少的冰笋,一来确定下方冰层足够厚,二来可以清除那一个个宛如矛头的冰笋。可是方克文进入冰坑后不久,就被两人割断了绳子。方克文从半空中落下腿被摔断,他求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本以为要困死在冰坑之中,却想不到这铜舟落下的时候已经将下方的冰层砸裂,在麻博轩和罗行木离去之后不久,方克文和铜舟一起从冰坑裂开的孔洞中掉了下去。

        原本这艘铜舟对方克文已经失去了意义,可是他在伤好之后,想起自己之所以能够死里逃生全都是因为这艘铜舟的缘故,反正在这地洞中生活也无聊得很,于是他住在哪里就将铜舟拖到哪里,将这艘铜舟当成了自己的护身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精神寄托。人世间很多事都有因果,方克文这些年的无意之举却想不到居然为自己今日的逃生留下了一件难能可贵的工具。

        罗猎抱起铜舟的一角感到非常吃力,根据他的估计,这艘铜舟的重量至少要在半吨以上,如此重量真不知道方克文是怎么拖过来的?即便当时方克文身体健壮,从冰窟下方拖动到这里没那么容易,更何况地面怪石嶙峋,坑洼不平,转而又想到方克文此前的描述,过去地底的温度并没有现在这般炎热,或许过去地表布满冰层,在光滑的冰面上拖动铜舟应该不难。

        颜天心道:“这艘铜舟当真能够承载起咱们三人的重量?”

        罗猎在心中默默估算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道:“应该可以,其他的事情要靠运气了。”刚才方克文就已经提出,就算他们能够利用磁力浮起到唐刀的位置,距离对面的火山岩仍然有五米左右的距离,很难说他们每个人都能跳那么远,而且这只是最理想的状况,根据过往的经验,人在从船上跳到岸上的时候通常会有反作用力,导致船体向后漂移,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也就是说第一个跳出去距离最近,随后的两人会随着铜舟越飘越远。

        罗猎正在思索之际,方克文道:“其实衣服用不上了,可以用来结成绳索,只要用绳索套住对面的火山岩,就如同缆绳一样,可以阻止铜舟漂远。”

        罗猎笑了起来,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居然没有想到,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果然是有道理的,关键时刻还需集结众人的智慧。

        计划一旦完善,实施起来就快了许多,三人分工明确,罗猎和麻博轩负责将这艘铜舟搬运到岩浆湖旁,颜天心则承担了用衣服结绳的工作,她将衣服集合起来用刀切成一个个的长条,然后重新凝结成绳子,必须要将许多股布条绞结在一起,这样才够结实,花了大半天的功夫,颜天心方才结成了一条长约八米的绳索,虽然罗猎和麻博轩已经捐出了大部分衣服,可布料仍然不够,颜天心只好打起了自己的主意,截掉了两条衣袖,和两条裤腿儿,方才将绳索延长到了九米。对他们来说绳索多一分长度,他们也就多出了一分保障,至于她和罗猎从外面冰雕上取下的貂裘,重新卷好背在身上,以备脱困之后御寒使用。

        移动一艘重量在五百斤以上的铜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罗猎和方克文走走停停,距离熔岩湖还有十米的地方,两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并肩坐在铜舟上休息。

        罗猎道:“越是接近越是危险,这铜舟该不会突然飞上去吧?”

        方克文摇了摇头道:“只有进入深坑的范围,金属物体才会漂浮起来,所以你……不用担心……”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气温如此炎热又消耗了那么大的体力,身体已经处在透支的状态。他起身走向周边的岩缝,寻找到一些紫色的苔藓,大口大口咀嚼起来,以此来补充能量和水分。

        罗猎虽然又渴又饿,可是看到方克文遍布脸上的紫色瘢痕,仍然抑制住去吃的冲动,或许方克文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他吃了这些苔藓的缘故。

        颜天心结好绳索走了过来,罗猎望着颜天心裸露在外的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内心不禁一热。颜天心敏锐地觉察到了他的目光所向,俏脸微微一热,来到罗猎身边坐下,轻声道:“这里热得跟夏天一样!”

        罗猎笑了起来:“走出去就是冰天雪地!”

        “走得出去吗?”颜天心望着不远处沸腾的岩浆湖,目光显得有些迷惘。

        “一定能!”

        颜天心因罗猎的这句话目光再度回到他的身上,只要看到罗猎的表情,你就会明白他的这番话绝不是在自欺欺人,更不是在鼓励别人的信心,即便是在眼前的逆境下,他仍然充满着强大的自信,没有一丝一毫的气馁,颜天心发现自己很容易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或许不仅仅是自己,连独居地下五年早已放弃生的希望的方克文,不也一样被罗猎唤醒了生机?罗猎的个人魅力正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