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禹神碑】(下)

第九十二章【禹神碑】(下)

        方克文并不关心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读懂禹神碑,眼前的年轻人竟然能够读懂禹神碑对他来说不啻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可是短暂的喜悦过后马上又变得心灰意冷,即便罗猎能够读懂碑上的内容那又如何?难道能够改变他们最终坠入火海的命运吗?方克文不以为然地嗯了一声。

        罗猎伸手指着禹神碑的侧方道:“这里有一行小字,说当初运送禹神碑的经过。”

        方克文道:“那又如何?”

        罗猎道:“最早运送禹神碑的人并不是通过咱们进入的这条道路送进来的,而是从半山腰斜行打通了一条隧道,顺着那条隧道将禹神碑滑到了这里。”

        颜天心不禁好奇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罗猎道:“应该在公元1127年左右的事情。”

        方克文道:“岂不是靖康年间?”他是麻博轩的高徒,在历史方面研究颇深,在地底幽居的五年,闲来无事自己总是回忆背诵中华的历史年表,借以派遣枯燥孤独的时光,所以罗猎一说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罗猎道:“正是。”

        方克文心中暗忖,靖康年间正是金军攻破宋都汴梁,俘虏徽钦二帝,北宋灭亡的重大变革时代,苍白山地区那时还在金人的控制范围内,记得二帝被俘之后送到了五国城关押,五国城的遗址就在如今的依兰县,只是这块禹神碑和二帝被俘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罗猎道:“根据上面补充的碑文所写,这块禹神碑是当时宋朝臣民换取二帝的条件之一,最初这块禹神碑应当位于南岳衡山七十二峰之岣嵝峰,所以又被成为岣嵝碑,相传一位云游四海的吕洞宾途经岣嵝峰的时候看到禹神碑,上面的文字晦涩难懂,于是兴致大发,开始揣摩这上方究竟写得是什么,从早到晚,日出日落,吕仙人不知不觉在碑刻前钻研了七七四十九天,绞尽脑汁揣摩出来七十六个字,正准备考证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脚下冰冷,如同被水浸泡,低头一看自己竟然站在了水中,回身一望,洪水齐天,吕洞宾大惊失色,这一惊之下竟然将此前想透的七十六个字忘得干干净净。而此时洪水也因他将这七十六个字全部遗忘瞬间消退。吕洞宾方才明白刚才之所以洪水漫天皆因自己无意中道破天机,于是他放弃了继续破译大禹碑铭的打算,也通告周围百姓,不得破译这禹神碑上任意一个字,否则会因道破天机而激怒上天。”

        方克文此前也听说过这个传说,只是不及罗猎说得绘声绘色,而罗猎之所以得知这个故事却是从爷爷那里,想起爷爷从小就教给自己夏文,却从未告诉自己这是什么文字,或许就是因为天机不可泄露的缘故。

        颜天心听得津津有味,小声道:“可是我看这禹神碑上不止七十七个字呢。”

        罗猎笑道:“真正的禹神碑又有几人见过?岳麓山上的那一座禹神碑我曾经亲眼见过,虽然上面刻着古篆书,可并非是夏文,据传那座碑是南宋嘉定年间复刻。”

        颜天心道:“这块碑真的是禹神碑?”

        罗猎向方克文望去,方克文没好气道:“你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懂得夏文。”

        罗猎道:“我看得懂,不过我对这下面的地形并不熟悉,方先生可否愿意帮忙?或许咱们能够找到当年运送石碑的那条隧道。”

        方克文道:“只怕早已封死了!”

        罗猎道:“不找找看又怎能知道。”他在很多时候都拥有着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执着劲头。

        方克文又道:“就算找到那隧道,你们也逃不出去。”到了这种时候他也不再隐瞒,此前他并没有撒谎,这地**部到处都弥散着毒气,人进入其中会在不知不觉中吸入毒气而中毒,走不太远就会窒息,反倒是回到这个环境中又能恢复自如呼吸,他这些年虽然苟活于世,可是他的样子也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还好他依旧保持着理智。

        听方克文说完这些事,颜天心越发坚定了逃离这里的打算,她就算是死也不想变成方克文这个样子,没有一个女人不爱惜自己的容貌。

        罗猎对方克文的话原本就深表怀疑,就算方克文所说的是实话,但是每个人的状况不同,这就犹如有些人对花粉过敏,有些人对酒精过敏,而自己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感到任何异常,颜天心也没什么事情,方克文身上发生的状况未必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更何况这座火山随时都可能会爆发,如果等到火山全面爆发,他们就再也没有逃离的机会。

        罗猎道:“难道你没有家人和朋友?你有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

        谁能没有家人和朋友,方克文不但有家人,而且他家族庞大,在这次探险之前,他曾经是家族中最大的希望,方家被称为津门首富,从五大道的大使参赞到塘沽的列国商人,但凡到津门的地头上谁人不得先向方家示好,方家四世同堂,爷爷方士铭老当益壮,父亲方康成沉稳练达,而自己在这场探险之前也已经有了后人,桃红怀孕三月,自己曾经答应过她,等这趟回去,就带她回方家,任老爷子们打也罢,骂也罢,大不了将自己逐出家门,无论如何也得给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份,他方克文游戏风尘十多年,难得动情一次,虽然桃红的出身不好,可她毕竟只是个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

        想到这里方克文的内心中不由得一阵隐痛,五年了,当年的海誓山盟仍然历历在目,可是自己却变成了这番模样,就算能够活着出去,樱桃是否还认得自己?家人是否还能够接受自己?不知樱桃是否诞下了他的孩儿,也不知她是不是一直信守诺言等下去,又或是早已改嫁他人……

        罗猎从方克文闪烁的目光中已经看出他的内心有所松动,轻声道:“就算你放弃,你的亲人也未必肯放弃,你难道忍心让他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样无休止的寻找下去?”

        方克文摇了摇头道:“我这样子生不如死!”

        “真正关心你的人没有人会在乎你的样子,他们只关心你是不是仍然活着!”

        方克文心中一动,他不得不承认,在罗猎几人出现之后,他早已尘封绝望的内心再度萌生了希望,原来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离开的希望,脑海中出现了如果他就这样死去,他将死不瞑目。

        罗猎道:“禹神碑侧边的小字讲述了他们一路搬运禹神碑的经过,将地貌特征都描述得极其详尽,方先生要不要我翻译给你听?”

        方克文盯着沸腾的岩浆湖,脸色阴晴不定,内心也如同岩浆一般剧烈翻腾交战着,沉默良久,他方才低声道:“说来听听。”

        罗猎心中暗喜,方克文从开始的无动于衷漠然置之,终于开始有所转变,证明他心中并未断绝逃生的希望,只要心中抱有生机,他们就有逃离此地的希望。

        罗猎利用望远镜观察禹神碑,将那行当年工匠留下的小字翻译给方克文听,看来夏文从未从真正意义上失传过,至少当年刻下这段文字的工匠就熟练掌握了这远古的文字,他的爷爷罗公权也是夏文的传承者,罗猎不由得想起罗行木生前关于爷爷的描述,至今罗猎都没有接受爷爷是个盗墓者,老爷子的风骨和气节他是深有了解的,虽然罗猎表面上玩世不恭游戏风尘,可是在他的骨子里仍然是一个善恶分明的人,这一点上他深受爷爷的影响。只不过比起不苟言笑的爷爷,他更能适应这个纷繁复杂的乱世。

        方克文对眼前的年轻人抱有深深的好奇,当年他们的这次探险行动因罗行木而起,罗行木出示给麻博轩的古文字引起了这位学问大家的极大兴趣,抛开麻博轩在临时之前暴露出的险恶人性不论,他在中华文化及古文字上的造诣在整个学术界首屈一指,以麻博轩之能也不过破译了区区三十几个字,这小子不过二十多岁,竟然连想都不想就可以翻译禹神碑上深奥难懂的文字,莫非这厮从娘胎里就研究古文字不成?最大的可能还是他本来就懂得。

        方克文抑制住内心的好奇,毕竟现在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听罗猎详细讲解,不放过其中任何一个细节,因为任何细节都关乎他们能否从这里逃出生天。

        罗猎将那篇文字反复读了三遍,方克文终于点了点头,他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罗猎和颜天心也不敢多问,默默跟在他的身后,沿着熔岩湖来到了西北方位,方克文停下脚步,指了指前方道:“文中所说的虎头石应该是这里。”

        罗猎顺着他所指望去,却见熔岩湖内有一块火山岩,大半都已没入岩浆之中,如果不是方克文指出,绝对不会看出这块石头和虎头有什么类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