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方克文】(下)

第九十一章【方克文】(下)

        颜天心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举目望去发现周围到处都是沸腾的岩浆,身为连云寨主,常住天脉山,她对这座山的了解实在太肤浅了。她向方克文抱拳行礼道:“前辈,在下颜天心,乃是连云寨寨主,如有冒犯之处还望多多海涵。”

        方克文缓缓点了点头道:“颜天心,连云寨主,颜拓山是你的父亲!”

        颜天心听他提及父亲的名字心中不由得一怔,难道方克文认识自己的父亲?

        方克文道:“我曾经欠他一个人情,当年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们也不可能顺利进入这九幽秘境。”

        颜天万万没有想到父亲居然和这些盗墓贼有关,从方克文的这番话不难听出,父亲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帮助他们进入了这里,她忽然想起了父亲的死,用力咬了咬樱唇,垂下头去。

        方克文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叹了口气道:“既来之则安之,我不想骗你们,出不去了。”

        罗猎道:“为何出不去?”按照他的想法,只要他们能够进来,就一定能够走出去,最多循着原路返回,虽然凶险可毕竟还存在一线希望。

        方克文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道:“你能够想到的办法我都想过,也都尝试过,就算能够从这里逃出去,你们也会很快死去。”

        罗猎以为方克文是在危言耸听,颜天心却听得极为认真:“为什么?”

        方克文道:“这个地洞内所有的一切都被诅咒了!”

        罗猎并不相信诅咒之说,充满质疑地望着方克文。

        方克文早就看出这是个极其精明的小子,丑怪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或许我应该换一种说法,从你们走入这里开始,你们呼入的空气中就和外界不同,在不知不觉中毒素就会侵入你们的身体,麻痹你的神经,你们现在实际上已经处于慢性中毒的状态,或许你们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可是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们就会出现神情恍惚,意识模糊,乃至精神错乱,不但是你们的精神甚至连你们的外貌也会一点点发生变化,最后变得连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他表面上是在告诫罗猎两人,可实际上却是在表述自己的亲身经历。

        罗猎暗自调息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适,颜天心其实也是一样,两人对方克文的话都深表怀疑,认为他只不过是在危言耸听。罗猎道:“如此说来,我们已经命不长久了。”

        方克文知道他不相信自己的话,沉声道:“如果你们一直留在这里,应该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颜天心暗忖,方克文应该是想让他们在这地底世界陪着他,如果让自己孤零零生活在这空寂无人,岩浆沸腾的地洞之中,自己宁愿去死,可转脸看到罗猎,心中又想到,若是有罗猎陪在自己身边,这地方也不是那么的可怕。

        方克文又叹了口气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你们有没有看到这里四处流淌的岩浆?”

        罗猎和颜天心同时点了点头,内心中同时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

        方克文道:“这天脉山原本就是一座活火山,过去我们立足的地方曾经是一片冰岩,可是一年之前,沉睡已久的火山再度活跃起来,岩浆不断涌动,流淌成河,就变成了你们现在看到的样子,用不了太久时间,岩浆就会侵吞整个地洞,一旦火山全面爆发,整个天脉山就会沦为炼狱。”

        颜天心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首先想到得是山寨的弟兄,可是无论她怎样担心,现在都无能为力,唯有尽快逃出去,才能将这一状况尽快通知给山寨的弟兄们。

        罗猎道:“前辈在这地底独自生活了五年,这些年来您究竟是怎样维生的?”

        颜天心望着面容丑陋的方克文,不由得想起刚才他和罗行木的那番对话,方克文该不是为了生存最终做出了和罗行木、麻博轩一样的选择?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恶心反胃。

        方克文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像麻博轩他们一样?”他停下脚步盯住罗猎道:“我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我从未有一刻忘记做人的尊严和底线,如果为了苟活而放弃我的人格,毋宁去死!”他的这番话斩钉截铁掷地有声,让罗猎内心为之一震,开始重新审视面前的方克文。一个人外表的美丑并不能和他内心的善恶画上等号,否则这世上也不会产生人面兽心的词语。而方克文在他和颜天心生死关头施以援手也表明,即便是在地底孤独生存了五年,他仍然没有丧失做人的良知,这和当年侥幸逃离的罗行木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罗猎和颜天心的眼中,方克文丑陋的面孔已经没有当初那样狰狞可怕,甚至觉得他的形象变得高大起来。

        方克文将手探入一旁岩石的缝隙,从中挖出一大块紫色的藓类植物,当着罗猎和颜天心的面,将那东西塞入口中,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他的吃相不敢恭维,随着咀嚼的动作,表情越显狰狞,从牙缝和嘴唇中不断溢出紫红色的浆液,很难想像眼前的这个人是当年名满京城的世家子,罗猎所了解到的方克文年轻有为,家财万贯,风流倜傥,不但有着让人羡慕的身世,还有着京城收藏大家的美誉,是燕京社交圈的红人,也是闺秀名伶争相攀附的对象,现如今这个样子又有哪一点能够看出他就是昔日的那位贵介公子。

        据罗猎所知,方克文今年至多也不过四十岁,想起他正值事业巅峰意气风发之时就沦落至此,外人都以为他在五年前的冒险中死去,而方克文却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顽强挣扎着活着,罗猎暗暗佩服他的毅力,换成自己,只怕也支撑不这么久的时间。

        方克文道:“过去这里没有那么炎热,周围的岩石上到处都生满紫色的苔藓,还有各色的菌类植物,最近一年随着岩浆的涌出,气温也在不断提升,首先死去的是那些菌类植物,然后暴露在外的苔藓也开始大片死去,现在只能在岩石的缝隙中才能找到这些东西,我想距离它们灭绝也为时不远了。”

        罗猎自然明白方克文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这五年来方克文都是依靠苔藓和菌类作为食物而存活下来,一旦这些食物全都灭绝,也就是死亡降临之日,其实从周围的温度来看,估计已经在三十五度以上,而且随着地底熔岩的不停涌出,气温仍然在不断提升,或许不等苔藓灭绝,这里的高温已经先将人杀死。

        颜天心道:“这里难道没有其他的生物?刚才我们在冰窟上方还看到了一只巨型白猿。”

        方克文道:“来到这里你们是不是见到了许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奇物种?”

        罗猎和颜天心同时点了点头。

        方克文道:“这地穴地磁极其强大,对周围的环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方才产生了种种无法解释的现象。”

        罗猎对此早有发现,他们在禹神庙遭遇雷击,漫天散射的闪电在接近地面的时候发生扭曲转折,集中于一点,当时罗猎就认为是地磁吸引的缘故。至于指南针宛如陀螺一般旋转,又或是执着指向同一个方向,也为这一猜测增添了佐证,现在方克文也这样说,应该不会有错。

        求推荐,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