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人面蝶】(下)

第九十章【人面蝶】(下)

        罗行木十指屈起宛如鹰爪,一双眼睛漆黑,沟壑纵横的面孔早已扭曲变形。他并没有马上发起进攻,嘴唇嗫嚅了一下,低声道:“当年的许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方克文道:“你不记得,我却记得清清楚楚!”

        罗行木忽然冲了上去,他启动速度之快让人毫无反应,方克文右腿已跛,行动本就缓慢,没等他逃离,颈部就已经被罗行木抓住,罗行木大吼道:“告诉我?告诉我!”

        方克文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如此开心如此畅快。罗行木此时方才感到自己的颈后有些异样,却是那只蓝色的人面蝴蝶不知何时停在了他的颈部。

        方克文道:“天目千足虫,作蛹千年,方才化蝶,想不到我方克文今生有缘得见,真是万幸,万幸啊!”

        罗行木却不感到丝毫的幸运,因为一只天目千足虫正吸附在他的心口,另外一只蜕化的人面蝴蝶停在自己的颈部。他咬牙切齿望着方克文道:“我随时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将你杀掉!”

        方克文淡然笑道:“我这个样子生不如死,谁杀了我都是我的恩人,而你这么怕死,却难免一死。”

        罗行木因他的话内心一颤,望着方克文无所畏惧的丑怪面孔,忽然双手一松将他放开。那只人面蝴蝶仍然静静停在他的颈部,痒痒的,罗行木强行抑制住将它一把拍死的欲望,叹了口气道:“就算是死,我也想死个明白。”

        方克文道:“既然难免一死,又何必非要弄个明白呢?”

        罗猎和颜天心悄悄向后方退去,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诡异,或许保持距离才是明智的决定。

        方克文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进入这座地洞之后弹尽粮绝。”

        罗行木点了点头。

        方克文道:“咱们被饿的气息奄奄,就在濒临绝境的时候,你是不是想和麻博轩联手加害于我?”

        罗行木苦笑道:“我忘记了!”

        方克文道:“本来你想杀我,可就在那时咱们发现了冰宫,你看到了冰宫前方的冰俑。”

        罗行木皱着眉头,苦思冥想,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道:“好像……好像……记起来了……”

        方克文追问道:“你记得什么?说来听听?”

        罗行木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道:“我又好像不记得……”

        方克文哈哈大笑道:“你怎么会不记得?你当初是如何捱过那场饥荒,你和麻博轩两人吃了什么?”

        罗行木用力将头颅摇晃起来,仿佛拼命想要摆脱什么东西,那只蓝色人面蝴蝶任他如何摇动,始终吸附在他的颈上,眼前的情景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颜天心从两人的对话中已经猜到了什么,内心中一阵阵发毛,伸手握住罗猎的大手,罗猎将她冰冷的柔荑紧紧握在掌心。

        方克文向罗行木走了一步:“你记得!你应当看到了冰宫前面的白骨,白骨仍在,可是血肉去了何处?”

        颜天心几乎不忍再听下去,方克文分明在说,罗行木当年和麻博轩在弹尽粮绝的时候打起了殉葬死尸的主意,如此说来这两人实在是泯灭人性有悖人伦。

        罗猎心中却想到了另外一方面,幸亏麻雀不在这里,如果麻雀听说当年的事情,恐怕要遭受重大打击,难以接受方克文所说的事实了。

        罗行木大吼道:“不要再说了!”

        方克文道:“我自然要说,如果不是那些尸体,我早已死了,你们两人谋划事情的时候,我就有觉察。”

        罗行木道:“可是我们毕竟没有害你!”

        方克文道:“你现在总算明白因何你们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罗行木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他显然已经承认了方克文所说的事实。

        方克文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们假惺惺地分那些东西给我吃?”

        罗行木想了想,方才道:“是老师的主意!”

        方克文道:“我做人永远都有自己的底线,就因为我不肯跟你们同流合污,所以你们担心若是我活着走出去,很可能会将你们做过的丑事抖落出去,于是你们就决定杀我灭口!”

        罗行木双手捂住头颅,表情显得异常痛苦,一些支零破碎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不停闪现,方克文的这番话将原本一个个破碎的画面连接起来,拼凑成完整的一幕幕剧情,罗行木感觉自己的大脑就快承受不住这迅速复苏的信息,颅内仿佛迅速膨胀,他的头骨就快炸裂开来。罗行木的胸膛剧烈起伏着,那只犹如眼睛一般的天目千足虫瞪得滚圆,让人担心它随时都会爆裂。

        罗行木喘着粗气道:“你没吃?”

        方克文点了点头。

        罗行木道:“我一直都以为你吃了。”说完他又摇了摇头道:“所以你才跟我不同,所以你没变成我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方克文道:“我瞒得过你却瞒不过麻博轩,咱们走到冰棺这里,麻博轩认得上面的字,他故意不说,还说什么这下面藏有重宝。”

        罗行木轻声道:“你这样一说,我好像记起来了,当时你主动要求下去看看。”

        方克文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他怒吼道:“错!是你们联手设计我,少数服从多数,我只能是进入冰窟的那一个,我下去之后你们就将绳索丢了下去,将我一个人扔在冰窖之中,让我自生自灭。”想起往事,积年怨恨涌上心头,只感到牙关发痒,恨不能将满口钢牙咬碎。

        罗行木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了……”可是他的表情却露出些许的愧色。

        方克文道:“你既然走了为何又要回来?”

        罗行木道:“我只记得麻博轩说过,我们的怪病只有长生诀能够治好……”说到这里,他不禁回头去看了看身后,那块刻有长生诀的冰棺残片已经被他投入熔岩中,如今早已融化不见。罗行木内心的希望彻底泯灭,他抛下长生诀的刹那已经抱定必死之心,以长生诀作为垫脚石方能越过熔岩的缺口,抱定必杀方克文之心。

        久未说话的罗猎忽然道:“其实那长生诀只是一片普普通通的祭文,根本就不是什么道家修炼的口诀。”刚才他已经通读过长生诀的内容,能够断定和内家修炼无关,只是一篇普普通通寄托哀思的祭文罢了。

        罗行木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低头望去,却见那只天目千足虫已经从他的胸膛消失不见,胸口处只剩下一个血洞,剧痛让罗行木难以忍受,他惨叫一声竟然用鸟爪般的右手探入血洞之中。

        颈后的那只蓝色人面蝴蝶陡然之间双翅竖起,一根针芒刺入罗行木的锥孔内。

        罗行木身躯剧震,他爆发出一声怪异的狂笑,宛如疯魔般再度扑向方克文,双手牢牢抓住他的脖子:“我要你死,你们全都要死!”

        方克文被罗行木扼住颈部,两人厮打在一起,拳打脚踢,撕扯互咬,全然没有任何高手的风范。

        罗猎和颜天心虽然和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无关,可是想到刚才方克文毕竟救过他们的性命,颜天心轻轻牵了牵罗猎的衣袖,罗猎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举刀向缠斗中的两人走了过去,不等罗猎来到他们的身边,方克文已经成功挣脱了罗行木,罗猎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罗行木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上,四肢不断抽搐,原本吸附在他颈后的那只蓝色人面蝴蝶已经翩然飞起,在上方萦绕,如此美丽的生物却隐藏着致命杀机。

        罗行木一双漆黑的眼睛此刻恢复了黑白分明,他痴痴呆呆地望着那只翻飞的蝴蝶,梦呓般说道:“我……看到你了……我看到你了……”

        颜天心也来到罗猎的身边,轻声道:“走吧!”三人正准备离开之时,却听罗行木又道:“你们有没有看到……那个红裙子的小女孩儿……”

        罗猎虽然胆大,可是也因罗行木的这番话而毛骨悚然,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冰棺内那带着诡异笑容的红衣女尸,举目四顾,除了他们四人以外再也没看到任何的人的身影,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忖,看来罗行木应该是中毒之后出现的谵妄症状,十有八九出现了幻视幻听。

        颜天心不由得有些害怕,小声催促道:“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罗行木道:“我知道,是你……是你在我的背后刻字……”

        颜天心忍不住抬头望去,却见燃烧的熔岩中,一个穿着红衣肤色苍白的女孩儿,赤着脚一步步走了出来,她披头散发,头发上还湿淋淋滴着水珠,一双雪白的小腿裸露在红裙之外,肌肤苍白如纸,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因为面孔被长发蒙住,看不清她的模样,可是颜天心却能够断定她就是冰棺中的女孩。颜天心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景象,因为吃惊她掩住了樱唇,却见那红衣女孩一步步走到罗行木的面前,然后伸出右手,食指长长的指甲闪耀着寒光,刀锋般的指甲缓缓探入了罗行木胸口的血洞,然后将他的胸膛撕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