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人面蝶】(上)

第九十章【人面蝶】(上)

        此时周遭都因为水汽弥散而成为白茫茫一片,潭水已经淹没了罗行木的胸膛,罗行木双手将冰棺顶盖高举过顶,透过水汽依稀辨别出前路方向,朝着高处挺进。

        此时那只蓝色蝴蝶又朝他飞来,罗行木扬起冰棺驱走那只蝴蝶,他爬到高处,将冰棺的顶盖放在一旁,看到那红衣女孩的尸体直挺挺漂浮在水上,那只蓝色蝴蝶缓缓停落在她的胸前,双翅一张一合,翅膀上人脸的花纹如同在不停呼吸一样。

        突然罗行木感到胸口剧痛,宛若有千百根钢针扎入了身体一般,他伸手从中摸出盛放天目千足虫的铁盒,却发现铁盒底部已然洞穿,罗行木心中大骇,慌忙解开衣襟,袒露胸膛,却见他的心口位置有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贴附在那里,竟然是穿透铁盒逃逸出去的天目千足虫。罗行木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一时间万念俱灰,他本以为这天目千足虫会在铁盒内休眠,却想不到它居然有突破铁盒的本领,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必然是自己的身体浸泡在温水之中,铁盒导热,内部环境温度的提升唤醒了那只处在休眠中的天目千足虫,于是它咬烂了铁盒,钻入了自己的体内。

        罗行木望着那只天目千足虫,又看了看那块刻有长生诀的冰棺残片,想不到自己历尽辛苦最终竟是落得这个结果,一时间万念俱灰,待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

        红衣女孩的尸体顺着水流越飘越远,蓝色蝴蝶仍然停落在她的胸前,背后那张形如人脸的花纹似乎在不停耻笑着罗行木。

        罗猎和颜天心两人趁着罗行木毁坏冰棺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高处,洞**到处都是因为熔岩和潭水交汇蒸发形成的白汽,他们的视线受到很大影响,两人前方就是一个宽达八米的缺口,上方的岩浆通过这里源源不断地流淌到洞穴底部的水潭,此时洞内的气温已经很高,有若进入了一间巨大的桑拿室。缺口因为岩浆的堆积仍然在不断加大,罗猎和颜天心并无把握跨越这段距离,两人正准备另觅他径的时候,对面一个嘶哑的声音传来:“接住!”

        罗猎定睛望去,却见对方站着一个朦胧的身影,一根长索破开白汽向这边扔了过来,罗猎伸手接住,帮助他们的应该是刚才偷袭罗行木的那个疤脸人。

        罗猎担心这跟藤条同时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让颜天心抓住藤条先荡了过去,颜天心荡秋千一样利用藤条越过八米宽度的岩浆,身体掠过岩浆上方之时,犹如置身于一口巨大的蒸锅之上,来到对面,那疤脸人一把将她抓住,帮她站稳,然后又将藤条抛了过去。

        罗猎双手抓住藤蔓,先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助跑腾跃,一气呵成,在他双脚脱离地面的刹那,听到颜天心发出一声娇呼:“小心!”却是罗行木从后方冲了上去,想要抓住罗猎,可是终究晚了一步,他冲得太急,惯性让他险些跌入岩浆之中,不过在最后关头还是控制住了身体,罗行木左臂间还抱着那块冰棺残片,双目因为脉络丛生彻底成为了墨色。

        罗猎双脚落到了实地,转身望去,却见那条岩浆形成的瀑布这会儿功夫宽度已经达到了十米,如果没有疤脸人的帮助,他和颜天心是不可能通过的。

        疤脸人发出一声桀桀怪笑,他拉回藤蔓,用刀锋挑起火红的岩浆凑近藤蔓的尾端,藤蔓燃烧起来,迅速向上方蔓延,疤脸人望着对方的罗行木,笑得越发畅快。

        罗行木双手抱着那刻有长生诀的冰块,脸色已经变得乌青,他怒吼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如此害我?”

        疤脸人竖起右手的食指,然后在嘴唇前轻轻嘘了一声。

        罗行木双目因为惶恐而睁到了最大,他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你明明已经死了!”这手势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在过去,这是他的老友和同学方克文最习惯的动作,可是方克文明明已经死在上次的探险中,为何会在这里出现?难道他一直都生活在这远离人群的地洞之中?

        疤脸人虽然没有道明他的身份,可是罗猎从罗行木的反应上也猜到他的名字,这疤脸人应当就是方克文,当年和罗行木、麻博轩共同探险的主要成员之一,原来他仍然活在世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当年的同伴反目成仇?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想要铲除对方?看来距离答案揭晓已经不远。

        疤面人嘶哑的声音宛如刀锋刮擦在生锈铁板之上刺耳难听,他冷哼一声道:“你自然巴不得我死……狗贼,我在这地下等了你五年,知道你终有一日会回来,天可怜见……终于让我等到你这混账……”他的身躯因为愤怒和激动而瑟瑟发抖。

        罗行木手中抱着长生诀:“你以为是我害你这样?当年是你和麻博轩执意要寻找禹神碑,我已经劝你们走了。”这疤面人正是方克文。

        方克文怒视罗行木道:“你们弃我于不顾,抛下我一个人在这地洞之中,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知不知道,这五年中我经历了什么?”

        罗行木缓缓摇了摇头道:“当年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一把将衣襟拉开,露出胸膛之上那只黑白分明的眼珠。

        颜天心看到罗行木的胸膛之上多了一只天目千足虫,不由得失声惊呼。罗猎第一时间想到那只被罗行木藏于铁盒中的天目千足虫,想来是那虫子并不老实,悄悄爬了出来钉在罗行木的身上,正所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罗行木总算也尝到被毒物跗身的滋味,可转念一想,这厮若是必死无疑还不知要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

        方克文看到眼前情景非但没有半点同情,反而从心底产生一种快意,哈哈大笑起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看来老天爷果然没有放过罗行木这个恶人。

        罗行木怒吼道:“你以为这些年只有你才痛苦?只有你才被人抛弃?你知不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迅速衰老的样子?你知不知道失去大部分记忆的痛苦?你知不知道每夜都深受噩梦困扰的滋味?你不懂?你怪我?我又去怪谁?”他忽然一扬手将那块刻有长生诀的冰棺残片扔了出去,残片平平旋转飞出,正落在岩浆的中心,在罗行木扔出残片的同时,身体也随之飞起,以他的跳跃能力本来无法一步跨越宽达九米的岩浆缺口,所以中途身躯就坠落下去,罗行木足尖刚好在冰棺残片上一点,然后身躯再度飞起,刻有长生诀的冰棺残片在炽热的岩浆中迅速融化,被罗行木踩过之后顿时没入岩浆中不见,罗行木却利用残片尚未融化的刹那再度腾飞,跨越缺口成功来到对岸。

        罗猎看到罗行木扔出残片的刹那已经明白罗行木已经放下了心中生的欲望,胸口被天目千足虫附体,就算罗行木得到了长生诀也难以起死回生,罗行木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长生诀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用处。

        方克文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不等罗行木落地,就扬起弩箭接连向他施射。

        罗行木双手在虚空中连续抓了数把,将方克文射向自己的羽箭尽数抓住,落下之时,将羽箭投向对岸三人,显然他心中的敌人不仅仅是方克文一个。

        罗猎三人慌忙避让,躲过罗行木的攻击。

        罗猎抽出唐刀严阵以待。

        方克文毫无惧色地望着罗行木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来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