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洞中人】(下)

第八十九章【洞中人】(下)

        罗行木阴测测道:“你当真不怕死?”

        罗猎摇了摇头。

        罗行木阴沉的目光落在颜天心的脸上:“难道她也不怕?那好,我就成全你们!”他解下冰棺上方残留的铁链,缓缓向罗猎和颜天心走了过来,铁链在地面乌黑的石块上拖行,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决意用颜天心的性命作为要挟,威逼罗猎就范。

        咻!羽箭破空的声音响起,一道疾电般的光芒直射罗行木的后心。罗行木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听到这声尖啸,身体已经鬼魅般动作起来,侧向滑行一大步,躲过这从后方突袭而至的暗箭,旋即手中铁链一抖,长达七米的铁链犹如一条黑色蟒蛇,重击在偷袭者藏身的岩石之上,铁链击中岩石,岩石爆裂开来。一道灰色的身影从岩石后方闪身而出。

        那人蓬头垢面,长发披肩,一张面孔布满烧灼的紫红色瘢痕,形容宛如从地狱爬出的恶魔,从岩石跳跃出来之后,他连续又向罗行木射出两箭。

        罗行木的反应神速,刚才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都能躲开对方偷袭的一箭,现在已经有了戒备,又岂能被对方得逞,身躯左闪右避,躲过来箭之后向那人全速追去。

        偷袭者右脚跛行,一瘸一拐向右前方逃去,尽管如此,并不影响他逃离的速度,周遭火山岩林立,路况复杂,他逃跑的速度不减,由此判断他对这里的地貌非常熟悉。

        罗行木怒道:“哪里走?”大踏步追了上去。

        那偷袭者一边逃跑一边嘶哑着喉头道:“砸碎那冰棺!”

        罗行木闻言不由得一怔,他历尽辛苦付出惨重代价方才找到这里,冰棺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冰棺被毁,那么他这些年的辛苦和付出岂不是付诸东流。现在冰棺旁边只有罗猎和颜天心,他对这两人是缺乏信任的。

        罗猎从罗行木的反应已经看出他果真被偷袭者的那番话干扰到,担心自己和颜天心出手毁坏冰棺,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那偷袭者应当是故意这样说,引起罗行木犹豫不决,从而制造更好的逃离时机。

        不过罗行木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继续追赶那偷袭者,这片刻的犹豫期间偷袭者已经逃到了前方的火山石高处,罗行木扬起铁链,在头顶挥出一道长弧,他对软兵器的运用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长达七米的铁链单单重量都要在二百斤以上,罗行木举重若轻,指哪打哪,长弧在空中变幻成一圈圈的螺旋,以罗行木的右手为起点,力量循着螺旋一圈圈传递了出去,最终汇集于一点轰击在偷袭者脚下的火山石之上,蓬!的一声巨响,那火山石炸裂开来,火红色的岩浆从火山石的后方奔腾飞溅而出,那偷袭者在铁链击中火山石的刹那飞纵而起,抓住前方藤蔓,借力一荡,已经从岩浆流淌的缺口凌空越过。

        岩浆宛如瀑布一般从罗行木击出的缺口飞流直下,很快就汇集成了一道火红色的河流,硫磺气息越发刺鼻。

        罗行木此时方才意识到那偷袭者是故意将自己引到这里,利用对地理状况的熟悉来对付自己,岩浆不断向下方流淌扩展,罗行木虽然有能力躲过这条岩浆河,可是他却没有能力带走那具冰棺。

        罗猎也在第一时间明白了偷袭者真正的用意,罗行木在眼前的局势下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继续追击偷袭者就无法顾及冰棺,可是如果去抢救冰棺就不得不放弃追杀那名偷袭者。

        罗行木迅速做出了决断,他手中的铁链半截已经落入岩浆之中,铁链末端被滚烫的岩浆染得通红,猛一扬手,铁链脱手飞了出去,带着岩浆宛如一条浴火腾飞的火龙直奔偷袭者缠绕而去。

        偷袭者早有防备,一低头躲过这条通红的铁链,铁链错失目标,落入熔岩之中。

        岩浆流速虽然缓慢但势头却无可阻挡,有些已经进入了水潭,潭水和岩浆相逢,瞬间汽化,激发出大量的白色蒸汽。

        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已经向高处逃去,罗行木心系冰棺,一时间顾不得他们两人的动向,盯着冰棺一时间不知应当如何处置,冰棺沉重,以他一人之力绝不可能将冰棺带走,不久以后熔岩就会蔓延到这里,冰棺落入熔岩之中必然会融化,连里面的尸体都保不住更不用说冰棺外面的字迹。

        若是将冰棺推入水潭之中,潭水在吸收熔岩的热量之后,温度不断上升,最后也免不了融化的结局,罗行木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转身望去,却见罗猎和颜天心相互扶持着朝高处行进,他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熔岩很快就填满低洼处,留在那里很快就会被困住。

        罗行木恨得咬牙切齿,双目盯住冰棺顶盖的长生诀,恨不能将之全部记下,可惜他仅仅认得聊聊几个字,罗行木心中暗骂,罗猎啊罗猎,你这背信弃义的小子,若是让我抓到你,老夫必将你扒皮抽筋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其实罗猎并没有招惹他,罗行木之所以落到眼前这个境地全都拜偷袭者所赐。

        那名偷袭者此时又在上方打开了一个缺口,燃烧的熔岩从缺口处流出,熔岩加快了向下方汇流的速度,他是要将罗行木活活困死在下方,这样做显然也没有顾忌罗猎和颜天心的死活。

        罗行木望着那冰棺,突然灵机一动,心中暗忖,我虽然不能将整具棺椁带走,可是我能够将刻有长生诀的部分带走,只要我将棺椁砸开即可。有了破坏棺椁的想法,罗行木马上付诸实施,抱起地上的火山岩照着冰棺的中部重击下去。

        火山岩撞击冰棺的巨响引来了他人的注意,罗猎看到罗行木竟然破坏冰棺,虽然明白罗行木这样做的用意,可是仍然觉得他这样的行径实在太过卑劣,一个稍有良知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破坏他人的棺椁,更何况棺椁中躺着得还是一个未成年即夭折的小女孩儿。

        岩浆大量涌入潭水之中,激发大量白雾的同时潭水暴涨,冰棺原本就处在洞穴的底部,很快就有三分之一部分被温水淹没,罗行木担心冰棺融化后顶盖的字迹会变得模糊不清,于是加大了力量,连续两次重击在冰棺之上,冰棺被他砸得开裂。棺中的红衣女孩仍然保持着盘坐的姿态,脸上的笑容极其诡异。

        水流已经淹没到罗行木的大腿,棺盖虽然被他砸得开裂,可是仍然没有彻底裂开,罗行木心中越来越感到焦急。他凝聚全力准备再砸落下去的时候,一只蓝色的蝴蝶从上方冰洞之中偏偏落下,落在冰棺之上,蝴蝶巴掌般大小,蓝白相间,荧光闪闪,两扇翅膀张开,背部的花纹宛如一张人脸。

        罗行木看到那蝴蝶手,手中的岩石一时间并没有落下去,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了咬牙,双手捧起岩石狠狠砸了下去,这一击成功将冰棺棺体砸裂,那蓝色蝴蝶受惊飞起,在空中翩翩飞舞,罗行木将碎裂的冰块拨开,温水已经涌入棺内,那红衣女孩的尸体随着水面漂起。

        罗行木才不管尸体如何,扬手将尸体推到了一边,捞起冰棺的顶盖部分,借着熔岩的光芒望去,却见冰棺顶盖上方的字迹仍然历历在目,并没有融化消失,心中暗自庆幸。他夹起刻有长生诀的冰棺顶盖,迅速向上方攀爬,准备脱离这水火交融的洞穴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