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洞中人】(上)

第八十九章【洞中人】(上)

        颜天心及时抓住冰棺的一角,身体平贴在冰棺上方,顾不上观察周围的处境,首先想到的是罗猎的安危,惊呼道:“罗猎!”

        罗猎的声音从下方响起:“我没事!”,原来在他滑下冰棺的时候,双手及时抓住缚在冰棺上的铁链,这才避免直坠而下落入冰穴底部。冰棺因为两人下落时候的冲击力而不停晃动。

        罗猎牢牢抓住铁链,定睛望去,却见冰棺之中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儿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那女孩儿长发飘扬,肤色惨白如纸,眉眼之间稚气未脱,嘴唇之上涂着鲜红如血的胭脂口红,身穿红色长裙,长裙单薄,盘坐在哪里,呈五心向天的打坐姿势,一双欺霜赛雪的手臂和小腿裸露在外,透过她嫩薄的肌肤,青色的血脉依稀可见。

        罗猎虽然早就料到冰棺内有人,可是乍看到这女孩儿之时仍然打心底感到吃惊,棺中女孩面容栩栩如生,她的一双眼睛似乎充满神采,如果不是她被禁锢于冰棺之中,罗猎甚至会认为她仍然活着。凝固在这女孩脸上的笑容极其古怪,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称,这笑容莫测高深,甚至有些阴狠歹毒。

        罗猎和颜天心跳下冰棺的同时,雪犼凌越过六芒星形状的冰穴,错失目标之后,手臂逆时针旋转,直奔罗行木横扫而去。

        罗行木虽然武功高强,可是他也不敢正面迎击雪犼,瞬间已经做出了决定,飞身一跃跳下冰穴,手臂抓住连接冰棺和冰穴之间的铁链,身体悬空停留,铁链因为他的下坠力上下起伏,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冰棺剧烈晃动起来,颜天心因为冰棺倾斜身体再度下滑,从冰棺上方的六边形平面上滑落,抓住捆扎在冰棺侧方的铁链方才停止住下滑的趋势。

        罗猎从一旁探出手揽住颜天心的纤腰,给她一些支撑,颜天心的右肩此前毕竟被弩箭射中,无法运用自如。

        颜天心稳住身形,俏脸贴在冰棺之上,正看到冰棺中那红衣女孩几乎和自己脸贴脸对望着,突如其来的发现让颜天心惊恐万分,失声发出尖叫。

        冰棺此时剧烈晃动起来,却是罗行木双手轮番攀援着铁链向冰棺靠近。

        那头雪犼先后错失了目标,看到三人全都进入了冰**,它懊恼到了极点,双臂轮番砸在自己宽阔的胸膛之上,借以发泄内心的愤怒。然后围绕六芒星形状的冰穴疯狂转着圈子,可是它却不敢进入冰穴,冰穴对它而言应当是一个不可涉足的禁区。

        颜天心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转过脸去,看到一旁罗猎关切的面孔,这才感到内心稍稍安定,棺中的女孩似乎有种说不出的邪恶魔力,她的内心中仿佛有一根羽毛在撩拨,耳边又仿佛有个声音在呼唤她转过头去。

        罗猎也看出颜天心的表情不对,以为她只是被这棺中的女孩吓住,轻声安慰道:“其实这世上活人比死人更加可怕!”说话的时候不由得看了看正在靠近的罗行木,罗行木就快来到冰棺旁边。

        暴怒的雪犼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它发疯一样重击在周围冰岩之上,一个个磨盘大小的冰块被它击落,抓起冰块大步奔到六芒星冰穴的边缘。灵长类生物的智慧要远超普通动物,已经懂得利用工具来解决问题。

        罗猎三人面色严峻,选择跃上冰棺只是暂时躲过了雪犼的进击,可是这样的选择却让他们成为了瓮中之鳖,想要脱身难于登天。

        咚!雪犼投出一块冰岩,贴着罗行木的身体飞了出去去,只差半尺就命中目标,罗行木也吓得额头冒汗,他的运气不会始终这样好,低头望去,却见距离冰穴底部还有近七丈左右的深度,最麻烦得是,冰穴底部布满大大小小的冰笋,如果他们就这样跳下去,即便是不被摔死,也要被标枪一样挺立的冰笋给扎死。

        雪犼宛如疯魔,不停将冰岩投入冰穴之中,它应当是对冰棺充满忌惮,所投掷出的冰岩没有一块直接击落在冰棺之上,不过有几块砸在连接冰棺和冰穴的铁链之上,六根铁链有半数被它砸断,冰棺剧烈摇晃着,终于脱离了铁链的束缚向下方坠落而去,罗猎三人在目前的状况下唯有紧紧抓住冰棺上残存的铁链,现在剩下得也只有祈祷了。

        冰棺从七丈高度落下,撞击在冰穴的下方,那一根根竖立的冰笋被冰棺摧枯拉朽般摧毁,罗猎本以为冰棺撞击地面会产生强烈的震动,甚至会将他们三人的身体抛飞出去,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冰穴底部在冰棺的冲撞下完全裂开,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冰层的底部居然中空,他们继续随着冰棺坠落下去。

        这次坠落的时间比起刚才还要长一些,冰棺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水潭中,罗猎和颜天心入水之后就迅速摆脱冰棺,向不远处的岸边游去,罗猎先行爬上岸去,伸手将颜天心拖了上来,抬头望着上方裂开的冰洞,不由得想起此前在天鹏王墓室中的遭遇,两次的遭遇居然有些相似,此时他方才意识到那冰棺也是竖着悬放,不知这样的摆位是不是与风水有关。

        水潭中露出了一颗雪白的人头,却是白发苍苍的罗行木,他也没有死,罗行木向岸边的罗猎和颜天心看了一眼,却并没有急于上岸,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水面,那具冰棺因浮力而缓缓露出了水面,罗行木又惊又喜,游到冰棺旁边,牵住冰棺上的铁链,将冰棺缓缓拖向岸边。

        上方传来雪犼愤怒的嚎叫声,不过它居然停止了投掷,如果现在它继续将冰岩扔下,恐怕罗行木无法从容拖着冰棺来到岸边。

        看到罗猎和颜天心两人坐在岸边无动于衷,罗行木不由得愤怒道:“小子,袖手旁观吗?”

        罗猎叹了口气道:“您老何必让死者不安?”

        罗行木冷哼一声,看出罗猎对自己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忌惮,心中以为是天目千足虫钻入罗猎体内的缘故,看来这小子认为必死无疑已经没了顾忌,这对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他心灰意冷,岂不是不肯为自己解释冰棺上面的文字?姑且不去管他,先将冰棺拖到岸上再说。

        颜天心无力靠在罗猎的肩头,整个人累得就快散架,有生以来她还从未有过如此辛苦的历程,调整了一会儿之后,方才意识到这冰穴之下居然并不黑暗,举目望去,发现在他们的右前方有红光透出。

        罗猎的目光正盯着光源的方向,他早已留意到这一现象,这里非但有光而且温度比起上方也高了许多,罗猎吸了吸鼻子,空气中有股刺鼻的硫磺味道,联想起苍白山一带多火山分布的地理特征,看来天脉山就是一座活火山。

        颜天心忧心忡忡道:“那只虫子……”死里逃生之后,她首先想到得就是钻入罗猎体内的天目千足虫。

        罗猎笑道:“没什么好怕。”目前还不到将实情告诉颜天心的时候,倒不是他存心隐瞒,若是被罗行木看穿就大大不妙了。

        罗行木将冰棺拖到岸上,也累得气喘吁吁,他首先检查了一下冰棺上方的字迹,确信字迹依然清晰,这才放下心来,他向罗猎招了招手道:“小子,你帮我破解冰棺上的长生诀,我帮你将那只虫子取出来。”其实他根本没有取出天目千足虫的办法,只是故意欺骗罗猎,利用他求生的心理达到自己的目的。

        罗猎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人早晚都要死,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