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长生诀】(下)

第八十八章【长生诀】(下)

        罗猎道:“让我翻译上面的字不难,可是你必须要告诉我,这棺椁里面躺着得究竟是谁?”

        罗行木怒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只需老老实实按照我说的去做!休要跟我玩什么花样!”双目之中黑色的脉络再度开始疯狂滋长起来。

        罗猎寸步不让道:“你若是不说,我们两人就从这里跳下去,大家一拍两散,我们活不了,你也什么都得不到!”

        罗行木看到此时罗猎仍然敢跟自己讨价还价不由得勃然大怒,可毕竟有求于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强忍怒火道:“我怎么知道?当年我们来到这里,还未来及靠近冰棺,就遭到袭击,我若是知道墓主人的身份,又何必找你过来?”

        他虽然说得有些道理,可是罗猎总觉得罗行木言辞闪烁,必然还有隐瞒自己的地方,当年罗行木和麻博轩一行人因何来到这里探险?他们的目的究竟是在寻找什么?直到现在罗行木都未曾向自己吐露实情。

        罗猎道:“看不清楚,要走进一些才能看清上面写得是什么!”

        罗行木惊声道:“不可……”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惶恐。

        罗猎道:“有何不可?难道你们当年曾经下去过?”从罗行木的表现他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罗行木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麻博轩说过,那上面刻着的全都是夏文,上面说这冰棺内有诅咒,决不可靠近……”

        罗猎盯住罗行木道:“你们当年一定没听麻教授的话对不对?”

        罗行木竟然躲避罗猎的目光,显然被罗猎说中。颜天心悄悄牵了牵罗猎的衣袖,低声道:“这里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你千万不要下去……”她也不知为何,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无法描摹的恐惧。

        罗猎向她笑了笑,举起望远镜向冰棺望去,轻声道:“长生诀!”

        听到罗猎读出这三个字,罗行木的眼睛陡然变得明亮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静静期待着罗猎的下文,可是罗猎读完这三个字之后就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罗行木终忍不住催促道:“接着念,接着往下念!”

        罗猎一双剑眉拧在一起,他缓缓放下望远镜道:“这上面已经警示过你们,不可触碰棺椁,上方所刻的是一篇道家养气,延年益寿的长生诀,你们可以无偿拿走,还标明了藏宝地所在。”

        罗行木显得有些不安,他不停揉搓着自己的双手,亟不可待道:“快读,快读给我听!”

        罗猎道:“你们本来有机会全身而退的对不对?”

        罗行木用力点了点头,大声道:“是!我们本来有机会全身而退,全都怪那个麻博轩,他非要寻找什么禹神碑,还说禹神碑很可能就藏在冰穴下方,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扬起自己的双手,双手干枯手指乌黑,宛如鸟爪一般,他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

        罗猎道:“当年你们是如何突破那些守墓人的防线?”他心中暗自奇怪,这次他们和罗行木一起来到这里,历经千辛万苦,方才成功,却不知当年罗行木几人是如何做到的。

        罗行木道:“当年有方克文带路,他乃是摸金一门的正宗传人,自有办法引开那帮守墓武士……只可惜……”罗行木叹了一口气,言语之间不胜惋惜,让人感觉到如果方克文还活在这个世上,一切会顺利许多,罗行木今次卷土重来再入冰宫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周折,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颜天心对罗行木的话却是一句都不相信,她冷冷道:“你还拥有驱驭野兽的本领啊!”

        罗猎也跟她想到了一处,罗行木肯定没说实话,他可以指挥人猿,驾驭血狼,甚至可以命令成千上万的老鼠锁定目标发动进攻,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很难用常理来解释。

        罗行木苦笑道:“我在这山腹之中整整困了半年方才逃离,驭兽之术得自祖传!那人猿和血狼都蒙我救过性命,它们回报于我又有何稀奇?”

        罗猎心中暗忖,你罗行木的驭兽之术得自祖传,我跟你是一个祖宗,怎么我从没有听爷爷说过这件事?不等他发问,罗行木已经解释道:“我外公传给我的本事自然和罗家无关!”

        罗猎道:“既然这冰棺内藏有诅咒,我们还是到此为止吧,我可不想落到你这样的下场。”

        罗行木道:“也罢,你将那冰棺上的长生诀翻译给我,我保证放你们两人一条生路。”

        罗猎道:“世上哪有什么长生之术,我看只不过是骗局罢了。”

        罗行木道:“就算是骗局我也认了,罗猎,你快念给我听!”

        罗猎心中暗忖,罗行木急于得到这长生诀,或许这长生诀对他的病情有益,兴许真得能够让他时光倒回,返老还童,此人内心险恶,若是让他得逞,这世上岂不是又多了一个祸害?心中正在犹豫的时候,颜天心以传音入密向他道:“千万不可译给他听!”

        罗行木从两人交递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端倪,冷冷道:“你们若敢害我,我定要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蓬!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出现在冰穴的对侧,正是此前被天目千足虫吓退的雪犼,那只去而复返的雪犼和他们隔岸相望,双目被怒火烧得通红。

        罗行木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雪犼居然还敢跟来,低声向罗猎道:“不用害怕,你体内有天目千足虫,它不敢过来!”他并不知道天目千足虫已经从罗猎的掌心脱落,钻到了金甲武士的眼眶里。

        罗猎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发虚,扬起左手,将掌心的血洞向雪犼晃了晃,虚张声势希望能够将雪犼吓退。

        那雪犼双目盯住罗猎的掌心,硕大的头颅随着罗猎左手的摆动来回摇晃了一下,然后鼻孔张得老大,喷出两股白汽。一双巨臂轮番落在冰岩之上,罗行木还以为雪犼被罗猎再度吓住,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雪犼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爆发出一声狂吼!伴随着这声大吼,它周身雪白的毛发根根竖立起来,显得身躯越发庞大。

        罗行木这才觉得情况好像有些不对,雪犼这样的表现并不是害怕,根本就是暴怒的前奏。

        罗猎心知肚明,雪犼对天目千足虫肯定有着极其敏锐的感应,如今那天目千足虫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虽然能够骗过罗行木,却无法骗过这只雪犼,罗行木的铁盒内虽然藏着一只天目千足虫,可是那只并未苏醒,雪犼应当不会忌惮,他悄悄向颜天心递了个眼色,贴近身体的右手悄悄指了指冰棺的方位。他仔细观察过周围的地形,寻找最可能的逃生路线,以雪犼的步幅,在平地之上他们不可能逃过雪犼的追杀,所以罗猎将落脚点锁定在冰**那悬挂的冰棺之上。

        罗行木虽然提醒他们冰棺内有诅咒,可是罗猎从来都不相信鬼神之说,这厮虽然在美利坚修过神学,还顶着一个牧师的名号,可是他骨子里却是一个无神论者。

        那雪犼暴吼之后腾空一跃,竟然凌空越过直径十米左右的六芒星冰坑,直奔罗猎和颜天心扑来,由此可见这只雪犼非常记仇,仍然记得罗猎此前利用天目千足虫吓他的事情。

        罗猎早已有了准备,大叫道:“跳!”在雪犼出现的时候,颜天心和他同时跳起,从冰穴的边缘腾跃到冰棺顶部的六边形平面之上,两人落下之时,冰棺剧烈的摇晃起来,罗猎脚下一滑,立足不稳,从冰棺上掉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