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死与生】(下)

第八十七章【死与生】(下)

        罗猎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快断裂,左手因为绳索的束缚,血循受阻已经变成了紫黑色,掌心中那只天目千足虫这会儿功夫又涨大了许多,犹如一只怒目而视的大眼,罗猎虽然看不到上方的情景,可是却听得到颜天心和爷爷的对话,心中除了感动却又无能为力,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如此两难的境地,此刻什么智谋什么武功都排不上用场。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会被一只小虫子所制,罗猎盯住那天目千足虫,心中暗叹,如果这当真是一只眼睛多好,至少我还有催眠你的机会。

        天目千足虫似乎感应到罗猎的内心所想,瞪得越发滚圆,和一只眼睛看起来毫无分别。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那只天目千足虫在鼓涨成球形之后,从罗猎的掌心中脱落,贴着罗猎的身体滚落下去,竟然掉入下方金甲武士的眼眶之中。罗猎怎么都不会想到有若跗骨之蛆的天目千足虫居然这么容易就从掌心脱落,那金甲武士感觉眼眶中钻入异物,吓得慌忙伸手去抓,情急之中竟然忘记了自己还身处险境,双手放开了罗猎的大腿,惨叫着从高空中跌落下去。

        罗行木感到手腕陡然一轻,继而听到惨叫声,心中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左腕一拉,罗猎宛如腾云驾雾般从下方升腾而起,罗行木牵拉罗猎的同时身躯向五名乌甲武士冲去,他必须要兼顾罗猎的安危,毕竟留下这小子对自己还有用处,所以要将五名乌甲武士除去,避免他们趁着罗猎立足不稳之时,将他射杀。

        还好五名乌甲武士的首要目标都是罗行木,他们扬起弩箭瞄准罗行木纷纷施射,罗行木头颅甩动,银色发辫又如一条长鞭,弧形绕向身体前方,将射向自己的羽箭全都击落。

        罗猎被牵拉到冰岩之上,第一时间抽出唐刀将牵系他和罗行木之间的绳索斩断,他的整个左手都已经成为了紫黑色,掌心中有一个杏仁般的血洞,看起来煞是骇人,左手麻木毫无知觉。

        “小心!”颜天心的提醒声响起,罗猎听到头顶风声飒然,慌忙扬起唐刀反手迎击,却是颜阔海不等罗猎站稳脚跟就一剑劈砍过来,罗猎单手挡住颜阔海的来剑,他的膂力原本就远远逊色于对方,再加上颜阔海的这次攻击出其不意,打了罗猎一个措手不及,震得罗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颜阔海双臂用力,大剑下压直奔罗猎的颈部切去,他果然信守准则,坚定不移,任何人胆敢进入九幽秘境都格杀勿论。

        颜天心看到罗猎形势危急,抽出弯刀向颜阔海冲了上去:“住手!”她这一刀直奔颜阔海的手臂砍去。

        颜阔海一身甲胄防御力极强,根本没有将颜天心的这一刀放在眼里,颜天心一刀砍在他的护肘之上,当啷一声,激起一片火星,颜阔海却完好无恙,冷冷扫视了孙女儿一眼,然后抬脚踢中颜天心的小腹,这一脚将颜天心踹得飞了出去,不过好在是飞向内侧,颜天心摔倒在三丈之外的冰岩上,这一击分明还是脚下留情。

        罗猎还在苦苦支撑,却忽然感觉压力一轻,原来是颜阔海在即将得手之时放过了他,挺剑向罗行木冲去。

        罗行木宛如恶魔降世般冲向那五名乌甲武士的阵营,双足凌空飞踢,将两名乌甲武士踢飞,一拳击中其中一人的面门,竟然将对方的颅骨打得整个坍塌了下去,脑后发辫呼啸甩出,缠住后方一名意图袭击自己的武士脖颈,毒蛇般缠绕收紧将那名乌甲武士扼死在身后。转瞬之间五人已经被他除掉了四个,最后那名乌甲武士挺起长矛向罗行木胸口戳去,罗行木伸手抓住长矛顺势向怀中一带,那名武士立足不稳向他冲了过来,罗行木扬起右手,五根指甲如今已经变得漆黑如墨,指尖锐利有若鹰爪,唰!地插入那武士的脑门,武士头顶的乌青色钢盔在他的利爪面前如同豆腐一般,竟然被他五指洞穿,五根手指直接灌入那武士的颅内。罗行木在双目黑化之后,他的战斗力也随之成倍增加。

        罗行木看都不看,手中长矛向后方倒转,反手格挡住颜阔海从后方发动的攻击,长矛通体为精钢铸造,抵挡住颜阔海手中的断剑,剑矛交错,两股强大的力量交汇在一起,撞击出火星四射。

        罗行木借力向前方冲出三步,一把将那名武士的尸体抡起,甩沙包一样向后方投掷过去。

        颜阔海手中断剑横拍,将这名武士的尸身拍了出去,尸身向浮雕下方坠落,即便是亲眼目睹同伴的死亡,冷酷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波动,长久暗无天日的穴居生涯让这帮守墓者离群索居的同时也渐渐淡忘了人世间的感情,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守住本族的禁区,守住属于女真人的圣地,为了这一信念,任何牺牲都无所畏惧。

        罗行木缓缓转过身去,他的双目已经完全变成了墨色。

        颜阔海望着罗行木,脸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低声道:“你究竟是谁?”

        罗行木挺起长矛,向前猛然跨出一步,长矛以不可一世的速度刺破虚空,有形的矛尖撕裂无形的空气,矛尖在和空气的高速摩擦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响。

        颜阔海暴吼一声,手中断去四分之一的大剑力劈而下,目标却是细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矛尖,剑脊宽厚,刃薄如纸,矛长丈二,其锋若针,两大高手都是拼尽全力,锋刃相撞,两人身躯都是一震。罗行木却在此时突然弃去了长矛,身躯有若鬼魅般扑向颜阔海。

        按照常理而论,高手对决,主动弃去武器并不明智,可是罗行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不等颜阔海发动第二次进攻,他已经来到颜阔海近前,右手五指向颜阔海面门插去。

        这种贴身肉搏的状况下,颜阔海手中的大剑反倒成为了累赘,他左手抓住罗行木的右腕,右手弃去大剑,一拳勾向罗行木的下颌。

        罗行木左臂有若无骨,灵蛇般将颜阔海的来拳缠住,两人相互抓住对方的手臂,下盘也没有闲着,彼此双腿齐出,连番撞击,蓬蓬之声不绝于耳。

        别说是当局者,就连罗猎和颜天心这两个旁观者也听得头皮发麻,罗行木和颜阔海两人仿佛丧失了痛觉,在冰岩上方的狭窄平台展开了一场贴身肉搏。

        颜天心想要走过去帮忙,却被罗猎一把抓住,旁观者清,罗猎早就看出罗行木和颜阔海两人的武力远远胜过他们两人,如果他们贸然靠近,说不定首先遭殃得会是他们。

        颜阔海以额头狠狠撞击罗行木的面门,坚硬的颅骨撞击在罗行木的面门上发出空空的声音,如同撞在一根朽木之上,罗行木抓住机会,迅速扭动头颅,银色发辫绕到颜阔海的脑后将他的颈部扼住。

        发辫迅速收紧,颜阔海低吼一声,挣脱开罗行木的双臂,抱住他的身躯一个标准的骆驼扳,将罗行木反背重重摔倒在冰岩上,虽然颜阔海在场面上占据了主动,可是罗行木的发辫却仍然紧紧缠住了颜阔海的颈部,越收越紧。

        颜阔海一手抓住发辫,一手从腰间抽出了匕首,想要将之割断,可是罗行木却飞扑过来,双手抓住他握住匕首的手腕,双手对单手自然在力量上占优,眼看罗行木就要将匕首反转,颜阔海暴吼一声,放开发辫,一拳捶打在匕首手柄尾端,骤然增强的力量让匕首斜行刺入罗行木的左胸,罗行木闷哼一声,再度抓住颜阔海的右手,避免匕首进一步深入自己的体内,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猛然探入颜阔海的双目之中。

        颜阔海并没有料到罗行木在被刺中之后仍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反击能力,双目剧痛,一双眼珠已经被罗行木尖利的手指硬生生抠了出来。

        颜天心看到爷爷如此惨状,哪还能够袖手旁观,挺起弯刀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罗行木双腿蜷曲,有若兔搏猎鹰,猛然蹬踏在颜阔海的小腹之上,颜阔海魁伟的身躯被他蹬开,与此同时,罗行木缠绕在颜阔海颈部的发辫再次收紧,颜阔海几乎丧失了战斗力。

        罗行木抱起颜阔海的身躯向颜天心冲去,颜天心还未来得及出刀,就已经被两人缠斗在一起的身躯撞倒。身体失去平衡滚落到冰岩边缘,眼看就要坠落下去,一直都在留意颜天心动向的罗猎及时冲了上来,一把将她抱住,方才止住颜天心继续滚落的势头。

        罗行木将颜阔海的身躯重重撞击在冰岩之上,抽出刺入左胸的匕首,对准颜阔海血如涌泉的左眼狠狠刺了下去。

        身后响起颜天心撕心裂肺的哀嚎声:“爷爷!”

        颜阔海魁梧的身躯仍然站立在那里,罗行木漆黑无情的双目冷冷望着他,看着颜阔海缓缓跪倒在了地上,然后方才转身离去。

        颜天心哭喊着跑了过去,抱起满身是血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