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死与生】(上)

第八十七章【死与生】(上)

        颜天心身处浮雕的凹陷之中,暂时没有危险,从她的位置看不清爷爷那边的情景,抬头望去,发现自己距离浮雕上缘只有不过一米左右的距离,刚才金甲武士突袭猿人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纵然可以轻易攀越这段距离,颜天心仍然不敢冒险尝试。

        比起颜天心罗猎此时的处境却极其不妙,罗行木和颜阔海两位顶尖高手在悬壁之上拼尽全力,罗猎的左腕和罗行木的左腕相连,若是罗行木落败,自己必然受其牵连,刚才猿人坠地就是明证,如果不是颜阔海关键时刻出手救了颜天心,那么颜天心肯定深受其害,会落得和猿人一般下场。

        在罗行木和颜阔海角力缠斗的同时,六名乌甲武士出现在浮雕下方,几人冲上去围着满身是血的猿人,刀枪齐出,大有将猿人碎尸万段的架势,那猿人原本就已经气息奄奄,哪还禁得住他们这这番砍杀,转眼间已经血肉模糊。

        六名乌甲武士斩杀猿人之后,沿着浮雕向上攀援而来。罗猎心中暗叫不妙,无论罗行木和颜阔海胜负如何,这六名武士的到来已经让他的处境迫在眉睫,他双脚踩在浮雕的肩膀上,身体紧贴浮雕的凹陷处,右手探出试图解开左腕上的绳索。还没等他的右手靠近绳索,罗行木已经识破了他的意图,冷哼一声,左手用力一抖,一股大力沿着绳索传递出去,罗猎被这股大力牵拉,竟然立足不住,惨叫一声从立足处荡了出去,罗猎本以为自己会就此坠落,身躯悬空荡漾在半空,随即左臂一紧,却是被绳索紧紧拉住,另外一端牵系在罗行木的左腕上,所以并没有坠落下去。

        罗行木力量奇大,右手和颜阔海比拼力量,还可以腾出手来控制罗猎。颜阔海怒吼一声,手中大剑向后牵拉,罗行木身体向前倾斜了一下,旋即右臂向回拉扯,因为用力过度,他额头的青筋一根根暴出,形容显得越发恐怖,双目以瞳孔为中心,黑色的脉络向眼白处扩张蔓延。

        颜阔海借着罗行木向后牵拉之际,左手放开浮雕,身躯凌空飞起,扬起手中大剑,借着罗行木的一牵之力,向他的心口刺去。

        罗行木面目狰狞,左手向后重新抓住浮雕,右手弃去长鞭径直向对方的剑锋抓去,颜阔海心中暗喜,这厮如此托大,竟敢用肉掌直接迎击自己的利剑,分明是找死。

        罗猎原本就要撞上浮雕,可是又因为罗行木的动作,左臂再度受到牵拉,身体向后方倒飞了出去,他的身躯在空中旋转荡动,这次却扑向了一名刚刚爬上来的乌甲武士,那乌甲武士双手攀在浮雕之上,看到罗猎朝自己突然飞了过来,慌忙腾出一只手去拿武器。这种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罗猎岂能给他这个机会,双脚抬起,借着荡动的势头,狠狠踹了出去,那名乌甲武士右手才把刀抽出了一半,罗猎的双脚就重重踹在他的面门上,乌甲武士被踹得脱离浮雕飞了出去,双手双脚在空中轮番挥舞试图抓住一物,止住自己跌落的势头,只可惜抓到得只有空气,从高出落下,重重跌落在猿人的那堆血肉之上。

        噗!大剑的剑身被罗行木徒手抓住,再也无法递进分毫,颜阔海左手及时抓住浮雕的一角,双目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罗行木的右手死死握住剑身,锋利的剑刃竟然没有割破他的手掌,非但如此,他的力量在短时间大幅提升,在罗行木全力扭动之下,剑身弯曲如弓,锵!大剑终因无法承受这强大的扭力,从剑锋处折断,罗行木手指屈起,将折断的剑锋弹射出去,一点寒星有若追风逐电般射向颜阔海的右眼,颜阔海不得不收回大剑,用宽厚的剑身挡住剑锋,剑锋撞击在剑身之上迸射出数道火星。

        罗行木却趁着颜阔海防守的空隙,手足并用,以惊人的速度爬升到浮雕的上缘,这可苦了罗猎,罗猎被绳索拖拽着在浮雕之上跌跌撞撞,周身的骨骸几乎都要散架。

        罗行木头颅露出浮雕上缘的刹那,早已潜伏在那里的金甲武士故技重施,扬起大斧照着罗行木的头顶劈了下去,罗行木早已料定对方会有此举,在对方举起大斧的刹那,身躯不退反进,鬼魅般腾空掠起,一把抓住斧柄顺势一拉,那金甲武士凝聚全身力量发动这次攻击,力量聚集于双臂的同时其下盘难免有所松动,再加上她出斧的刹那身躯前冲,被罗行木来了个顺手牵羊,顿时立足不住,身躯跟着大斧一起向前冲出,从十多丈的浮雕顶部跌落下去。

        金甲武士惊慌之中扔掉了大斧,可是仍然止不住下坠的趋势。罗行木偷袭成功,迅速爬到了浮雕上方,可是罗猎仍在下面,更倒霉的事,金甲武士从他的身边跌落,苦无着手之处,看到罗猎犹如见到了救命稻草,探出双臂牢牢将罗猎的大腿抱住。

        罗猎被金甲武士的重量和下坠力所累,左臂突然一紧,肩胛剧痛,感觉自己的整条左臂几乎就要撕裂。

        罗行木手腕拧动,黑色绳索在他的手腕上又绕了一圈,他双足牢牢钉在冰岩之上,左臂握住黑色绳索,绳索的另外一端牵系着两个人的性命,罗行木当然不会在乎金甲武士的死活,可是他却不得不考虑罗猎的存亡。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右侧,颜阔海也已经攀上了冰岩,手握断剑,双目锁定罗行木,一步步向他走了过去,五名乌甲武士也从另外一侧攀上冰岩,他们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去营救金甲武士,而是先来到浮雕上方形成合围阵列。

        罗行木的双眼已经被黑色脉络笼罩,控制住罗猎的同时,他的行动也受到了影响,若是放弃罗猎就意味着再无人可以为他破解夏文之谜,可是不放弃罗猎,他的性命就会受到威胁。

        罗行木黑色的眼睛盯住颜阔海:“放下武器,不然我就摔死他们!”

        颜阔海举起了大剑,另外五名乌甲武士同时举起了弩箭,他们的使命是阻止任何人进入秘境,为了这一使命纵然牺牲性命也毫不犹豫,更何况面临牺牲的只是罗猎的生命,这些守墓者不会在乎。

        “爷爷!”颜天心的声音从颜阔海的身后传来,她不顾右肩的创痛,顽强爬了上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慌忙出声制止爷爷,她的这声呼喊也暴露了颜阔海的本来身份。

        颜阔海没有理会她,继续向前走了一步,颜天心咬了咬嘴唇,举起弩箭瞄准了爷爷的后心:“让他们放下武器!”

        颜阔海的脚步停顿在那里,他缓缓转过身去,看到了弩箭冰冷的镞尖,颜天心美眸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又怎会做出这样的抉择,用弩箭威胁曾经深爱自己的爷爷。

        罗行木呵呵笑了起来,有趣,果然有趣,男女之间为了所谓的感情果然可以做任何事。

        颜阔海看了孙女一眼,再度转回头去,他并没有下令让武士们放下弩箭,依然向罗行木迈进一步。

        颜天心含泪道:“爷爷!”

        颜阔海冷冷道:“我不是你爷爷,任何人胆敢踏入九幽秘境,格杀勿论!你也不会例外!”

        颜天心的手臂在颤抖,爷爷这番看似绝情的话却表明他已经认出了自己,所以他才会三番两次地出手相救。她不该用弩箭瞄准爷爷,可是如果她不阻止爷爷出手,那么首先死去的只能是罗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