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千足虫】(下)

第八十六章【千足虫】(下)

        罗行木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在离去倒不失为明智之举。”他并没有阻止颜天心离去的意思,毕竟他的主要目的是掌控罗猎,让罗猎陪同自己进入九幽秘境,利用他掌握的夏文知识帮忙解决问题,至于颜天心是走是留对他并不重要。更何况颜天心若是离开,等于罗猎方的力量进一步削弱,对他绝不是坏事。

        颜天心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看着你们!”

        罗猎本来还想劝她,可是看到颜天心毅然决然的目光,已经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改变她的决定,于是放弃了继续劝说她的打算。

        或许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颜天心率先朝着冰宫内部走去,罗猎害怕她有什么闪失,慌忙跟了上去。

        冰宫的北墙之上刻着一幅巨大的浮雕,图上描绘得是两军交战的情景,罗猎和颜天心来到浮雕前方驻足,一来是欣赏浮雕,二来他们已经看不到前行的道路。浮雕上征战的双方,人神魔兽,各显其能,应当是上古战争的情景,罗猎从双方的旗帜上辨别出交战双方的身份,一方应该是中华祖先之一的黄帝,另外一方是蚩尤,这幅浮雕所刻画得应当是涿鹿之战的场景。

        罗行木阴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这浮雕所刻得是涿鹿之战,你应当知道这场战役。”

        罗猎点了点头道:“听说过,上古神话!”

        罗行木道:“人们往往将自己没有亲眼目睹,又缺乏所谓证据的东西称之为神话传说,因此而否定了太多曾经存在过的事实,可历史终究是历史,无论你承认与否都改变不了历史存在的事实!”

        颜天心轻声道:“你是说历史上真得发生过逐鹿之战?”

        罗行木淡然笑道:“我证明不了,但是我相信!其实历史无需证明,更无须后人去承认!”

        罗猎静静沉思,罗行木的这番话细细品评起来其中蕴含着一个深刻的哲理,的确历史尽管淹没于尘埃之中,或许后人已经看不清历史的本来面目,可是无论现代人能否证明这些历史的存在,却都改变不了历史已经发生的事实,证明与否也改变不了历史行进的轨迹。如此说来,后人的考古和探险无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对于历史的走向并无半点帮助,那么后人的这些行为又有什么意义?

        颜天心道:“可是前面好像已经没有了道路。”

        罗行木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看到得是巧夺天工的浮雕,看到得是让人血脉贲张的大战,而我看到得却是一个个可供蹬踏的肩膀。”

        一语惊醒梦中人,颜天心暗叫惭愧,她只看到表面,却忽略了这浮雕中隐藏的通路,利用浮雕的特征,可以顺利攀援而上,直达这面墙壁的顶部,刚才那头雪犼也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雪犼身躯庞大魁伟,想要隐藏并不容易,所以肯定有通道离开。

        罗猎关切道:“你的肩膀!”

        颜天心的右肩此前被弩箭射穿,虽然没有伤及骨骼,可毕竟影响到了右臂的正常活动,眼前的这面浮雕高达数十丈,想要爬上去必须要手足并用,这对颜天心来说必然是一个极其严酷的考验,或许她刚刚封口的伤口会因此而崩裂。

        颜天心道:“你休想劝我留下!”

        罗猎笑了起来,露出满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我只是想征求你的意见,究竟是应当背你上去还是抱你上去。”

        颜天心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应当关心一下自己,你手上的那只眼睛会不会突然钻进去,不过你心眼儿那么多应当不差多一只眼睛。”她的语气虽然带着调侃的意味,可是内心中却为罗猎深深担忧不已,天目千足虫就吸附在罗猎的左手掌心,罗猎攀岩的时候如果不小心触动了这只天目千足虫,那么它说不定会钻入他的体内。

        罗行木望着眼前这两个到了生死关头仍然在为对方着想的年轻人,缓缓摇了摇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天爷若是不想让你死,你就得继续在这世上受罪。”他挥了挥手,独目猿人缓缓爬行到颜天心的身边,却是要背着颜天心上去。

        至于罗猎只能寄希望于罗行木帮忙了,他笑了笑道:“小叔,有劳了。”称呼罗行木为小叔也是有意为之,希望能够唤醒罗行木内心深处所剩不多的良知。

        罗行木冷笑了一声,从腰间解下一根长约五米的黑色绳索,系在罗猎的左腕之上,另外一端则系在自己的左腕上,他并没有选择猿人一样将罗猎背起,而是利用这根绳索给罗猎帮助,这样一来他只需适当给罗猎借力,既避免了两人身体直接接触,也避免罗猎的左掌用力。

        罗猎暗叹罗行木狡诈,果然连半点机会都不给自己。

        罗行木已经攀援着浮雕向上爬去,罗猎紧随其后,虽然他的左手不敢接触任何东西,可是每到需要用力的时候,罗行木都会恰到好处地给他牵拉,这就避免了他左手用力,以防触动天目千足虫。罗行木也不想罗猎死得太早,至少在他为自己翻译那些夏文之前不要出事。

        猿人背颜天心启动虽然稍晚可是攀援的速度却远超罗行木,转瞬之间已经爬到了浮雕顶端,浮雕顶端和冰宫顶壁之间还有一段高达三丈的空隙,因为光线黯淡,再加上角度的缘故,站在浮雕下方看不到这段空隙,还以为浮雕和冰宫穹顶直接相连。

        颜天心转身回望,却见罗行木和罗猎一前一后方才爬到浮雕中途,猿人的双臂已经抓住了浮雕的上缘,用力一拉,准备腾跃而上的时候,头顶风声飒然,抬头望去,却见一柄大斧当头劈落,正中它的前额,事发仓促,猿人没有来得及躲闪,这一斧对方蓄势以待,凝聚了全身的力量,猿人头骨虽然坚硬,可是仍然挡不住这一斧之利,头骨被劈开,血光四溅,它惨叫一声,双掌脱离了浮雕上缘,身躯后仰向下方倒去,颜天心趴在猿人身后,她的性命完全牵系在猿人身上,猿人失手落下,她自然也逃脱不了从高处坠落的命运,娇呼一声,放开猿人的颈部,想要逃离已经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时,一条臂膀从旁边探伸出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左臂,颜天心止住了下坠的势头,却见那猿人哀嚎着挥动着上肢直坠而下,重重跌落在下方冰面之上,头面部鲜血直流,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颜天心惊魂未定,定睛望去,刚才将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那人竟然是她的爷爷颜阔海。颜天心娇嘘喘喘,双足立在浮雕的凹窝处,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颤声道:“爷爷……”

        颜阔海轮廓分明的面庞有若冰雕一般坚硬,混浊的双目中不见任何的波动,仿佛面前的孙女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颜天心正想跟他说话。颜阔海却已经从藏身的凹窝处攀援出去,双目冷冷望着已经爬到中途的罗行木。

        罗行木亲眼目睹猿人在攀上顶端的刹那被大斧击落,从这样的高度落下本来就已经凶多吉少,更何况猿人的头部还被斧刃重击,罗行木望着这帮阴魂不散的守墓者,阴沉的双目中迸射出凛冽杀机,右手一抖,黑色长鞭向颜阔海拦腰抽去,颜阔海从背后抽出大剑斩向长鞭,黑色长鞭宛若灵蛇一般缠绕在大剑之上,颜阔海和罗行木两人都是一手抓住浮雕,右手同时用力,在距离地面十余丈的悬壁之上展开了一场力量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