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千足虫】(上)

第八十六章【千足虫】(上)

        他的目光在颜天心手中弯刀上瞥了一眼道:“砍断他的那只手倒是一了百了的办法,只不过这样做虽然可以阻止天目千足虫进入他的体内,却无法将他血液中的毒素清除干净,最终他还是死路一条。”

        罗猎转过掌心,看了看那只一动不动的天目千足虫,轻声道:“如此说来,还是跟它相安无事的好。”从目前之所见,罗行木应当不是在危言耸听。

        罗行木桀桀笑了一声,他的目光开始四处搜寻,果然在一片冰雕的废墟中找到了另外一只天目千足虫,那只虫子仍然蜷曲成一个圆球,看上去和猫眼宝石无异。罗行木走了过去,从怀中取出一个铁盒,展开之后,用匕首小心将那只仍然蜷曲成为一个圆球的天目千足虫拨入盒中,又迅速将铁盒盖上。

        罗猎道:“你这么喜欢,看来这小虫子价值不菲,不如我将这只也送给你吧。”他巴不得将掌心的这只虫子去除。

        罗行木大笑起来,满脸皱纹荡漾而起,有若一朵盛开的硕大菊花,只是不见丝毫的美感,反而让人打心底感觉到厌恶。他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想帮你,可是又信不过你,焉知你不会背信弃义,恩将仇报?”

        颜天心从罗行木的话音中听出他兴许有应对天目千足虫的办法,轻声道:“你帮他拿走那只虫子,我们就全心全意帮你做事。”为了营救罗猎,她也不得不选择向罗行木暂时低头。

        罗行木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冷哼一声道:“好一个全心全意!刚才你们只怕巴不得我被那群野鬼分尸!”阴冷的双目打量了罗猎一眼,低声道:“你答应过我什么?又做了什么?先骗我放过你的同伴,而后趁着我落难之时逃走,小子,果真打得一手的如意算盘!人和人之间难道就不能多点信任吗?”罗行木因罗猎的背弃而愤怒。

        罗猎不慌不忙道:“你若是这么恨我干脆让我自生自灭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就此别过,相忘于江湖可好?”他虽然身处困境,可是他却料定罗行木不会就此放过自己,因为自己是唯一通晓夏文的人,若无自己的帮助罗行木很难解开九幽秘境之谜。

        罗行木却叹了口气道:“你虽不义,我却不能无情,毕竟我只有你这个侄儿,也罢,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罗猎心对罗行木的为人已经有所了解,此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绝不会念及半分的骨肉亲情,更何况他恨极了罗氏一门,如果不是有求于自己,只怕早已对自己下了毒手。

        颜天心关切罗猎的安危,看到罗行木终于答应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慌忙道:“那你帮他将那只天目千足虫弄走。”

        罗行木道:“不是我不肯帮他,而是因为还不到时候,这天目千足虫虽然厉害,可是你不去招惹它,它自然也不会主动惹你,你们所见到的天目千足虫只是幼虫,还没到破茧成蝶的时候,所以现在仍然处于休眠的状态,短时间内你们不必担心它会钻入体内。”

        颜天心心中暗忖,罗行木究竟有没有本事将这天目千足虫从罗猎的身上去除,可是就算有一线希望也得冒险一试。

        罗猎倒似乎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微笑道:“咱们继续走吧,小叔,我若是不帮你办好你的事情,恐怕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帮我将天目千足虫赶走的对不对?”

        罗行木笑眯眯道:“你果然是个明白人。”

        罗猎道:“难道这里就是九幽秘境了?”

        罗行木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罗猎道:“刚才我在木偶娃娃的身后看到了四个字,跟你背后的几乎一模一样嗳!”

        罗行木因他的这句话而勃然色变,他背后的四个字是擅入者死,这么说那木偶娃娃背后也刻着同样的四个字?

        罗猎之所以这样说用意其实是在试探,看看罗行木此前究竟有没有见过那木偶娃娃,如果罗行木见过,他应当知道木偶娃娃背后不是四个字而是两个,写得也不是什么擅入者死,而是救我!

        罗行木道:“很多时候,人还是少一些好奇为好。”

        罗猎道:“可能咱们老罗家血脉中流淌得就是冒险和好奇的血,不然你我两叔侄也不会先后来到这个地方。”

        罗行木来到罗猎的身边,近距离观察了一下他的手掌,那只天目千足虫仿佛就生在他的掌心上一样,啧啧称奇道:“我只是听说却从未见过,原来果真和人眼一模一样。”

        颜天心以为他是在说风凉话,冷冷道:“你自己不是有一只,拿出来仔仔细细研究就是。”罗猎却从罗行木的这句话中听出,他在此前必然对这里的一切有过深入的研究,或许他早已掌握了九幽秘境的资料,此前的探险就拥有着明确的目的,或许他所谓的失忆全都是谎言。

        罗行木或许是因为重新将局势掌控在手中的缘故心情大好,并没有因为颜天心的这句话而动怒,笑眯眯道:“这天目千足虫在寒冷的环境中会进入长时间的休眠状态,遇到合适的温度和环境方才会复苏,你用手去抓它,它感觉到你掌心的温度,所以从休眠中苏醒,天目千足虫苏醒之后需要营养来滋养身体,你的血液恰恰可以提供给它足够的养分。说起来,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呢。”

        其实就算罗行木不说,罗猎也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叹了口气道:“不知它什么时候会把我的血吸光。”

        罗行木道:“你这么大个,这么小的一只虫子又能吃多少?”反正天目千足虫叮在罗猎身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何况罗猎一时半会也不会死。

        罗猎道:“刚才我好像看到了一只白猿。”

        罗行木道:“那只白猿是九幽秘境的守护者之一,它的学名应当是雪犼,体态魁梧,力量奇大,刀枪不入,我们加起来都不会是它的对手。”

        罗猎道:“如此说来,咱们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罗行木道:“世间万物,相生相克,那雪犼虽然厉害,可是它也有弱点。”目光在罗猎的左掌上扫了一眼。

        罗猎灵机一动,忽然想起雪犼将自己抓在手中却突然放弃的一幕,惊声道:“它怕我?”

        罗行木微笑点了点头道:“不是怕你,而是怕你掌心的天目千足虫。”

        罗猎心中暗忖,那雪犼必然是意识到天目千足虫复苏所以才会望风而逃,看来生物都有灵性,如果天目千足虫好端端地留在那玩偶体内,说不定会在冰宫之中一直休眠下去。

        独目猿人仍然在一侧恶狠狠盯着罗猎,显然还没有忘记此前的夺目之恨,罗猎料定了这猿人不敢在罗行木面前造次,笑眯眯向独目猿人道:“不好意思,弄瞎了你一只眼睛,不如我将这只眼睛赔给你?”他扬起左掌。

        独目猿人看到那只天目千足虫竟然吓得向后方逃去,躲在一根冰柱的后方,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翼翼然探出头来窥视。

        罗猎顿时明白,害怕天目千足虫的不仅仅是那头雪犼,眼前的猿人也是一样,望着左手掌心中的眼睛,那只黑白分明的眼睛也在望着自己,阴沉沉的目光中似乎充满了诅咒。

        罗行木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你唯有陪我一路走下去还有一线生机。”

        罗猎点了点头道:“看来我已经没得选了。”他向颜天心笑了笑道:“九幽秘境乃是你们族中禁地,你还是不要违背祖训,不然以后如何面对你的族人?”

        颜天心焉能听不出他是在劝自己尽早离去,趁机脱离困境,她没有说话,左手下意识地握紧了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