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眼珠子】(下)

第八十五章【眼珠子】(下)

        罗猎猜到十有八九是因为宝石的缘故,慌忙扬手将宝石向人猿的方向丢去,可是让他没料到的是,一丢之下竟然没能将宝石扔出,那颗猫眼宝石竟然舒展开来,成为杏仁状,牛皮糖一样黏附在了他的手掌上。

        颜天心看到罗猎仍然将那颗宝石握在手中,还以为他只是虚张声势,并不舍得将宝石扔掉,大声提醒罗猎道:“快,扔掉那宝石!”

        罗猎心中暗暗叫苦,不是他不想扔,而是这颗宝石,或许根本就不应当称之为宝石,这古怪的东西落入掌心之后就变得如同附骨之蛆,他根本没办法摆脱,掌心传来烧灼般的疼痛,又似乎有千万根钢针同时刺入自己的掌心,来自这物体的吸力非但不见减弱,反而越来越强。

        白猿本来也认为罗猎会将绿宝石扔回来,下意识地向一侧躲避,可是罗猎根本没有将宝石扔出,导致白猿被他虚晃了一下,白猿怒火填膺,认为眼前的年轻人故意在晃点自己,暴吼一声向罗猎全速追赶上来,它步幅极大,每一步跨越都在五米左右,虽然频率不快,可是速度仍然远超常人。

        当前的形势下罗猎根本来不及向颜天心解释,大吼道:“分头走!”他非但没有向前,反而调转身形向白猿的方向冲去,狂奔几步,身躯扑倒在地,利用冰面全速滑行,罗猎从白猿的双足之间通过。

        白猿步幅很大,单靠速度,他们肯定无法逃过白猿的追踪,罗猎也明白现在白猿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唯有和颜天心分开,她逃生的机会才会大一些。选择反向而行,正是要攻其不备,白猿庞大的身形决定它的移动速度不会太快,罗猎确信自己能够在它反应过来之前从它的胯下滑过。

        白猿两个箭步就已经追到了颜天心的身后,可是眼前却突然失去了罗猎的踪影,明明触手可及的颜天心也被它放弃,白猿转过身来,看到已经滑行到自己身后的罗猎,更是怒不可遏,头顶的白毛一根根竖立起来,爆发出一声怒吼,抬脚将一头意图偷袭它的血狼踢飞,然后抱起地上断裂的冰柱,腾空跃起,巨大的冰柱宛如一支巨锤照着罗猎砸了过去。

        罗猎此时身体刚刚翻转过来,看到上方情景,目瞪口呆,不过他的身体仍然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双足用力一蹬,后背在冰面上滑行出一丈左右的距离,正是这一丈的距离让他避免了被砸成肉泥的下场。

        冰柱重重砸在冰岩地面上,随着这声沉重的撞击,整个冰宫都为之震动摇曳,罗猎的足底距离冰柱的边缘只剩下一寸不到的距离,地面的强烈震动让罗猎的身体颠簸腾空飞起,后心如同被人重重击打了一拳,他的喉头突然感到一热,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颜天心在白猿用冰柱重击地面的刹那跃起,成功躲过了这次剧震。

        无论罗猎状况如何危险,可是他毕竟成功吸引了白猿的注意力。颜天心却没有利用这千载难逢的良机逃走,她怒喝一声,转身冲向白猿,手中连弩瞄准白猿的后背,扣动扳机,弩箭一支支射向白猿。她所射出的弩箭根本无法穿透白猿坚韧的毛皮,自然谈不上给白猿造成伤害。白猿甚至忽视了她的存在,一把抓住了被震得腾空而起尚未落地的罗猎。

        罗猎的身躯如同被铁箍箍住,白猿金色的双目死死盯住这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巨大的鼻孔不停翕动,咧开大嘴,露出满口白森森的獠牙。

        此刻棕色人猿和幸存的血狼早已逃得不知去向,在这只战斗力超级强大的白猿面前,它们的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生命对任何生物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只要有一线可能,没有谁会甘心赴死。

        罗猎看到了不顾一切扑向白猿的颜天心,他用尽肺部最后的气力,惨然道:“逃……快逃……”

        颜天心却已经丧失了理智,她大喊着扑向那头白猿,弩箭已经射光,抽出腰间的弯刀,疯狂砍剁在白猿粗壮的双腿之上,尖叫道:“放开他……放开他……”她已经忘记自己仍然身处险境,也忘记了自己的攻击根本对白猿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白猿望着罗猎,罗猎近距离看着白猿,这么近的距离却视野模糊,他无力地扬起自己的左手,那颗猫眼宝石竟然从底部和周边伸出了无数细小的触角,宛若吸盘般牢牢吸住了他的掌心,看上去罗猎的掌心中有若突然生出了一只眼睛,这只眼睛盯住白猿,黑色瞳仁缓缓转动。

        白猿用力吸了吸鼻子,眼中的杀气却在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却是说不出的惶恐,它突然松开了大手,罗猎从半空中摔落在地上。颜天心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将他从地上扶起。

        白猿并没有进一步发起攻击的打算,它缓缓向后撤退,庞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罗猎感觉自己周身的骨骸都要碎裂,可是比起身体的创痛,更让他感到恐怖的却是掌心的这只眼睛,罗猎盯住那只眼睛,那只眼睛也在望着他。

        颜天心颤声道:“这……这是什么?”

        罗猎摇了摇头,他从箭囊中抽出了一只羽箭,准备用镞尖将这只眼睛从掌心中撬出来,可是没等镞尖靠近,他就感到突然又无数支钢针深深刺入了自己掌心的肌肤,那只眼睛瞬间缩小了许多,正在试图向他的掌内钻去,罗猎虽然胆大此时也不禁吓得满头冷汗,低声道:“这东西正在钻入我的身体里。”

        颜天心抽出了弯刀,她在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保住罗猎的性命或许必须要做出壮士断腕的选择,唯有尽快斩断罗猎的左手,方才能够将他和这只可怖的眼睛分离开来。

        身后传来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声,却是那刚刚逃走的独目猿人再度出现在冰宫之中。

        罗猎内心沉了下去,祸不单行,看来这冰宫十有八九是自己落难之地,他低声道:“你走吧,猿人找的是我。”

        颜天心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倔强地挡在罗猎的身前。

        出现在他们身后的不仅仅是猿人,还有罗行木。罗行木身上沾染了不少的鲜血,不过从他矫健的步伐来看,他所受得伤并不重。罗行木阴测测望着他们两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罗猎明明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却在那群守墓者围攻自己的时候趁机逃走,在罗行木看来这就是背信弃义。他原本就是宁可我服天下人绝不许天下人负我的性情,自然不会考虑罗猎是在何种条件下才答应跟自己合作的。

        罗行木向罗猎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你们已经逃了。”

        罗猎笑道:“有只眼睛盯着我,又能逃到哪里去?”他扬起左手将掌心的那只眼睛展现在罗行木的面前。

        罗行木看到那只眼睛,一双白眉皱了起来,他叹了口气道:“天目千足虫,你居然用手去抓天目千足虫!”

        罗猎其实已经猜测到掌心的这东西绝不是什么宝石,应该是某种不知名的生物,自己因为一时好奇,徒手将之抓起,所以才导致它吸附在自己的肌肤之上,从罗行木的口中方才得知这东西原来叫天目千足虫,看它的样子倒是名副其实,果然如同眼睛一般。

        罗行木望着罗猎右手中的羽箭已经猜到他想要干什么,冷笑道:“天目千足虫一旦吸附到你的身体上,就如同跗骨之蛆,如果让它知道你想要将它从身体上剔除,它就会钻入你的体内,顺着你的血脉直达你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