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九幽镜】(下)

第八十四章【九幽镜】(下)

        颜天心最初还谨记祖训,九幽秘境乃是他们这支女真族人世代不得进入的禁地,可是如今已经来到了这里,仿若掉入了不可抗拒的漩涡,越陷越深,唯有一路走下去,回头已经没有可能,她也接受了现实,无论这秘境之中藏着怎样的诅咒,她也要陪着罗猎一路走下去,纵然粉身碎骨,永堕地狱又能如何?从黑虎岭一路走来,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上天眷顾,历经凶险之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看淡了生死。

        冰宫大门紧闭,罗猎右手贴在冰冷的大门之上,全力一推,本以为这门扇已经被冰封冻,却想不到一推之下,门轴转动自如,在吱吱嘎嘎的声响之下,大门缓缓开启。

        一股阴寒的冷气从冰宫内侵袭而出,颜天心被这股冷气所迫,不由得打了冷颤,罗猎走在前方,首当其冲,被冷气刺激得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罗猎发现冰宫的大门并非完全用冰雕成,而是用水晶雕刻,所以门轴门扇历经千年都未曾腐烂封冻,依然转动自如。赞叹冰宫鬼斧神工的同时,也猜测到此间主人的身份尊崇,绝不是寻常人物。

        颜天心虽然身为连云寨主,却从未听说过在天脉山内有一座冰宫存在,更无从得知这里主人的身份。走入冰宫,气温骤降,两人本来穿得就单薄,此时更是感到寒冷彻骨,眼前唯有彼此相依取暖。

        罗猎用火机照亮大殿,却见大殿气势恢宏,一根根合抱粗细的巨大冰柱支撑于大殿之中,冰柱上方雕刻着盘龙飞凤,莲花底座,精工细作,纤毫毕现。大殿正中御道之上刻着朵朵晶莹剔透的莲花,意为步步生莲,两旁站立着百余尊人像,应当是文臣武将,体型神态全都模仿正常人类的比例,和外面的蜡像不同,这些人像全都是用冰雕成,不过这些人像的身上全都穿着衣服,因为这里特殊的环境,只是颜色暗淡,形态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罗猎伸手摸了摸,有些衣服一碰就变成了齑粉,这让急于找到衣服御寒的他不禁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发现,其中有几件裘皮竟然历经千年,依然如新,质地温软皮毛柔顺,这对他们两人可谓是雪中送炭。

        罗猎找了两件齐整的裘皮外袍,抖落灰尘,先为颜天心披上,然后自己才穿上,裘皮保温性能绝佳,上身之后顿时温暖了许多,这些冰雕武将大都配有刀剑,罗猎从中挑选了一柄唐刀,这种兵器刀型来源于汉环首刀,刀身笔直,是唐时最为常见的战刀,中华锻造工艺于大唐达到鼎盛,作为战刀的唐刀工艺严格,锻造精细,考虑到破甲和耐用,钢材极其坚韧,刃口窄薄,韧性奇强,采用包铁工艺,熟铁为外皮,内部夹百炼钢,部分刃口采用覆土烧刃的局部淬火工艺,刃口坚硬可劈砍破甲,刀身坚韧不变形。

        日本风行的太刀,其工艺就有不少从大唐学习了先进经验,而让人感到唏嘘的是,中华锻造工艺从大唐的极盛一时,也开始逐步走向衰落,许多工艺反倒流失海外,在外国得以传承发扬。

        颜天心挑选了一柄弯刀,又找到了一支连弩,她现在右肩受伤,行动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自然谈不上什么战斗力,利用这支连弩可以远距离射杀敌人,起码可以起到一些自保作用,她瞄准了远处的一座冰雕,扣动连弩的扳机,咻!的一声尖啸,弩箭射中冰雕,冰雕应声而碎,叮叮咣咣,冰块散落了一地。

        罗猎从一尊武将冰雕的身上取下角弓,拉了拉弓弦,确信可用,这才将长弓背在身上,又将箭囊跨在腰间。

        两人装备停当,彼此相望都露出会心一笑,比起刚才他们进入冰宫的狼狈,现在至少有貂裘保暖,还有武器防身,增加了不少的底气,单就境况而言已经有了天地之别。

        两人拾阶而上,来到冰雕王座前,王座只放了一个木偶娃娃,那娃娃通体漆黑,头大体小,形容丑陋,圆乎乎的面孔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这种娃娃在当地并不鲜见,因为苍白山一带林木众多,所以小孩子平时的玩具也大都就地取材,这些玩具大都简陋,多半也谈不上什么雕工,可是眼前的这个木偶娃娃虽然丑陋,雕工却是极其精湛,五官生动,一双比例超大的眼睛应当是用黑色猫眼宝石镶嵌而成,黑白分明,顾盼生辉,仿佛活过来一样,让人感觉它的目光始终在注视着自己,脸上似笑非笑,透露出一股阴森诡秘的寒意。

        颜天心只是朝这娃娃看了一眼,就将俏脸扭向一边,秀眉微颦,感觉心头压抑到了极点。虽然注意力从那木偶娃娃身上转移开来,可是脑海中仍然回荡着木偶脸上莫测高深的笑容。

        罗猎也感觉到这木偶的不同寻常,很难想像一个小孩子将如此丑怪的木偶娃娃当成宠物的场景,连心智成熟的他们都从心底产生厌恶乃至恐惧,更何况是充满童真稚气的孩子,罗猎伸手将木偶拿了起来,入手颇为沉重,这木偶乃是用阴沉木雕刻而成,他将木偶翻转过来,却见木偶背上刻着鲜血淋漓的两个字——救我!这两个字却是用夏文刻成。

        罗猎内心为之一颤,以他强大的心理素质都感觉到毛骨悚然,险些失手将这木偶丢在地上,暗自吸了口气,鼓起勇气,手指触摸木偶背上的血迹,触手处黏糊糊的,竟像是新鲜的血液,罗猎用手指戳了戳,然后凑在鼻翼前闻了闻,传来一股檀香气息,其中没有半点的血腥味道,推测到这些血迹并非真实,伤口应当是用小刀雕刻,至于这血液,很可能是某种颜料描画而成,不过因为画得惟妙惟肖,几乎可以乱真。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美眸在木偶上扫了一眼,小声道:“这木偶好生诡异,它的一双眼睛好像始终在看着我。”她留意到木偶的那双眼睛似乎从头到尾都在注视着自己,这让她从心底产生了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罗猎其实也是一样的感觉,他也认为这木偶在望着自己,那对眼睛如同拥有生命一般,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缓慢移动,他反转木偶,将它重新摆放在冰雕王座之上。和颜天心转身离去,走了几步,两人都产生了一种背后有一双眼睛正在窥视自己的感觉,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却见冰雕王座之上已经空空如也,那个木雕娃娃在转瞬之间已经无影无踪。颜天心不禁发出一声惊呼,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过诡异,那木偶娃娃难道真的拥有生命,可以自己走动不成?

        罗猎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他绝不相信那木偶娃娃能够自己行走,一个雕像罢了,即便是雕刻得怎样灵动,也不可能拥有真正的生命,他凝神屏息,仔细搜索着周围的一切动静,他很快就察觉到头顶传来压抑低沉的呼吸声,如果不仔细倾听十有八九会忽略,罗猎缓缓抬起头来,却见冰柱的顶端,一个黑影攀援其上,血红色的独目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正是那个被罗猎射瞎右目的猿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猿人右掌用力一握,掌心之中的木偶娃娃被它捏得粉碎,两点寒光坠落下来,却是那娃娃的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