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九幽境】(上)

第八十四章【九幽境】(上)

        颜天心叹了口气道:“为何如此残忍用活人殉葬?”

        罗猎缓缓摇了摇头道,他也无法解释,虽然历史上不乏用活人殉葬的先例,可是用这种方法冰封为俑却是第一次见过。

        颜天心几乎不忍再看。

        罗猎道:“你看他们身上衣服的褶皱,还有被风吹起飘扬的部分,不知用何种方法才能够保持如此姿态?”他举起火机凑在其中一名武将的手背之上:“的确是人被冰封在其中!你看,手背上汗毛和毛孔都清晰可见。”

        颜天心在他的提醒下仔细观察,果然如此,心中暗赞罗猎观察细致入微。同时内心也变得格外沉重,毕竟这里的古墓属于她的先祖,想不到先祖如此残忍,用活人来殉葬。

        两人从正中神道向前,走了几步,就发现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的白骨,其中也有一些铜钱,罗猎躬身想要捡起其中的一枚,手指触及铜钱,铜钱纹丝不动,原来铜钱经年日久已经被凝固在冰岩之上。凑近一看,铜钱是神册元宝,和麻雀身上佩戴的那枚相同,罗猎不由得想到,当年麻博轩和罗行木是不是也曾经来过这里?那枚刻有琉雀印记的铜钱就是在这里所得?

        罗猎借着光芒寻找,散落在冰面上的铜钱约有百枚,正反不同,不过背面上并没有看到刻有琉雀字样,其实这也正常,麻博轩之所以挑选那枚铜钱带回去,就是因为那枚铜钱与众不同,当然也不排除他捡到铜钱之后才在上面铭刻琉雀那两个字。

        从文臣武将中间的通道走过,前方现出一条用玄冰雕砌而成的阶梯,两旁雕栏玉砌,工艺精美,气魄宏大,抬头仰望,看到冰阶的尽头耸立着一座气派非凡的晶莹殿宇,那殿宇似乎也是用玄冰建成。

        颜天心自小在天脉山长大,除了五岁那年误坠盗洞进入天鹏王陵寝,再也没有进入过天脉山的内部,虽然她知道天脉山下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儿时的经历始终如噩梦般困扰着她,更何况还有祖训的束缚,如果不是这次阴差阳错,或许她永远都不会兴起进入天脉山腹地探险的念头。

        指南针此时停下了转动,笔直指向大殿。

        颜天心的目光中带着询问,明显是在期待罗猎的选择,其实她早已猜到罗猎的决定,以她对罗猎的了解,他必然会选择前往冰宫一探究竟。

        罗猎道:“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颜天心微微一笑:“站的高,看得远,或许咱们走到上面就能够找到出路。”

        冰宫已然在望,可是真正来到冰宫大门前却耗去了他们整整半个小时,阶梯接近六十度,陡峭向上,中途并无可供休息调整的平台,他们两人目前的体力都处于透支的状态,而且颜天心还受了伤,走走停停,等来到大门处已经累得脸色苍白,虚汗连连。靠在罗猎的肩头歇了好一会儿,方才恢复了一些体力,罗猎关切道:“不如我背着你!”

        颜天心摇了摇头:“我还没老到那种地步。”

        罗猎笑道:“那等你老了我再背着你!”

        颜天心俏脸一热,芳心中却涌现出难以形容的温暖,这种温暖的感觉有若春风吹遍了她周身的神经和脉络,让她身体的伤痛也变得不再那么明显,轻声啐道:“到时候还不知道谁走不动呢。”

        罗猎望着颜天心精致的毫无瑕疵的俏脸,心中不由一荡,可旋即脑海中却又出现了一双充满忧伤的眼睛,内心深处有若被钢针刺入,他皱了皱眉头,目光转向一旁。

        颜天心说完那句话也觉得有些尴尬,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望着自己的足尖。她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在一个男子面前表现得如此局促忸怩。

        冰宫大殿前方摆放着两只巨大的冰雕神兽,身形若虎,首部如龙,独角弯弯,四肢粗壮,肋生双翅,足爪尖利,尾部粗长有力,昂首挺胸,阔口方正,一双吊睛四十五度角斜睨前方,尽显不可一世的霸道风骨。

        罗猎一眼就认出这两只冰雕乃是辟邪,辟邪通常会被放置于墓室大门前,作为镇墓神兽,由此也可判断出冰宫内很可能埋葬着某位重要人物。

        颜天心道:“好像刚才的那只蜥蜴。”

        罗猎经她提醒也是猛然惊觉,不错,这两只辟邪的样子像极了刚才他们在温泉河中遭遇的蜥蜴,最大的区分在于蜥蜴的肋下似乎并没有见到翅膀,也许古人在想像辟邪这种神兽的时候,正是在蜥蜴的基础上加以创造发挥。又或是古时的蜥蜴原本就有翅膀,后来在漫长的岁月中因适应环境而发生了部分生理机能的退化。

        冰宫上方匾额之上刻着四个大字,罗猎虽然见识广博,通晓夏文,却不认得这四个字写的究竟是什么,因为这四个字既非汉字也不是夏文。

        颜天心小声道:“天地玄黄!”原来这四个字乃是女真大字,女真人是满族的祖先,最早虽然有本族的语言,但是没有自己的文字,一直借用契丹字,自从女真首领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建立金国,方才命令完颜希尹创制女真文。完颜希尹奉命依照汉人的楷书,因契丹文制度,结合本国语言创制出了女真字,这种女真字史称女真大字,金国灭亡之后,这种文字使用的范围逐渐缩小,到明朝末年的时候,女真字几乎已经灭绝。至于女真人的后裔满族已经采用了蒙古文字,后来努尔哈赤重新建制文字,命令额尔德尼和噶盖两位文臣完成此时,并最终完成了满文的创制和颁行,后来几经改进,形成了清朝通用的文字,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清朝国力的逐步衰弱,同时满族接受汉文化的程度也越来越深,满文的应用也是每况愈下,辛亥革命之后,满清灭亡,满文也加速退出了历史舞台。

        罗猎虽然通晓满汉两种文字,可是对于这种可以称之为古董的女真大字却一窍不通,颜天心本名完颜天心,她是当年金国被蒙古族灭国时候幸存的一支族人,因为她的祖上选择在苍白山天脉山占山为王,近乎隔绝了和外界的来往,正因为此才能保存了昔日女真族的部分文化,这其中就包括已经被认为灭绝的女真大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夏文的断代失传和女真大字也有着相同的经历,纵观中华历史,每到朝代更迭之时,否定前人,毁灭先贤文化的行为并不鲜见,最有名的应当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罗猎心中暗忖或许夏文的衰落和消失也和这一历史事件有关。

        站在冰宫门前,俯视下方,却见身后的阶梯倾斜陡峭,一直延绵到下方,起始部隐没在冰洞之中,居高临下,一览无遗,可以断定后方并没有追兵追赶上来,罗猎暗自松了一口气,若是能够暂时摆脱罗行木和颜阔海那些人,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颜天心的内心却没有一刻平静过,自从爷爷出现,她的内心就变得纷乱如麻,尽管知道爷爷已经神智错乱,可是她仍然不免为他的安危担心。

        罗猎猜到了她的心思,轻声安慰道:“放心吧,落败的应当是罗行木。”交战的双方众寡悬殊,罗行木孤身一人,猿人和血狼全都不在现场,他根本没可能取胜,能否全身而退杀出重围都未必可知。

        颜天心点了点头,以他们现在的处境也的确无法兼顾其他的事情,美眸再度向冰宫内望了一眼道:“咱们进不进去?”

        罗猎扬起手中的指南针,指针已经停下了旋转,执着地指向前方,他沉声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倒要看看这冰宫之中藏着怎样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