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猫眼石】(下)

第八十三章【猫眼石】(下)

        罗猎道:“他好像认得那颗宝石。”

        颜天心道:“那颗猫眼宝石就是他亲手给我戴上的护身符。”她下意识地摸了摸颈部,原本悬挂猫眼宝石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爷爷在刚才抢走了那颗宝石,也正是那颗猫眼宝石让爷爷想起了什么,所以他才会两度对自己手下留情,出手挡住了金甲武士的必杀一招。

        罗猎心中暗忖,如此说来那颗猫眼宝石果然成为了颜天心的护身符,他安慰颜天心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些东西原本就是身外之物,你也不必太过介怀。”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颜天心真正介意的绝非是什么宝石,而是她的爷爷。

        颜天心幽然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以为爷爷十年前就死了,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直都藏身在这里。”想起爷爷这十年以来一直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生活,这种孤独而痛苦的生活实在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的,虽然他还有不少的同伴,可是这些人应该都丧失了意识,一个个宛如行尸走肉,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活下来的?颜天心芳心中说不出的难过。

        罗猎过去曾经听说过阴兵的传说,据说某些皇陵大墓之中往往都会有一只神秘的护陵队伍守候,颜天心的爷爷应当就是阴兵的首领,他沉声道:“他选择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生活或许是因为某种责任和信仰,否则也不会忍心抛弃家园和族人。”

        颜天心点了点头,其实她早就听说九幽秘境有一支神秘的力量在守护,只是没有想到守护这里的原来都是她的族人。或许正如罗猎所说,这些族人源于信仰和责任才成为秘境的守护者,可是他们为何会丧失了意识,甚至连自己的亲人都已经是相逢不相识?她提醒自己不要继续想下去,黑暗中吸了口气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昏过去有多久了?”

        罗猎道:“具体的地方我也不清楚,我背着你逃了出来,踩着倒下的冰柱跨过冰河,进入了这边的冰岩丛,里面路况错综复杂,你又受了伤,我没敢深入,找了个便于隐蔽的冰洞就躲了进来,情况紧急,所以没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动用了你革囊中的金创药,你不会怪我吧?”

        颜天心摇了摇头,心中暗叹他狡猾,僻重就轻,这下为自己疗伤的事情就变得光明正大冠冕堂皇了,自己也只能装糊涂,无法细想他究竟是怎样为自己疗伤。

        罗猎见她沉默不语,猜到颜天心可能是因为疗伤之事感到尴尬,轻声道:“你放心吧,这支箭并没有伤到你的肺腑,只是穿透了你右肩的肌肉,骨骼也没有受伤,休养一阵应该无碍。”

        颜天心道:“多谢了。”她用左手支撑冰面站起身来,冰洞中气温很低,离开了罗猎的怀抱之后,寒冷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罗猎道:“你若是能走,咱们现在就离开这个地方。”

        颜天心道:“没事,我支持得住。”

        罗猎暗自佩服颜天心的坚强和倔强,从黑虎岭藏兵洞两人一路走来,历尽凶险,她从未有过一声抱怨,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放弃,她的神经坚韧的犹如历经风雪的青竹,连素来坚强的罗猎也自叹弗如。

        同生死共患难的经历容易让两个人尽快了解对方,颜天心和罗猎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她却感觉罗猎如同一个认识了多年的朋友,尽管她有生以来还从未有过一个从心底认同过的真正朋友,因为她的身份使然,小时候她是连云寨众星捧月的小公主,长大了她理所当然地接过父亲的衣钵,成为连云寨的大当家,这样的出身决定她从小就在多数人的仰视中长大,不知不觉中儿时的玩伴已经和她划开了一道隐形的鸿沟,他们或选择忠诚,或选择仰慕,或选择了疏远,或选择了背叛,却无人能够像罗猎一样平等地对待自己,像一个普通朋友那样说话。

        罗猎伸出手轻轻揽住了颜天心的肩膀,极其自然,颜天心没有拒绝,她知道罗猎是出于善意,想多给自己一些温暖,而这恰恰是自己此时所需要的。

        诚如罗猎所言,这地下冰柱林立,地形错综复杂,身处其中有若走入了一个晶莹剔透的迷宫,颜天心不禁有些担心,担心他们就这样迷失在地下世界,永远都走不出去。不过颜天心并没有感到害怕,或许经历了太多的死里逃生,死亡在她心中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恐惧,或许是这地下寒冷的温度已经让她的神经开始麻木。

        这些地下的冰柱群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岁月方才形成,亘古不变,千年不化,晶莹剔透的冰柱泛起淡淡的蓝色荧光,两人仿佛置身于一个光怪陆离的童话世界,罗猎猜测这些光线是因为冰岩的内部掺杂了某些可以自发光的矿物质,冰柱姿态各异,有的如同一柱擎天,有的锋芒毕露,宛若剑芒直指上空,还有的一丛丛、一簇簇,宛如一朵朵怒放的鲜花。即便是同样姿态的冰棱,内部也不相同,有的水晶般纯净,有的里面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白色冰花,在荧光的映照下越发显得瑰丽晶莹。

        目睹如此美景,两人暂时都忘记了寒冷,罗猎不时观察周围,提防追兵到来。

        颜天心小声道:“不知他们战况如何?”

        罗猎道:“两败俱伤最好。”想到颜阔海和颜天心之间的关系,所以也只是点到即止,指了指前方道:“那是什么?”

        颜天心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前方冰柱内有一柄剑影,走近一看,果然是一把长达六尺的大剑,大剑被凝固在冰柱之中,通体用铜钱穿成,这柄大剑看起来威猛,却不是真正意义的兵刃。

        罗猎打着火机,借着火光观察那组成大剑铜钱上方的字迹,这些铜钱都是辽钱,看得正专注的时候,颜天心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罗猎在她的提醒下向周围望去,却见右前方的冰柱内凝固着一弓一箭,也是用铜钱制成。

        从眼前所见可以确定,这些凝固在冰柱中的兵器全都是人为,从铜钱也可以推测出这里存在的大概年代。

        罗猎掏出挂在腰间的指南针,发现指针正在风车般飞速旋转,异性相吸,同性相斥,通过这个简单的物理原理不难推测出附近存在着强大的磁场,在磁力的作用下指南针发生了旋转。其实在没有进入冰窟之前,就发生了同样的状况,不过指南针的转速没有现在这般迅速疯狂。

        周围的冰柱中凝固着形形色色的兵器,从兵器的构成和摆放的形状能够看出,这些兵器很可能是殉葬品。穿越这片兵器组成的阵列,前方现出一条笔直的通道,通道两旁各有十根合抱粗细的圆形冰柱,每根冰柱内都立着一人,左侧冰柱内是全副武装的武士,右侧冰柱内全都是风流儒雅的文臣,栩栩如生,须发鲜明,武臣威风凛凛,文臣形容谦和,这些人看起来竟如同活着一样。

        颜天心看到眼前情景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一是诧异于眼前一幕的真实,二是因为联想到这些活人被冰封殉葬的残忍。

        罗猎来到一名武将面前仔细看了看,让他奇怪的是,这些位列于神道旁边的殉葬者虽然表情各异,可是没有一个人流露出丝毫的恐惧,这实在是不符合常理。没有人能够在死亡的面前表现出如此的淡定,而且这些人姿态各异,衣袂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