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猫眼石】(上)

第八十三章【猫眼石】(上)

        罗猎采取的战略和颜天心相同,他并没有和颜阔海贴身肉搏,扔出冰块之后,马上撤退,撤退的途中捡起冰块接连掷出,用意就是吸引颜阔海的注意力,让他无法腾出手去对付他人。按照罗猎的推测,这些常年穴居于地下的守墓者并不正常,他们容易被轻易触怒,换句话说就是在性格方面存在着很大的缺陷。

        颜阔海的表情漠然,双目许久不见一丝眨动,典型的死鱼眼就是这个样子。目光涣散,看似和罗猎直接对视,可给人的感觉却似乎心不在焉。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一个人的双目可以看到他的内心,罗猎催眠术的一个关键环节就在于通过人的眼睛对其进行心灵控制,可是面对颜阔海这样的对象,罗猎却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因为颜阔海精神涣散,几乎失去了自我意识,也就是说,现在的颜阔海就如同被人催眠了一样,已经丧失了本我。对于这样一个人,想要催眠他,达到控制他意识的目的难于登天。

        如果勉强要做,通常的做法也必须要先唤醒他的本我意识,让他恢复自主思考判断的能力。

        罗猎一边向颜阔海投掷冰块,一边有意识地向颜天心退去,他真正的意图其实是让颜天心直面颜阔海,想要唤醒颜阔海,唯有颜天心胸前悬挂的那颗猫眼宝石。

        颜天心此时被金甲女武士步步紧逼,完全凭借灵活的步法穿梭躲避,采取这样的战术一是为了躲避对方的锋芒,二是为了消耗对方的体力,金甲女武士使用的大斧极其沉重,每一次攻击都会耗去不少的体力,颜天心准备在她体力有所下降的时候方才发起反击。

        金甲女武士又是一斧落空,身后传来风声响动,她并未回身闪避,凭借防护力极强的甲胄承受了这次攻击,却是罗猎掷出的冰块砸在她的后心之上,金甲女武士身躯微微一晃,缓缓转过头来,看到罗猎已经犹如猎豹般向自己冲了过来,腾空一脚踹向她的后背,金甲女武士不及转身,被罗猎踹了个正着,她立足不稳,踉踉跄跄向前方冲了几步。

        罗猎道:“咱们换换!”

        颜天心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和罗猎交错身形,手中弯刀划出一道匹练的银色光弧,挡住颜阔海从后方披风破浪攻来的大剑,刀剑相交,光芒倏然收敛,旋即锋刃撞击处迸射出火星万道,颜天心在膂力上远远逊色于颜阔海,被震得手臂酸麻,虎口剧痛,手中弯刀险些拿捏不住,颜天心以传音入密呼唤道:“爷爷!”

        颜天心之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呼唤爷爷,主要是不想让罗行木知道自己和爷爷之间的身份。

        颜阔海一剑将颜天心震退,扬起手中大剑本想使出第二招,可是目光却又被颜天心胸前的猫眼宝石所吸引,握着大剑呆在原地,白眉凝结在一起,苦苦思索着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块宝石。

        罗猎接连躲过金甲女武士几次攻击之后,看到对方胸甲起伏的频率明显加快了许多,推断出对方的体力在一连串的攻击后开始大幅减退。他又扔出一颗冰块,趁着金甲女武士躲避的刹那,摆脱开来,迅速来到颜天心的身边,低声道:“走!”

        颜天心点了点头,直奔颜阔海冲了上去,颜阔海右手紧紧握住大剑,已经摆出了攻击的架势,他的身后就是那根倒塌截断河流的冰柱。

        看到颜天心向自己冲来,颜阔海挥剑向她劈砍而去,颜天心双手擎刀准备全力挡住他的这次攻击,却没有料到颜阔海这一剑居然没有落下来,在距离她头顶还有两尺的地方突然停下,趁着颜阔海犹豫的难得时机,罗猎已经率先从他身边冲过,提醒颜天心道:“快走!”

        颜天心咬了咬樱唇,虚晃一刀准备逃离,原本站在那里犹豫的颜阔海却陡然清醒了过来,他的左手探伸了出去,一把向颜天心的胸前抓去,颜天心出自本能的反应,挥刀劈向颜阔海的颈部,颜阔海的这身金甲刀枪不入,只是他的头盔被蜥蜴踩扁,现在头颈部是最大的破绽所在。

        刀锋距离颜阔海的颈部还有一寸,颜天心却再也不忍砍下去,无论怎样,眼前的老人都是她的爷爷啊!颜天心感到颈部一紧,颜阔海的左手已经抓住了那颗猫眼宝石,猛然发力,束缚猫眼宝石的红绳崩断,猫眼宝石落入颜阔海的大手之中。

        与此同时一支冷箭从后方射来,却是金甲女武士看到颜阔海形势紧急,摘下腰间弩箭,射向颜天心,这一箭瞄准了颜天心的右肩,镞尖射入羊皮袄,穿透了颜天心的肩胛,剧痛让颜天心拿捏不住手中的弯刀,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颜阔海此时却盯住掌心中的猫眼宝石,仿佛根本没有留意到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猎本以为颜天心可以顺利逃出,却没有料到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他怒吼一声,抽出最后一柄飞刀射向金甲武士的面门,以此来阻挡她进击的脚步。

        噹!飞刀行至中途已经被颜阔海手中的大剑磕飞,金甲武士连续向前飞纵两步,然后腾空鱼跃而起,双手举起大斧,居高临下向颜天心的头顶劈落。

        颜阔海左手忽然握紧,将那颗闪烁着神秘光华的猫眼宝石牢牢握在掌心,右手大剑横挡在颜天心的头顶,与大斧正面冲撞。

        剑斧相撞的尖锐声响几乎刺破了颜天心的耳膜,迸射出的数点火星灼痛了她娇嫩的肌肤,颜天心捂住右肩,提起所有的力气向前方冲去,她看到罗猎向自己摇晃着奔跑过来,从一个变成了两个,然后又似乎变成了无数个,最后眼前突然天旋地转,她再也站立不住……

        颜天心醒来的时候,发现周遭一片黑暗,内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惧,首先想到的是自己难道已经死了,可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躺在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中,坐在罗猎的双腿之上,被他坚实的臂膀围住,就像婴儿一般被抱着,又如同一只小船停泊在风平浪静的港湾。罗猎的气息就在自己的额边,他的呼吸悠长而缓慢,居然已经睡着了。

        颜天心顿时安定了下来,她并没有急于唤醒罗猎,小心保持着刚才的姿态,生怕自己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惊醒罗猎,他太累了,不但连日奔波,而且饱受失眠症的困扰,哪怕是一小会的睡眠对他而言都是如此珍贵。她回想起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小心地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肩,发现穿透自己肩头的弩箭已经不见了,而且包扎完毕。不用问,一定是罗猎所为,颜天心有些感动有些温暖,同时还感到有些羞涩,毕竟羽箭穿透的地方有些敏感,这厮居然在没征求自己同意的情况下就出手为自己医治。

        罗猎的身体忽然剧烈地抽搐了一下,他睁开了双目,颜天心关切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又做恶梦了?”

        罗猎没有说话,默默松开了双臂,颜天心悄悄从他的怀中离开,挨在他的身边坐下,罗猎习惯地去掏烟盒,摸到空空如也的口袋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已经在营救栓子的时候丢弃了。他找到了打火机,点燃之后,跳动的火苗散发出橘黄色的光芒,照亮了他们两人用来藏身的这个小小洞窟。

        颜天心第一眼留意到的却是罗猎额头的汗水。

        “还疼吗?”罗猎关切道。

        颜天心摇了摇头。

        罗猎道:“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用了你随身革囊中的金创药。”

        颜天心淡然一笑:“没关系!”罗猎说得委婉,其实是在告诉自己,他在自己不知情的状况下为自己疗伤,罗猎虽然年轻,可是他观察入微,很会为他人着想,善于顾及他人的感受,也许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颜天心此时却想起了麻雀,小声道:“不知阿诺他们是否已经安全离开?”

        罗猎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也无暇去想,即便是他很希望同伴们已经平安脱离了险境,可是也只能是希望罢了,眼前的状况下,他们每个人能够依靠得只能是自己。他和颜天心用己身作为代价换取了阿诺、陆威霖、麻雀三人的离开,也只能是暂时逃脱罗行木的魔爪,至于离开后的事情,他们已经无力兼顾。

        颜天心道:“刚才我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罗猎点了点头,不但是颜天心这么认为,连他也认为颜天心会死在金甲武士的大斧下,可是千钧一发生死关头,还是颜阔海出手挡住了金甲武士的杀招,这已经是颜阔海第二次这样做,由此看来颜阔海应当还残存着一些理智,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可以控制住他的行为。

        罗猎低声道:“那颗猫眼宝石被天鹏王夺走了。”

        颜天心摇了摇头道:“他不是什么天鹏王,他就是我的爷爷!”其实此前她已经向罗猎坦陈过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