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你先走】(下)

第八十一章【你先走】(下)

        颜阔海一步步向前方逼来,罗行木大吼一声,身躯化为一道灰色虚影,转瞬之间已经跨越了三丈的距离,来到颜阔海的对面,手中铁杖向颜阔海刺去。颜阔海手腕一翻,大剑重重磕在铁杖之上,噹!的一声,兵刃重重撞击在一起,一时间火花四射。

        阿诺和陆威霖两人虽然都受了伤,幸好还走得动,他们走过去扶起了麻雀,带着麻雀向洞外逃去。那名金甲武士想要阻截,攀上冰岩的猿人在罗行木一声怪叫之后,抱起一块巨大的冰岩向金甲武士砸去。看来是罗行木发号施令,给麻雀三人放行。

        金甲武士不得不扬起斧头挡住这块冰岩,强大的反震力让金甲武士双足在冰面上倒退滑行。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阿诺和陆威霖两人架着麻雀趁着这难得的时机迅速逃离,面对强大的敌人,就算勉强留下也无济于事,不如先离开一部分人,以罗猎和颜天心的智慧或许有脱身的机会。

        罗猎选择和罗行木合作也只是权宜之计,眼看罗行木被颜阔海缠住,猿人封住了金甲武士的去路,心中大喜过望,他向颜天心使了个眼色,示意颜天心趁着双方都腾不出手来对付他们,尽快离开。颜天心却仿佛没看到一样,关切地望着颜阔海和罗行木的对决。

        罗猎心中暗叹,颜天心只怕还是将颜阔海当成了过去的爷爷,可是颜阔海早已神智错乱,根本无法将他视为正常人,为了一个这样的人留下,实在是太过冒险,也太不理智。

        罗猎想要向颜天心靠近,方才走了一步,一块磨盘大小的冰岩就从空中投了下来,砸在他和颜天心之间,正是那个猿人,站在冰岩之上俯瞰下方,将现场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罗行木和颜阔海硬碰硬对了两招,两人气力相若,彼此都被对方震得退了三步,罗行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似乎已经察觉到罗猎的意图,他冷冷道:“小子,若是不守承诺,老夫一样有把握杀了颜天心!”话音刚落,身躯旋转,反手用铁杖挡住颜阔海当头劈落的一剑,喉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却听冰洞深处传来凄厉的嚎叫,七头生有火焰般毛色,牛犊大小的血狼从冰洞内部有如疾风般向激斗的现场冲来。

        罗猎虽然听同伴提起过血狼的事情,可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狡诈智慧的生物,七头血狼从不同的方向朝颜阔海和金甲武士逼近。

        颜阔海连续劈出两剑逼得罗行木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自腰间掏出一只黄金打造的号角,凑在唇边吹响。号角高亢激昂,声音在空旷的冰窟之中久久回荡。罗行木爆发出一声有若狼嚎的狂吼,手中铁杖掀起一阵狂飙巨浪,攻势一波接着一波,意图尽快将颜阔海拿下。然而任他攻势如何凌厉,颜阔海都稳如泰山,有若大海中屹立不倒的礁石,将罗行木狂潮般的进攻一一化解。

        有四头血狼分别绕行到颜阔海和金甲武士的身后,准备实施偷袭,而另外三头血狼却分别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包围了颜天心,它们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击,似乎主要的用意是控制颜天心,避免她逃离。

        罗猎心中暗暗称奇,这些血狼和罗行木之间竟然拥有如此默契,若非经过长久的训练无法达到这种地步,当然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这些血狼拥有着超越寻常狼类的智商。

        两头血狼已经率先向金甲武士发起了进攻,一左一右扑向金甲武士,金甲武士手中大斧旋转劈斩,斧刃朝上直奔从左侧扑来的血狼腹部而去,那血狼极其狡诈,冲到中途却陡然一个急转变向,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同伴做掩护,大斧落空,右侧突袭的血狼凌空跃起,一口咬住金甲武士的右肩,尖锐的獠牙在金属外甲上摩擦出刺耳的鸣响。尽管它的牙齿无法将武士的金甲穿透,可是它有力的牙齿也将金甲武士的右肩锁住,让她无法自如挥动大斧攻击。

        刚才负责诱敌的血狼,此时迅速杀到,盯住金甲武士的下盘,一口将她左足的足踝咬住。

        罗行木大声道:“罗猎,你还要袖手旁观吗?”

        罗猎倒不是存心想要袖手旁观,而是不敢轻举妄动,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颜天心身上,生怕那三头血狼会突然发动攻击。颜天心向罗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其实她内心中也是左右为难,从感情上她自然站在爷爷的一边,可是爷爷现在已经丧失了神智,激斗的双方无论谁获胜,对自己和罗猎都不是什么好事,最理想的结果就是双方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也唯有如此,她和罗猎才能有逃生的机会。

        罗猎现在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情也就是阿诺和陆威霖已经将麻雀救走,他的手落在腰间,还剩下两柄飞刀,面对这群穷凶极恶的对手,单靠这两柄飞刀无法保证他和颜天心的安全。

        蓬!蓬!蓬……冰窟周围响起一连串的破冰之声,三名身穿棕黑色皮甲的蒙面武士破开冰岩,冲入这座冰窟之中,不过这三人的皮甲和颜阔海却有天地之别,破破烂烂,因为长期没有清理表面聚满油泥,油光锃亮,他们刚一出现就加入了战团,一人弯弓搭箭,瞄准咬住那名女武士足踝的血狼右眼一箭射去,箭镞追风逐电射中血狼眼中,血狼发出一声呜鸣,被镞尖直贯入脑,顿时一命呜呼,那武士还想射出第二箭,一头血狼斜刺里冲了上来,将他迎面扑倒在地,张口咬向他的颈部。

        现场陷入一片混战之中,可是冰窟之中一个个乌甲武士仍然在不断出现,转瞬之间已经有十多人来到冰窟中增援,罗行木看到眼前状况也是心中大骇,他本以为召唤七头血狼,可以在实力上占优,却想不到在地下冰窟之中竟然藏着一支如此规模的武士团队。

        罗行木虚晃一杖,逼退颜阔海,然后腾空跃向一头血狼的背部,几头血狼同时调转身躯随同罗行木一起逃去,罗行木向罗猎大吼道:“快逃!”

        一头血狼奔到罗猎身边居然主动慢了下来,似乎等着他爬上背部。罗猎震撼于血狼的灵性,他也不敢再有犹豫,翻身上了血狼的背部,抱住血狼的脖子,那血狼等到罗猎坐稳,闪电般向前方冲去。

        颜天心击倒了一名乌甲武士,抢过他手中的弯刀,爬上了其中一头血狼的背部,罗行木奔行在最前方,三头幸存的血狼尾随其后,跟随罗行木向冰窟深处逃去。

        还有两头血狼被那群武士包围,犹做困兽之争,然而毕竟势单力孤,现场武士不断增援,总人数已经达到十三人之多,这群武士在颜阔海的指挥下一拥而上,刀剑齐出将两头血狼围歼于中心。

        血狼的哀嚎声不停传来,越来越弱,罗行木表情木然,在冰洞中蜿蜒行进了十余分钟,方才停下,罗行木翻身跃下,罗猎和颜天心也来到他的身边,两人从血狼背上下来,双脚落到实地方才感到踏实了一些,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们实难想象刚才竟然会骑着血狼逃离险境。联想起此前罗行木能够操纵老鼠对他们进行围攻,原来罗行木还拥有驭兽之能。由此可见此人身上隐藏着太多的秘密。

        罗行木拍了拍血狼的头顶,那头血狼率领幸存的三名同伴转身离去。

        罗行木望着血狼离去的背影充满感触道:“就算是野兽也比人类要可靠得多。”

        罗猎不知他因何发出这样的感慨,轻声道:“刚才那群武士是什么人?”

        罗行木淡然道:“守墓者!为了守住祖宗的陵墓,女真人世世代代都会有一支神秘的力量守护这里。”

        颜天心惊声道:“你怎么知道?”

        罗行木呵呵笑了一声道:“你身为女真人的后裔,连云寨的寨主,难道不清楚这些事?”

        颜天心虽然听说过有人守护秘境的事情,可是她从未亲眼见到过,更加没有想到她的爷爷就是其中的守护者之一。

        罗行木突然呵斥道:“孽障,你想干什么?”

        罗猎慌忙转过身去,却见那个猿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头顶,倒悬在一根石梁之上,独目凶光毕露,张开血盆大口,杀气腾腾,已经摆出了攻击的架势,原来它仍然没有忘记被罗猎夺去一只眼睛的仇恨,所以想要趁着罗猎不备进行攻击,可是没等它付诸行动就被罗行木识破。

        猿人鼻孔翕动,呲牙咧嘴,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愤怒,可是罗行木在场,它又不敢妄动。

        罗猎道:“它好像很恨我!”说得云淡风轻,心中却明白猿人不恨自己才怪。

        罗行木漠然道:“你射瞎了它的一只眼睛,这笔帐它做梦都想跟你清算。”

        罗猎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我应该离开它远一些,万一被它暗算,我岂不是没办法给你帮忙了。”一语双关,提醒罗行木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然倒霉得不仅仅是自己。